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时代跨页

【1669期.专论】
生物工程X超人类主义
追求超越的人本与信仰反思

麦福达

工程科技不但让人类改变世界,亦可让人类改变自己。生物工程带给我们日新月异的医疗复康科技,较为人熟悉的例子包括人造关节、心脏起搏器、深层脑刺激、人造耳蜗等,这些医疗科技的目的,是要恢复人体的正常功能。然......

【1668期.专论】
写在暴政的时代:
打开存在外在性的初心

龚立人

暴政倚赖暴力(滥用武力、无理检控)、谎言(控制新闻自由、制造舆论)和耸恿群众斗群众等方法强化人们的恐惧、认命、怀疑、自私和仇恨。暴政权力不只是不平等的单边主义,反而繁衍更多的单边主义,以致它可以更全面......

【1667期.报道】
信徒有责任以良知向掌权者发声
孙宝玲罗庆才对论社会政治下的圣经阅读

采访:何嘉衡

《逃犯条例》修订所带来的冲突持续影响整个香港社会,身处于其中的信徒自然少不免受到冲击,不少基督徒相当关心能如何从圣经汲取智慧,以应对当前的困境。德慧文化邀请到台湾神学研究学院专任教授孙宝玲博士及香港浸信会联会会长罗庆才牧师作嘉宾,分别从新旧约圣经的研究角度,与参加者分享对当前局势心得与如何从不同的角度阅读圣经。……

【1666期.报道】
论断与宽恕
家庭与教会从撕裂中学习饶恕

采访:麦嘉殷 李静蕙

由六月因《逃犯条例》修订争议触发的连场社会运动,对立面不单在于政府、警察与示威者,亦在于民间政见不同者而无法沟通,常见于家庭及教会的世代之争。在一时意气下,往往可因情感而产生非理性的论断、标签,家人、教会弟兄姊妹亦不例外。圣经教导要饶恕七十个七次,这些冲突过后又可怎样饶恕与复和?

最近有机构以「论断与宽恕」为题,举办两场有关在家庭及教会「与情绪共舞」的讲座,分别邀请几位心理学家及精神科医生,分析家庭与教会产生的论断成因,希望两代人在冲突中仍能互相启发,并希望会众能学习饶恕。

【1665期.专论】
给下狱青年的信之五十五:守望危城

刘进图

因占中案和旺角骚乱案被判下狱的青年朋友们:

从四月至今,时局风起云涌,「反送中」运动一发不可收拾,六月危城幕幕惊心。写信的事一再耽搁,积累的情感无处可容,化成辗转无眠的长夜。这一封信,是一个和理非基督徒,对勇武抗争青少年的心绪告白,也是一位危城守望者的祷文。

【1664期.报道】
乱世中的培灵会
邓瑞强:在困难中莫忘初心持守信仰

采访:何嘉衡 麦嘉殷

普遍信徒认为启示录充满奥秘,彷佛其宣告了人类终末的未来。不过,有圣经研究学者认为启示录是「天启文学」作品,并非指向终末,而是作者写作时教会所面对的处境。为了让人更了解启示录的内容与对现今基督徒的启示,香港神学院神学及伦理科副教授邓瑞强博士在一连三日的「启示录:我们的命运交响曲」培灵会中,分别以「亲切的叮咛」、「乱世的迷惑」及「胜利的凯歌」为题,与信徒分享启示录的信息。

【1663期.专论】
教育的最后一道防线

邓惠欣

……生命培育是一种透过实践而获得的经验,这些经验虽不能像科学知识般可应用在不同的处境,其珍贵的地方就是它的处境独特性和其中所牵涉有关人的个性;透过日积月累这些经验,我们渐渐也会发现一些普遍的人性。所谓「实践智慧」,就是指这种凭经验所获得的透视眼光,纵使经常出入不同的处境,面对新的困难,当事人仍能作出明智的决定,明辨出适合的途径或过程去达成美好的成果。……

【1662期.专论】
「送中」——威权管治下的集体恐惧

赵崇明

佩服能想出以「送中」这口号来描绘《逃犯条例》修订的人,因为简短二字,就能将香港人的恐惧和忧虑表露无遗,也清楚道出了香港人反对这次修例最根本的原因。无论特区政府的真正「初心」为何,无论是否一开始就是北京政府下令的任务抑或是特区政府自发的工作,实情就是北京政府体现威权管治的一种手段,相信这已经是不少香港人的共识。

其实自从二○○三年七一游行之后,中央政府已开始将本来一国与两制共存变成一国与两制对立的二元论思维,什至近年似有逐渐变成一国一制的迹象,逐步体现了以天朝主义的威权路线来管治香港的心态,二○一四年公布的「一国两制白皮书」,一国大于两制已经是宣之于口的治港国策。廿三条迟迟未能立法,已经令中央领导人很不耐烦,在他们心目中香港就是一个烫手山芋。今次的《逃犯条例》修订,中央政府本以为是在法制上将香港融入一国的大好良机,岂料香港大规模的「反送中」民意,矛头直指中央,就好像在全世界面前掴了北京政府一巴,再次激怒中央。尽管暂时由于要面对G20及中美贸易战的国际形势而「暂缓」《逃犯条例》修订,不过按着以习近平为首所厉行的威权管治国策,往后的治港策略很可能只会愈收愈紧。

【1661期.讲章】
以爱抗争的属灵力量

赵崇明

面对这个历史的伤口╱破口,身处这个强权当道、歪曲真理、缺乏信望爱的社会当中,教会有什么可以做?当然最重要的,就是让香港人经历到在上帝里面仍然有信、望、爱。哥林多前书十三章13节提到:「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最大的是爱,意思是爱已经包含及成全了信与盼望,哥林多前书十三章7节就是这样记载:「爱是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弟兄姊妹,不单是我们,我想未信的人都会明白,事实上有爱存在的地方,就会带来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有了信任,自然就会更加相信人,及相信人所做的事情。同样,只要有爱存在,就算外在环境如何困难和恶劣,我们仍然可以在困局中看见盼望。六月十六日有二百万人同心团结和平上街,终于让困局露出一线曙光,就是我们经验到的一个例子。本来是绝望的,六月九日游行前,有弟兄告诉我游行是没有实质作用的,但仍然要出来行,原因是只为了心安。在十六日我们便看到盼望。

【1660期.观点】
612.我们的见证

摄影:杨军 整理:陈盈恩

二○一九年六月九日,百万港人游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政府却充耳不闻,坚持如期修例。六月十二日,立法会原订二读修例草案之日,大批反修例的民众从清早时份起走到金钟一带,当中大部份为十多至三十岁的年轻人。下午约四时起,警方向群众施放一百五十枚催泪弹、二十发布袋弹和数发橡胶子弹。至十八日,政府仍未就事件取消「暴动」的定性。

六一二成为无数年轻人的创伤,他们对香港的热爱,换来被冠以「暴徒」之名。在现场经历的十二位信徒及牧者,亲述他们的见闻,他们最多只是基督徒,立志做主的门徒,不是暴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