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教會普查】《二○○四香港基督教教會普查》閱後感

閱過《二○○四香港基督教教會普查簡報》,有三點觀察和三點考慮,與大家分享。

三點觀察

  一、堂會增減:在過去五年,信徒人數和堂會的數目都略有增長。個人更感興趣的,倒是地區堂會數目的變化。窮區、老區,如灣仔、深水埗,數目減少;新的、人口多的區份,如屯門、元朗、新界北、沙田等,數目則有增加。

  二、主流關注:追求人數增加看來是大部分堂會努力的目標,也可能是堂會用以評判自身是否「健康」的準則(調查機構評價教會質素也參照這個標準)。地區堂會數目的變化是否反映這種價值取向?無論如何,會內培訓以佈道和栽培為主(所謂「栽培」看來是指穩住初信者的基本教導,而不是指幫助不同階段信徒成長的漫長工作),明顯凸出這個主題。

  三、同工離職:在過去五年,近七成堂會有教牧同工轉職,算是頻密。同工離職人次比率亦與五年前相若。

三點考慮

  一、主裡同工:教牧同工離職本無特別。但是,五年以來,頻密程度都未見下降,背後情況便值得探討。目的不是要斷定誰是誰非,而是要知道如何互相配搭,使神的豐富得以呈現,教牧同工的恩賜可以發揮,教會在各方面可以得到建立。假如人數增加是堂會用以評價教牧同工合格與否的唯一準則,相信許多同工都不得不自動引退?

  二、整全生命:教會人數加增說明教會的工作有果效,能滿足部分人的需要。但是,當我們有廿四萬多會友在港,卻只有十三萬多會友領餐,又當一般堂會,一如五年前,只有22.5%成年會眾參加主日學或教導性聚會,我們是不是應該停下來看看: 我們一直追求的,是甚麼增長?到來聚會的人想要的,又是甚麼?是神抑或是別的東西?我們的堂會所能提供的,又是甚麼?在另一方面,當我們說,我們的堂會不再迴避公眾事務,又對賭博等社會問題關注多了,但絕大多數堂會認為沒有必要推出「社會關懷」訓練,亦只有不足兩成堂會為國家或政府掌權者和世界大事禱告,我們又是不是應該停下來看看:我們的關懷是源自個人的看見抑或是追隨潮流的表現?我們有的是細水長流的愛抑或是投機取巧?

  三、教會見證:信徒整體人數有所加增應是好事。但是,教會要作的見證應該不限於人數增加。福音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為使不同種族、不同組別和不同性別的人,在基督裡合而為一。教會要忠於福音的見證,就要在一個有多數沒少數的社會、四分五裂的世界,追求使所有人,貧的富的、成年青年、傷的健的、華裔非華裔,在基督的教會裡頭,成為一家。在這方面,我們又落實了多少?

  以上是一個牧養人的一些看見和反省。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且看神的手怎樣引導香港教會,我們又怎樣與神合作,成全神的救贖心意!

(二○○四教會普查專輯)

(作者為北角浸信會傳道)

2018新欄
撒母耳輔導及成長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