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时代跨页

【1663期.专论】
教育的最后一道防线

邓惠欣

……生命培育是一种透过实践而获得的经验,这些经验虽不能像科学知识般可应用在不同的处境,其珍贵的地方就是它的处境独特性和其中所牵涉有关人的个性;透过日积月累这些经验,我们渐渐也会发现一些普遍的人性。所谓「实践智慧」,就是指这种凭经验所获得的透视眼光,纵使经常出入不同的处境,面对新的困难,当事人仍能作出明智的决定,明辨出适合的途径或过程去达成美好的成果。……

【1662期.专论】
「送中」——威权管治下的集体恐惧

赵崇明

佩服能想出以「送中」这口号来描绘《逃犯条例》修订的人,因为简短二字,就能将香港人的恐惧和忧虑表露无遗,也清楚道出了香港人反对这次修例最根本的原因。无论特区政府的真正「初心」为何,无论是否一开始就是北京政府下令的任务抑或是特区政府自发的工作,实情就是北京政府体现威权管治的一种手段,相信这已经是不少香港人的共识。

其实自从二○○三年七一游行之后,中央政府已开始将本来一国与两制共存变成一国与两制对立的二元论思维,什至近年似有逐渐变成一国一制的迹象,逐步体现了以天朝主义的威权路线来管治香港的心态,二○一四年公布的「一国两制白皮书」,一国大于两制已经是宣之于口的治港国策。廿三条迟迟未能立法,已经令中央领导人很不耐烦,在他们心目中香港就是一个烫手山芋。今次的《逃犯条例》修订,中央政府本以为是在法制上将香港融入一国的大好良机,岂料香港大规模的「反送中」民意,矛头直指中央,就好像在全世界面前掴了北京政府一巴,再次激怒中央。尽管暂时由于要面对G20及中美贸易战的国际形势而「暂缓」《逃犯条例》修订,不过按着以习近平为首所厉行的威权管治国策,往后的治港策略很可能只会愈收愈紧。

【1661期.讲章】
以爱抗争的属灵力量

赵崇明

面对这个历史的伤口╱破口,身处这个强权当道、歪曲真理、缺乏信望爱的社会当中,教会有什么可以做?当然最重要的,就是让香港人经历到在上帝里面仍然有信、望、爱。哥林多前书十三章13节提到:「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最大的是爱,意思是爱已经包含及成全了信与盼望,哥林多前书十三章7节就是这样记载:「爱是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弟兄姊妹,不单是我们,我想未信的人都会明白,事实上有爱存在的地方,就会带来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有了信任,自然就会更加相信人,及相信人所做的事情。同样,只要有爱存在,就算外在环境如何困难和恶劣,我们仍然可以在困局中看见盼望。六月十六日有二百万人同心团结和平上街,终于让困局露出一线曙光,就是我们经验到的一个例子。本来是绝望的,六月九日游行前,有弟兄告诉我游行是没有实质作用的,但仍然要出来行,原因是只为了心安。在十六日我们便看到盼望。

【1660期.观点】
612.我们的见证

摄影:杨军 整理:陈盈恩

二○一九年六月九日,百万港人游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政府却充耳不闻,坚持如期修例。六月十二日,立法会原订二读修例草案之日,大批反修例的民众从清早时份起走到金钟一带,当中大部份为十多至三十岁的年轻人。下午约四时起,警方向群众施放一百五十枚催泪弹、二十发布袋弹和数发橡胶子弹。至十八日,政府仍未就事件取消「暴动」的定性。

六一二成为无数年轻人的创伤,他们对香港的热爱,换来被冠以「暴徒」之名。在现场经历的十二位信徒及牧者,亲述他们的见闻,他们最多只是基督徒,立志做主的门徒,不是暴徒。

【1659期.特写】
行在光明 拒绝黑暗

摄影:李志雄、杨军、郑乐天、Kenneth Tsang、Sun Yeung

一、为香港社会现况祈祷。启:香港社会正受到修订《逃犯条例》所引发的极大危机,冲击着我们的法治与公义,什至可能受到不公平审讯的威胁而侵害人的尊严。求主在五旬节日,驱除我们这时代的黑暗,愿圣神的能力浇灌在世界和世人当中,使我们无惧邪恶的势力,见证上主的公义与光明。

【1658期.专论】
既远且近的三十年

苏永权

「八九六四」对不少港人来说是一份「情意结」。事件既远且近,虽然发生在北京,京港两地距离近二千公里,但当九七回归日趋接近,一向恐共的港人,六四一夜枪声,似乎把港人跟中共政权愈拉愈远,而港人与北京学生及人民则连成一线,大家当时的心情极之矛盾。时至今天,三十年过去,一件好像很遥远的事情,但仍紧系港人之心锁。

三十年来,作为一位新闻工作者,跟其他港人一样,仍然相信中国有「民主回归」的一天。不过,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民主不见,专制加剧,更遑论「平反六四」。但因为工作关系,每年都在此日子,因应时局变化不断反思,六四到今时今日,对不同年代的港人仍有何意义。

【1657期.报道】
引渡条例修订研讨会
邢福增:内地教会事工及短宣风险什大

采访:何嘉衡

近日香港社会因《逃犯条例》修订引起争议,香港各界以及国际社会纷纷表达对香港政府仓促推动修例的疑虑与忧心,什至担心修例通过后,一国两制正式划上句号。虽然社会人士不断表达希望政府暂缓修例或搁置修例,政府却置若罔闻,表示修例草案将在六月十二日直上大会恢复二读。

为此,香港基督徒社关团契、基督徒关怀香港学会合办「堵塞漏洞还是摧毁一国两制?引渡条例修订研讨会」,邀请大律师公会前主席梁家杰及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院长邢福增,分析《逃犯条例》的修订将会对香港社会及教会带来什么影响、目前修例的形势、基督徒应该如何关注与回应修例等。

【1656期.报道】
梁国权:如迫害临到,但以理书可成鼓励
「笃信力行」讲座剖析但以理书信息

采访:黄立星 何嘉衡

由香港浸会大学校牧处筹办的笃信力行讲座,今年已举办至第十三届。今届三讲,以「但以理书的信息: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为题,由中国神学研究院生命之道事工主任梁国权剖析╱解读但以理书的信息,包括把该书卷分成十个单元并分析其意义,又讨论各种对但以理梦见四兽的理解、第四兽代表哪个国家的推论等,帮助一众信徒掌握但以理书的信息和目的:鼓励信徒不惜任何牺牲,都要坚守信仰及忠于上帝——这对于未来可能面对逼迫和逆境的香港信徒,尤为重要。

【1655期.讲章】
预备主的道,修直他的路
从为基督作先锋的施浸约翰看今天教会使命

罗庆才

……今天的香港所需要的,是学效施浸约翰,作为一把旷野的声音,发出宣告:香港整个社会,生活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有认真检视生命的需要,因为我们都面对着危机──上帝的审判,因为「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路三9)。……

【1654期.专论】
中国基督教对五四学潮的行动回应

邢福增

1919年5月爆发的「五四运动」,在本质上是一场具有明确政治诉求的学生运动。巴黎和会传来的消息,激发了青年学生的救亡意识与政治醒觉,彻底改写了二十世纪前期中国的政治生态。五四在广义上也被理解为新文化运动的延展,新思潮在五四前的流播,启蒙了民初一代的青年学生,开创现代中国思想的新局面。这是一场由救亡意识激发的民族主义运动,对二十世纪前期中国历史的影响,可说是全面及深远的。基督教作为中国社会的一员,实难置身事外。本文以五四学运为研究中心,探讨中国基督教对巴黎和会及五四学潮的不同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