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宏恩書院

Bookmark and Share

「牧養」所為何事?

胡志偉

  早一陣子,在某宗派同工會分享有關牧養課題,也把有關材料之「簡報」交上;宗派同工表示「牧養」成分不夠,須要加強。我就把原來「簡報」內出現「思考」兩字,改為「牧養」。這事件引發我重新思考原來「牧養」,在不同圈子的同工意味著性質差異極大的不同事工。

  也許我們先以「否定」方式看待牧養,才能較為明確地理解「牧養」所為何事?首先,筆者認為「牧養非輔導」,現今牧養的亂象是有部分教牧誤把馮京作馬涼,把牧養等同輔導。輔導有其重要性,不容否定;牧養關顧有與輔導相關的共同點,然而「牧養非輔導」的原則須要確立。一般輔導是被動性 (指輔導者等待受導者約見),助人技巧儘可能不「干涉」或「責備」求助者,而輔導者主要協助或引導當事人整理其面對的難題。真實的牧養,教牧不是等待會眾出現問題時,才以「教牧輔導員」角色介入,乃主動地、恆常地以聖道「干涉」信徒生命。就筆者所見,教牧由愛而生「當面的責備」(箴廿七5)愈來愈少,教牧與信徒常處於「客客氣氣、互不干涉」的保持距離。當神學院的輔導科目成行成市 (筆者並非反對輔導科目的設立,只提出關注失衡的現象),報讀人數眾多;這現象帶來是牧養的「柔弱化」,教牧越來越不敢「以愛對質」信徒的生命。筆者並非主張教牧要成日黑口黑面鬧人,但現今卻是甚少教牧有勇氣指出信徒生命的某方面缺欠,難怪我們教會整體的靈性如斯不濟 !

  其次,「牧養非管理」;雖然本地堂會的組織管理與領導仍有不少改進空間,筆者認為兩者的混淆會帶來「教會非人性化」,於是「堂會企業化」成為了教牧追求的錯誤方向。「堂會企業化」只追求數字增長,建構堂會走向「同質化」(如中學生、中產、倫理價值),忘掉了堂會是由罪人組成的得救群體,正確的教會觀是「雜質」(mixed)而非「同質」(homogeneous)。當教牧以為是「項目經理」(project manager),又盲從所謂「分齡牧養」,於是牧養逐步演變為「你有返聚會,你就得到牧養」,牧養的思考就是如何經營不同年齡對象的節目,只要有滿意的出席率,牧養的指標就大功告成。真實的牧養,無疑要有整體規劃與良好管理;但以西結指向牧者的職事 :「失喪的,我必尋找;被逐的,我必領回;受傷的,我必纏裹;有病的,我必醫治」(結卅四16)。教牧要主動約見那些因事而未能返教會的「迷羊」與「病羊」等。現今教牧甚少探訪,因信徒工作時間長與家居不便等,但當教牧放棄了個別約見,於是教牧對信徒生命實況所知甚淺,我們只有一大堆數字,卻失去了熟悉的面容。

  最後,「牧養非教導或課程」;教導真理是重要,我們的取向是「整體教導」(崇拜講道、主日學或聖經講座等) 為多,而「個別教導」偏少。在現今世代,真實的牧養要兩者兼備,而「個別教導」更是牧養所指向的。潘霍華於《牧養是場冒險》指出,牧養不能脫離聖道的宣講;牧養本身就是宣講,把聖道帶到所接觸的人群之中,讓那些不願聆聽真理人得以聆聽。因此,牧養也帶著上帝話語走到那些生命軟弱的人當中。畢德生 (Eugene Peterson) 於《顛覆文化的牧養之道》(The Unnecessary Pastor) 指出教導的真正場所在堂會而非神學院;有些教牧與信徒以為神學院的講座、課程或門訓才是好的,甚至有堂會教牧認為毋須設立主日學或相關課程,只要外判予神學院或機構就省卻煩惱。當牧養成為課程或課堂式講論,教牧就不用埋身接觸,甚至連過往傳統主日學教師探訪學生的個別關顧早已失掉了。

  當我們澄清牧養不是輔導、不是管理,不是教導或課程,卻有教導 (餵養)、管理 (打理或帶領羊群往草場有草吃) 及輔導 (個別纏裹與醫治) 等元素,牧人不能偏向某方發展,於是羊群等健康地成長。教牧學的課程,只向其一專注,又誤以為「成功之道在實用」,不理神學與傳統,就產生甚多牧養的偏差。照著潘霍華的理解,牧養是「幫助人遇見上帝,不是透過任何心理學的方法,或者過去累積的經驗來為他們提出建議,而是幫忙清除阻隔人與上帝之間的攔阻(罪),使人在律法中知罪,也在律法中經歷恩典,否則恩典會變成躲避問題、遠離上帝的毒藥。」〈牧養能不冒險嗎?〉 

  牧養之道,常是詩人艾略特 (T.S. Elliot) 所言:「我們不應中止探索,而我們所有的探索,必會回到我們的出發處,從而重新認識舊地。」

(轉載自香港教會網站。作者為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3.08.30)

歡迎網上訂戶交流意見

 

  

 

   【時代講場】
王少勇:從佔領運動看香港教會牧養的失效與自救
(10553)
   【時代講場】
許應行:教會是否與時代脫節,與群眾遠離?──從聖經看社會公義
(4820)
   【每日新聞】
六十四教牧信徒發起聯署
籲停止激化警民對立
(10月21日消息)
(4430)
   【時代講場】
胡志偉:佔領運動帶來的思考(上)
(2751)
   【時代講場】
黃國維:重價的合一
(2583)
   【時代講場】
愛家共融網絡:理解事實 從撕裂中復和──回應羅秉祥教授〈教會撕裂,因為對「向政府施壓」持雙重標準〉一文
(1584)
   【每週網播.永善亂壇】
第505集:平亂之法
(1582)
   【時代講場】
鄒賢程:我該如何為在上的君王禱告?
(1486)
   【時代講場】
蒲錦昌:講道理的學生與不講道理的政府──佔中發生以後
(1377)

:::友好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