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金鐘邊緣——九二八的聖餐

九月廿八日晚,在金鐘邊緣的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香港堂,是其中一間教會,開放給撤離金鐘的市民休息。

警方在金鐘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這裡嗅到的不是催淚彈味,而是疲倦的汗水、憤怒的無聲、恐懼的淚光,還有讓人無言的心底詰問:黑暗已深,白晝何時近?

一批市民稍事休息後離開,一批市民又來,深宵未休。留守的教會人員相當多,似乎都忙透了,給人指路問候還是笑容可親。連同開記者會的地方,教會一度開放了四、五層的空間。前來的市民坐在不同角落,在座椅上,在走廊上,或是靜默無聲,或是彼此分享——自己的憂慮、家人的心情;也有來自不同教會的教牧,主動關心聆聽,交換資訊,商討下一步。說實在,這裡成為一間心靈的戰地醫院。

教會的禮堂,一直唱誦泰澤詩歌夾雜禱告:為當權者離開黑暗,為市民得平安,為上主垂念香港,賜下公義、平安、盼望。禱文曾於政總罷課集會用過(見附件)。領詩的大概沒想過,同樣的禱文和詩歌,會在這裡揚起,安撫人心。當讀到彌三9-12,眾人的心又是一樣的戚戚然:怎麼當年先知的處境跟今天的情況那麼相像?

一輪聚會以聖餐作結,稍息之後,是另一輪的泰澤短誦。負責聖餐講道的牧師引用約十四25-27,一段耶穌當年勸勉門徒的話。耶穌所走的是一條苦路,也知門徒需要平安。牧師說,抗爭的路很長,更需要平安。講道以禱告作結,求主饒恕人性軟弱,還有政府所做的事。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

領聖餐時,看到沒出來的,好些不停留意手機上的社交網絡信息——這幾天,這城有誰不是不停看新聞?新聞信息透出來的苦痛,隨著詩歌與頌禱,總可以直到上主跟前——起碼我是這樣相信。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4.09.29)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