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1525期.眾議園】
李卓風:論《密陽》中的驕傲、赦罪與救贖

.....在神學上,罪有沒有大小之分,算是經常爭論的問題。否定者通常認為,所有罪的本質都一樣,所以沒有大小之分。這在邏輯上似乎說不通,簡單一例,大人小孩本質都是人,難道就沒有大小之別?當然,否定者亦可以辯說兩者難以類比,特別是罪這種抽象的形上概念。但從幾處經文推論,罪大概也是有大小之分的,例如聖經說一切都可得赦免,惟獨褻瀆聖靈例外(參太十二31-32)。在可赦免與不可赦免兩種罪之間,直覺上自是後者較嚴重。那麼,誰是眾罪之首、萬惡之始?不是殺人放火姦淫擄掠,而是驕傲。.......

詳細內容

【時代講場】
胡志偉:教會之好大喜功

本港教會身陷「好」、「大」、「喜」、「功」的文化當中,要扭轉此種形勢,絕非易事。教會領袖要首先認知真相,我們就是在此歪曲的現實裡履行牧職,教牧在其中務要分辨且而能抗衡,不要接受這些不一致性為理所當然,要返回聖道,確立與更新教會的本質與使命。……

詳細內容

【時代講場】
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反對台灣通過同性「婚姻」

……所有普世所公認的人權宣言或公約,都未把「與同性結婚」訂為人人都應擁有的權利的一部份!即使有些公約條款有訂明人有結婚的權利,但這已被澄清是單指一男一女的婚姻,而不包括同性伴侶的關係的。所以,一個地區政府,容許一個人與異性結婚,而不容許與同性結婚,並不能算是不平等,因為這並不是公約中所列明的人權!由此看來,單以「平權」為由來支持同性「婚姻」,理由並夠不充份……

詳細內容

【時代講場】
潘怡蓉:不信任綜合症

……回顧過去這三年,社會因抗爭與衝突所付出的代價不只是政治與制度方面,更深層的是文化的轉變:暴力與謊言的增加,人與人之間互相不信任、彼此仇視,社群靈性的沮喪與憂心。基督徒不只應為這城市禱告,更需要在罪人群體中創建嶄新的信任文化,活出敬畏神的明辨生命,深知現世一切的自義和暴力終由祂定奪,我們只能在公義的神面前,在聖靈的分辨意識中,謹慎地調整自己的執著與委身。

詳細內容

【時代講場】
黃伯農:「摩西模式」——關於「港獨、自決」現象的公共神學探討

……神曾經透過摩西救以色列人脫離埃及的奴役和轄制。這歷史或可被看為一場對地上政權的抗爭或革命的勝利。可是,成功帶領百姓出埃及只是這條天路旅程的開始。四十年在曠野的旅程之中,百姓屢次顯出他們在逆境中對神缺乏信心,他們誤拜偶像,觸犯誡命,又反抗神的親自領導。……

詳細內容

【時代講場】
守望我城!浸信會人:我想,製造聲音。不想,製造紛爭。一位浸信會人的自白

……在教會「講真話」和「做真自己」動搖了教會長久至今的「和諧感」,在教會中闖進了另一把聲音,教會內頓時充滿著不安,人人都懼怕紛爭的危機。但我很明白,「表面的和諧」並不代表真的沒有「聲音」,逃避聲音只會帶來更多誤解和排斥,甚至導致關係隱性衰亡。……

詳細內容

【時代講場】
蔡志森:寬容是先承認自己不足

……社會上不寬容的氣氛愈來愈烈,其中一個原因是不少人有意無意地將寬容當作是縱容,以及將不同意見妖魔化,這情況在教會圈子有時更為嚴重,有些教牧同工因為怕有異端邪說混入教會,迷惑弟兄姊妹,於是絕不縱容,要將一切不良思想消滅於萌芽階段,往往變成一言堂,禁止一切異議的出現。此外,一些教會領導層根本不懂政治,卻以狹隘的政教分離為理由,封殺年輕一代對社會關懷的熱情。這種不顧一切拔除雜草的方法,也同時損害了不少麥子!……

 

詳細內容

【時代講場】
遠山:續思特朗普的勝利——承余創豪教授文

……筆者上面批評的,似乎是針對社會的左翼,與教會無甚關係,其實不然,因為教會就在社會之內,而且今天是高度同質的。第一,美國宗教右派的崛起,與社會道德迅速遠離神國標準息息相關,換言之,左右翼是帶點共生的關係,因此,若我們只針對美國宗右盲目支持特朗普,而不正視背後的根源,不能對症下藥……

詳細內容

【時代講場】
循道衛理社服部社關小組:為人大釋法事件禱告禱文

……上主啊!近日立法會議員宣誓風波及人大釋法事件,令我們感到不安和擔憂。求主施恩,使我們不致因處身在這風雲變色的政治環境中,對香港前途灰心失望,甚或置身事外。求主賜我們智慧,能在其中分辨真理與是非;賜我們堅毅,能持守香港核心價值;賜我們勇氣和盼望,能持續不懈地爭取建立一個法治社會。……

詳細內容

【時代講場】
循道衛理社服部社關小組:就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立法會議員宣誓事件釋法之聲明

全國人大常委會於本年十一月七日就立法會議員宣誓事件,公佈了《基本法》第一○四條之釋法文件。我們對此深表遺憾,並表明以下立場及信念。……

詳細內容

【時代講場】
潘信超:在黑暗之中堅持真理——寫在第五次釋法之後

……在過去一段溫水煮蛙的日子裡,或許我們總會帶點僥倖之心,以為法治這件衣裳即使不再像從前的厚重,但總能發揮一點作用,替我們擋一下威權和專制的威脅。但現在衣裳已被撕破,我們只得赤裸裸地面對那黑暗的現實。但正因現實黑暗,我們每個人發出的光芒就更形重要,正如在漆黑的房間裡,即使只是一點燭光,也可照明眾人的眼睛!在這法治被毁的艱難日子,我們如何才能發光發熱?……

詳細內容

【時代講場】
文化九公:做香港神學前夕

假若當下我們決心做香港神學,我們有沒有先思想香港的主體性呢?除了借助歐美神學甚至是鄰國的後殖民神學外,在下認為在做香港神學前夕,我們需要回答自己幾個問題。為何要先回應幾個問題?因為我們在做本土神學前,首要的是應該是好好整理香港文化與歷史。……

詳細內容

【1524期.眾議園】
HL:當感動不再

.....我們可能曾經含著眼淚、流著鼻涕、激情地回應神:「我在這裡,請差遣我!」那些都是很美麗、很令人感動的時刻。當感動過後,回復到平常的狀態,掙扎又出現了、軟弱又來找你了、沮喪像是奪走了感動。甚至,我們或多或少會懷疑,當時的感動到底是真是假?.....

詳細內容

【1524期.眾議園】
唐洪林:處境化的牧養策略
──以林前七章婚姻問題為例

.....當下教會的牧養教導,常見的是「以律法為本」,看聖經為神的律法,要求信徒遵守為上;而缺乏具體情況,具體分析的處境化思維。筆者曾討論過,為何「凡以行律法為本的,都是被咒詛的」(加三10上)。現在就以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第七章有關婚姻的教導為例,說明同樣的問題,其實可以有不同的處理;也即牧養需要有處境化的思維:具體情況,具體分析,而不要一刀切。.......

詳細內容

【1524期.眾議園】
若瞳:一個釋經問題,也是一堆文化問題

……如果上面的思考正確,即那個在教內「重要、涉及對教義理解,並信徒群體在現世踐行」的議題,說穿了大家其實並不關心,最少並沒有達到「引用力克胡捷說感恩」的程度。
  而另一方面,既然與邏輯有關(那個釋經問題,大概就是對於某文本有AB兩個解釋時,是A並不等於非B的思路),也就反映該文作者欠缺閱讀能力的問題。這固然不是個別信徒,而是整體基督徒群體的特徵。……

詳細內容

【1524期.眾議園】
鄭子遴:收割時,先將稗子薅出來
──讀《天地有正信》有感

……我認為這是一位屬靈先賢,在俗世洪流中,用行動驗證基督信仰的真實無偽的一份記錄,特別是給每一個信徒閱讀的,因為我們都身處在一個麥子與稗子齊長的年代,時候未到,要拔出敗壞的稗子,便會連麥子也一起拔掉,所以我們先要學會分辨甚麼是真基督徒,甚麼是掛名基督徒,才能在紛擾的世代裡,站穩陣腳,不致隨風擺柳,進一步才能指出那些掛名基督徒的問題,指出問題的目的並非為揭他們的瘡疤,而是出於基督的愛,……

詳細內容

【時代講場】
楊靖紀:特朗普當選總統的啟迪

……眾所周知,特朗普和希拉莉已年紀不輕(分別是七十和六十九歲),但他們仍用盡力氣,務求入主白宮,做一份在世上很難做的工。我相信他們的努力拼命不是為要彰顯基督為大,但他們在各州分的拉票啟發了我,就是跟隨基督的人應有如此般的熱忱去傳揚基督的榮耀和祂的話語。……

詳細內容

【時代講場】
胡志偉:勸教會領袖於政治爭議的「不作為」

今時今日,作宗派或堂會領袖,確是一件困難的服侍;筆者也曾坐於這些位置,明白這類義務而要付出心力與時間,對不少教牧同工與信徒領袖,過高的要求與期望並不合理。身處於政見對立的社會,宗派與堂會確實難以「事事表態、務有立場」,因為本身決策與議事機制多未能即時回應,因而教會領袖(泛指宗派、堂會、神學院、機構等) 於現實場景下難以有所作為。……

詳細內容

【時代講場】
余創豪:福音派領袖如何向年輕基督徒解釋?反思特朗普的勝利

……福音派會原諒特朗普的不當言行,但外人可能不會。選舉之後CNN政治評論家范瓊斯(Van Jones)提出了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你如何向你的孩子解釋特朗普成為總統?你告訴自己的孩子:不要做霸凌去欺負人……不要做瘋狂的事情……做事要有準備。然後你有這個選舉結果。」……

詳細內容

【時代講場】
陳佐人:美國與港台的政治對倒──由特朗普勝選談起

……美國基督徒經常會將美國歷史來神話化,更將美國政治來神學化,這些從亞洲角度來看,是教人大惑不解,甚至是噁心的。但此看似政教合一的言論因著有強大的現實主義的框架,加上傳統教會敬虔的教導,絕不是將政治人物來神化,也不是以總統為救世主,反而因著源於清教徒法對現世的厭惡,是將掌權者貶抑至接近希律王或彼拉多的位置,終身受聖經故事的制裁。……

詳細內容

【時代講場】
邢福增:再思政治中立與「被代表」

……或曰,為何要打出「宗派」的名稱?這是否恰當之舉?其實,以「宗派人」的名義行事,正是表達了他們對所屬「宗派」身分的認同。或許他們亦明白,有關表述與訴求,並不能代表所屬宗派與信仰傳統的主流意見(「政治中立」)。故此,其表達毋寧是一種在既有主流傳統內的另類表述,認同及支持與否,完全按信徒個人的選擇。這種「個人」與「自發」的行為,不應視為對整個宗派的「騎劫」,也沒有「代表」全部信徒的企圖……

詳細內容

【時代講場】
袁天佑:「被代表」、「被騎劫」

……假若他們不用「一群xxxx教會信徒」的名義聯署,而用「一群基督徒」聯署,你會認為「基督」的名字被他們擺了上枱嗎?基督會否覺得「被代表」、「被騎劫」呢?如果你認為他們不應該用「一群xxxx教會信徒」的名義,那麼,「基督」的名字也不應該使用。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告訴他們應用甚麼名義呢?只是列名?但他們是基督徒,也是xxxx教會的信徒,這是他們的身份。……

詳細內容

【時代講場】
張偉淳:信徒的出路不在政治

……可是信徒仍然不明白耶穌並祂所呼召的人所要走的路,我們竟妄想政治成為出路,盼望上帝以世界的掌權者來改變眼前的困境,並且將守護信仰的工作交給他們,認為他們因我們的選票就會保障我們。可是,我們豈不見一個基督教發展蓬勃的韓國,選出了一個怎樣的總統嗎?我們豈不見一個經營賭場和滿口憎恨言語的特朗普,快將就任為影響世界的總統嗎?……

詳細內容

【時代講場】
陳生:聯署的被代表

……在這情況下,若有「被代表」的情況,便會起教會內的矛盾。另一批會友或會出來,發起「這不是代表我」等聯署。這是屢見不鮮,若發生在教會群體中,便造成分裂。……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