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跨頁

【1650期.專題】
傘下同行民主苦路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佔中九子」去年被控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等罪名,九人全部否認控罪,案件於本月九日裁決。多個天主教及基督教團體早前舉行「傘下同行民主苦路」活動,由銅鑼灣東角道,步行至金鐘政府總部外,為......

【1649期.專論】
論香港教會的自我理解和未來定位

蒲錦昌

「……近十年來,由於內地政局的改變,國家加強了對香港事務的參與,也把香港的發展包括在國家全局發展的計劃之內。年輕一代對國家及香港社會的各種不滿,化為對大陸和中國人身份日漸的疏離,而強調本土意識與港人身份。不過,無論香港怎麼發展下去,大概也離不開香港作為中華大地的一部份及中國文化為所有華人的共同遺產。而不同地方教會的關係,不論所屬國家或地區是否相通或敵對,主內肢體的關係還是應該超越政治上的友好或分歧的。……」

【1648期.人物】
站在拐角的使者石天來

楊伍秀嫻

牧谷常形容我們在外留學的日子,每逢直路盡頭,要改變和籌算的時候,上主往往在轉彎處,已預備天使繼續扶助我們向前行。當然,我們不是預知的,但幫助卻永不延遲,歷久常新,回望的時候,總讓我們對祂的預備驚歎不已。

【1647期.人物】
「我的生命已由水變酒」
陳健民的信仰與實踐

訪問、整理:邢福增

打從「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發起以降,戴耀廷、朱耀明及陳健民三人的名字,便緊緊地扣在一起。許多人都知道,「佔中三子」中有一位牧師及基督徒。有人笑言,餘下一位陳健民也是「半個基督徒」、「曾是基督徒」……

關於陳健民與基督教信仰的關係,他在最後一課(編按:陳健民在去年十一月十三日晚上的公開課堂)中首次自白:「我是不是基督徒呢?我被學生問了很多年,我經常不回答。我只能說,我是一個有信仰而無宗教的人。」我們該如何理解「有信仰而無宗教」?對此,筆者於一月廿四日在陳健民的辦公室跟他作了一次訪談,「其實我幾十年都沒有去與多人討論自己的宗教信仰……」,聽他娓娓道出自己與基督教信仰、教會及宗教間的拉扯、糾纏與連結。

【1646期.專論】
在職場中作門徒

鄧紹光

「……待人接物、倫理抉擇,往往是建基於日常生活的操練。任何一個群體都是這樣的。跟隨耶穌基督的門徒群體自有其生活方式,跟墮落世界的各種以我為主,不以耶穌為主的群體很不一樣。耶穌的言教和身教,是這個群體日常生活的指引、規範,當這個群體跟從耶穌在自己的職場之中生活的時候,就是作出見證……」

【1645期.專論】
從先知但以理看國歌教育

梁恩榮、鄧希恒

香港已回歸中國廿二年,但港人(特別是年輕人)的國民身份認同仍偏低,故此特區政府不停大力推動國民教育。《國歌法》和國歌教育立法,可被視為推行國民教育的方法。隨著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將國歌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香港政府也展開《國歌法》和國歌教育立法的工作。對於《國歌法》的實施與國歌教育的推行,香港社會反應兩極。

國家強硬地通過教育加增人民對國家和政權的認同,基督徒的角色是甚麼?我們又應當如何自處呢?聖經有教導我們當順服在上的掌權者,但在甚麼情況之下,聖經教導我們需要拒絕順從呢?舊約時代但以理的事跡,能夠給今天的基督徒,在極權主義高舉的時代中,一些明確的啟示。

【1644期.專論】
守護兒童60年

雷張慎佳

「……兒童需要安全友善的環境和負責任的照顧者。他們需要我們的愛心,我們的時間和心思。他們需要從遊戲和玩耍中歡笑和喜樂。從歡樂中她得以健康發展、對學習產生興趣、喜歡這個世界、對世界充滿希望。難怪聖經說喜樂的心就是良藥!當我們量度兒童學術成就進度的時候,是否也應當關心他們的安全指數、快樂指數、他們是否有好奇心,又是否有喜樂的心,還有沒有童心?!……」

【1643期.人物】
參選原居民村代表敗北
何偉航:活出召命 毋忘公義

採訪:沈月蘭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等人發起《綠色鄉村約章》,參選現屆鄉郊代表選舉,盼望推動鄉事制度邁向民主方向變革,惜全數落敗。曾參與二○一三年碼頭工潮的何偉航早前代表工黨參選西貢高塘原居民代表選舉,冀改變外界對原居民的負面看法,以及研究丁屋截龍及增加鄉委會的透明度等。結果如其所料落敗,僅得家人的七票(對手黃來生獲四十七票連任村長,黃建文有二十票)。

不過,何偉航揚言,一旦原居民選舉不公平的制度未有改善,他仍會「永續參選」挑戰,這亦是作為基督徒的他回應主的呼召。他又說透過參與是次選舉,經歷神的同行,以致不會忘記上主「行公義、好憐憫」的教誨。他更透露,正慎重考慮參加今年的區議會選舉。

【1642期.報道】
教會 公民 身體
曾思瀚剖析保羅的政治隱喻

採訪:陳栢暾

新約聖經中的多封保羅書信,對象為不同地方的教會信徒。這些書信的內容,不只談及眾多信仰原則,也埋藏著政治隱喻,對今天的香港教會,又有何啟迪?香港浸信會神學院新約副教授曾思瀚博士在一個講座中,以「保羅的政治身體——教會作為政治隱喻」為題,指保羅書信中的政治隱喻,可以拆分為教會、公民及身體三個部份理解。

【1641期.專論】
基督徒應如何看待靜觀和禪修?

彭順強

在西方,「靜觀」也不單只作為個人的興趣性實踐,也成為在政府部門(包括軍方和醫院)、體育機構、學校、社區中心、基督教非牟利機構,及私人牟利機構的活動項目。並且,其相類似而又強調非宗教性的佛教「禪修」,也廣為大眾所歡迎,就算是基督徒也參與在其中。

但這些標榜對身心靈皆有幫助的實用性靜觀和禪修,究竟源於何處?它們有宗教意味嗎?這與基督教信仰是否有所衝突?基督教機構(學校、社區中心)應否主辦或協辦?教會可否鼓勵或勸阻參與?及基督徒個人應否參與呢?這些都是迫在眉睫的問題。本文嘗試回答這些問題,但鑒於篇幅之限,只可以作簡潔的闡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