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國敬拜讚美

Bookmark and Share

「佔領中環」引發的另類思考

徐濟時

  筆者按:本文成於四月,曾向主流及教內報紙投稿不果,或許見解太新。但見六月廿八日陳弘毅教授,提議普選配以制衡新方案,「中央可研究如何在法律上保證中央能行使罷免特首的權力,當特首日後做出與中央對抗的行為時,中央可罷免再重選特首……」(詳見《明報》)此議正與本文修互補之效。現以原文不作修訂出示如 下,盼能引起此一方向的討論,或做成僵局的突破。

  學者戴耀廷提出「萬人佔領中環」公民抗命運動,爭取二○一七年特首「真普 選」,引來港人熱議。此事正值中國領導人換屆之際,政協主席聲明特首必須 「愛國愛港」,中聯辦主任補上「獲中央信任、得港人認同」和「一定要有篩選」,港人政協常委和議「預選、篩選」。及後,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提出必須要愛國愛港及不能同中央對抗,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表示,如對抗中央,對香港無好處,她相信市民日後投票時會務實理智。令人想到,中央難容「抗中」和「佔中」,背後一大原因是防止外部勢力,助長國內的抗命維權活動或乘機顛覆中南海政權。

  因此,為求保證中央接納的人參選特首,北京加設關卡,輸進「維穩」。討論此事至今,中心區域是《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論到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如下:「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和「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早前李柱銘按此基本法條文,提出的提名委員會方案(兩日後收回),能得建制派肯定,可見一斑。

  令人憂慮的是,特首普選已是中央答允延至二○一七年實現的事,對很多懷有「民主夢」的港人,將會是「最後的盼望」。當戴重提「佔領中環」,此時竟能一「議」激起千重浪,反映民情發酵到了一個臨界點,連溫和人士也願意投向「激進的」公民抗命運動。

  筆者估計,「佔領中環」勢必出現且後果難料,這可從兩方面推論:第一,溫和派縱能一直主持大局,部署了一套「非暴力和平自首入獄」的可控方案,搞事派或陰謀派(此採寬鬆含糊詞意予讀者各自解讀)定必在佔領日加入而引致不可預計局面,可預見「佔領」不一定集中在中環等政商區,且可能更是游擊式、野貓式出現,令警方無從應付,正如一位激進派領袖公開表示群眾運動的即興性是難以部署的(他說到時抗爭人數可能不是一萬而是十萬),導致警民對抗節節升級,甚至官方以提前戒嚴或解放軍出動來個高調應對。第二,溫和派中途或最後放棄行事,激進派必定因勢利導,吸納「不再溫和」人士,尤其是熱血青年,到時發動一場激烈抗爭,且隨時出現慘烈局面。如今事態發展顯示,爭取普選的熱烈性,已是提早「現形」,如泛民乘勢成立真普選聯盟抗衡,令此事結局勢將是不成功就成仁。

  若以上分析成立,中央可以如何防止事請發生?筆者在此援用倫理學兩種斷事 法,作一己獻議。一法是謂deontological(關切事情的本質),另一稱teleological(關切事情的結果,又稱為consequentialist)。現時中央與泛民爭持的中式(國情)民主或西式(有稱普世)民主,皆是屬於deontological即民主的本質之爭,例如「提名篩選」是不是民主?雙方就此各有說法,務求以各自理據服眾。然而,中央要其理據贏得港人心,亦有難度,畢竟不少港人不理解或接納國內政治的觀點。正因在deontological方面沒有一定優勢,中央就應在 teleological方面下功夫,這是至今還未展開對談的領域,大有機會追回港人心中失去的分數。

  事實上,基本法已在teleological方面保障選舉的結果,就是中央擁有任命權──這基本法定實的領域一向少有爭議,不像篩選在本質上是不是民主具爭議性。換句話說,港人較有心理準備接受不任命特首多於先篩選特首。按此,中央實可以過程的退換取結果的進,效法設計「一國兩制」的鄧小平的「不管黑貓白貓,捉到老鼠就是好貓」一套靈活思維——放輕意識形態與民主定義的爭持。

  事實上,大部份港人是愛國(如保釣運動、救災籌款等)、理性和平(遊行不現暴亂)、不喜議會抗爭(議員激進行為沒有市場)、政治歸順(若有人勾結外國勢力也不成氣候)。舊式思維只是以加倍放大鏡、上綱上線看香港某些「民主行動」,誤判為反中亂港,實情此等「勢力」 有多少有多強,港人心中有數。除非中央政府掌握證據(何妨公佈以服民心?),否則應是團結大部份盼求民主的港人以穩民心安大局。如今一場「佔領中環」熱議,正正顯示舊式統戰方法只生反作用力,令溫和的人也走向激進一 邊。雙方距離若只增不減,只會是雙輸。

  筆者提議「新思考」回應勢必出現的「佔領中環」,就是按喬曉陽提出的「過三關」而論:首先,中央在特首提名過程,容讓近似一人一票、公義程序以「滿足」港人訴求;其後,港人會在中央讓步中選一位抗中特首嗎?九成不會!港人素來不好政治理想主義,只好政治現實而樂於妥協。一位與中央合得來的特首是大多數港人樂見的。若一成機會存在也終有可能吧?應可放心!因中央在最後一關有任命權。有人擔心不任命會有憲政危機,這可有解決法:

  第一,早作民調了解港人如何看「不任命」(可比較「先篩選」,一併調查,看哪方案較受落),早作步署,這是有待開發的民意大區,可能最易突破僵局。其次,為「不任命」的人提出充足理由,讓港人明瞭中央的人選標準(因為港人實在難估誰人是中央抗拒的),並發還特區重選(原班候選人或幾位高票者),若仍是同一人,則尊重民意而任命,但可設下條件如修法限任一屆(要經中央批准才可參選連任,以減低風險),若是重選出另一不欲任命的人,可循環用此法再重選。可以說,選舉結果的後續性大有可為,中央應著力在此探討。

  這一懷柔政策風險不高,一方面不一定非此即彼,因親中人士以外往往有適合(不屬親中或泛民的)人士可選,不是只餘下泛民可選,令到中央擔心;二方面因中央若開足宣傳機器推介心意人選(加上明示不屬意的人)仍落敗,就顯示該屆沒有符合京港、擁有才幹的最佳人選,就等五年後再戰,這會勝於次次高壓的篩選致大失民心(選出的特首也要背負原罪,致施政困難,對他也不公),長此下去,誰肯當官?

  「佔領中環」後果與「全民普選」後果,隱約可見。港人愛國,中央愛港,互愛互助,和氣收場。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3.07.05)

歡迎網上訂戶交流意見

 

  

 
 
主題

留言者

發表日期

關於張國棟、李嘉珩的回應 橄欖 2013-07-12 07:31:00
跟一個殘暴對待人民凡六十年而至今毫無改變的政權講理,能有什麼好結果呢? 李嘉珩 2013-07-12 01:07:19
教內佔中言論的偏向 張國棟博士 2013-07-06 00:20:26
 

   【時代講場】
蔡少琪:神極憎厭裝假謊言虛偽,特別是執政者的裝假謊言虛偽
(3571)
   【每週網播.永善亂壇】
第490集:鄺主教,你錯了!
(2604)
   【時代講場】
蔡少琪:反思主耶穌的「默默無聲」
(2404)
   【每日新聞】
鄺保羅致函向教友道歉
指影響教省 帶來不安
(7月15日消息)
(2283)
   【直擊報道】
被捕信徒親身分享
從遮打道到羈留所的信仰心路
(7月14日消息)
(2262)
   【時代講場】
橄欖:思考「和平佔中」及其之後
(1921)
   【每日新聞】
對鄺保羅月初講道感憤慨
百卅二教牧信徒聯署聲明
(7月18日消息)
(1877)
   【時代講場】
胡金榮:鄺主教,你聽過鍾氏兄弟的《瑪門》嗎?
(1750)
   【直擊報道】
聖公會青年舉行默禱會
遭保衛香港運動人士抗議
(7月19日消息
(1529)

:::友好聯繫:::

Jul 22 - 31

9:30am / 3pm / 8:00pm    

荃葵青研經培靈佈道會

July 23

8:00pm

「東北解碼」講座

Jul 24-25

7:00pm-9:30pm     

余德林博士香港講座

Jul 24-Aug 21

7:30-9:30pm
(逢週四)

黎永明「古道新釋─從使徒行傳轉化生命(精華版)」

Jul 26

6:00pm-8:00pm     

「存有與成化──談三一的內在互動關係」講座        

Jul 29

7:00pm-9:30pm

崇拜入門禮儀講座:洗禮與堅振

Jul 29

7:30pm / 9:00pm

關愛印傭月禱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