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琳發展

  

痛失文字精兵──悼倫志文弟兄

姚志華


倫志文弟兄遺照。(圖片取自《琤鳴:基督徒百人文集》,時代論壇主編。)

終於按捺不住要寫這篇悼文。六月底聽到你因患腎衰竭而離世的消息,起初半信半疑,後經證實,心情為之一沉。

  與你相識已有廿多年。那幾年,我和你都就讀於浸會學院中文系,你比我遲一年入學。也許是在系內的活動中,又或是在狹小的校園內,我們偶遇。那時彼此充其量只是點頭朋友而已。

  我與你交情的突破,是由於彼此畢業後都在基督教出版界做編輯;不同的是,你比我早入行。一九八九年,我投身基督教編輯事奉,而你那時在這專業已幹了六年多。我是新丁,你是老手。猶記得那時我修讀一個編輯課程,講師以你所編的《今日華人教會》作示範,指出這刊物的優點,叫學員從中學習。真的,在那個年代,由你、林來慰牧師、文子梁弟兄等組成的「華福」編輯團隊,在業界堪稱翹楚。九○年,我以《讀書人》執行編輯的身分邀請你撰稿,你在百忙中答允了;收到你的來稿,我珍若拱璧,你文筆之優美、學問之精深令我驚歎。這是我與你第一次的合作。

  九五年,我與你的交往頻密了。那年暮春,你的知己黃漢森牧師離世,你寫了一篇感人至深的悼文〈你永遠不老〉刊於《時代論壇》。難得在《時代論壇》讀到這樣至情至性而文筆優美的作品!不知怎的,我閱後泛起一股衝動,即時致電給你,感謝你與讀者們分享你這篇佳作。那時你是科技大學博士生,鑽研你所熱愛的文學;而我正考慮步你後塵,進修文學,於是我順便在電話中請教你進修文學的途徑。我們談得很投契,談了半句鐘。

  志文,自從你那篇大作〈你永遠不老〉發表後,不久,喜見你在《時代論壇》寫專欄「言繫相遇」(九五年下半年)。那時我是《時代論壇》訂戶,每星期收到該報後,我優先看的就是你的專欄,讀後剪存下來,至今捨不得丟掉。我在想,當今有沒有賞識「千里馬」的「伯樂」,把你遺世的佳作──專欄「言繫相遇」的廿多篇、〈你永遠不老〉、徵文比賽的得獎作品,以及你未發表過的作品等,結集成書?若有,那實在是一件美事,一來可作為對你的紀念,二來可讓更多讀者欣賞到你的文筆。

  志文,你的中文優異,不在話下,想不到你的英文也挺好。二○○五年,你在科大任職副修課程統籌,而我因事常到科大去,我們有幸又相遇了。我跟你談及對科大人文學部教授的仰慕,你即主動提議我旁聽一些課,並表示可為我聯絡教授,我喜出望外,也為能交上一位這樣樂於助人的弟兄而感恩。那時,我們常以電郵通消息。你說,你不懂中文輸入法,所以打電郵須用英文。正因如此,我可讀到你那純正、優雅而流暢的英文。環顧當今的基督徒文字工作者,像你這樣中英文俱上乘的人才不多。

  去年七月,我在科大遇見你,驚訝你比從前消瘦了,你直言身體不大好。八月的一天,你對我說,你即將辭去科大之職,為的是照料你年老體弱的父親,也讓你自己多點休息(畢竟多年在科大做的行政工作不是你所至愛的,你感到疲累了)。

  今年三月,我致電給你,問候你的健康狀況,你說身體無礙,讓我放心。我順便問你有沒有找到新的工作,你說沒有。我竟「一片好心」,告訴你有多所基督教機構正聘請編輯,言外之意就是希望你「重出江湖」,以你的文字恩賜為基督教出版業作出貢獻;但你對此似乎不在意。怎料到,那一通電話,竟成了你我之間最後一次的交談!

  志文,很遺憾未能出席你的安息禮拜,惟願天家再見!

第一○九六期.二○○八年八月卅一日

歡迎網上訂戶交流意見

 

  

 
 
主題

留言者

發表日期

悼念 張國棟 2008-08-30 03:50:34
我也剪存全期專欄文章 關祥文 2008-08-30 01:13:06
 

時代論壇 apps 愛百合 活學創意音樂中心 靈溢企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