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跨頁

【1788期.報道】
忠於聖言、關愛世界的僕人
──約翰斯托得百年冥辰紀念

採訪:麥嘉殷 黎祉穎

當代福音派領袖約翰斯托得牧師忠於聖言,以關愛世界、普世合一的心懷服事教會。他在洛桑會議提出社會關懷與傳福音的討論,強調整全福音和整全使命,他的福音觀啟發了全球不少教會。今年是約翰斯托得百年冥辰紀念,在多個國家均有舉辦相關的活動,香港亦有三場紀念斯托得的講座,會上有不少教牧信徒分享斯托得的教會觀、釋經講道等方面對他們的影響。

【1787期.遊蹤】
區區老教會遊蹤:
基督來踏馬鞍山

邢福增

馬鞍山區位於沙田東北部,是一九八〇年代開發的新市鎮。據清嘉慶年修《新安縣志》記載:「馬鞍山在縣東八十里,枕東洋,形如馬鞍」。可見,新市鎮的命名,取自同名山峰。區內分佈有本地(馬鞍山村)、客家(烏溪沙村......

【1786期.報道】
「凝.塑」香港牧養新時代
──青年同行者的心聲

採訪:陳昫賢 麥嘉殷

在今天的教會,年輕信徒流散,有教會出現斷層,青年牧養似乎愈見艱難。不過,仍有不少信徒群體渴望改變,在困局中尋求出路,建構新時代的青年牧養模式。日前,香港浸會大學校牧處以「凝.塑」為題,舉辦兩場研討會,邀請青年牧養的實踐者及同行者,一起探討如何凝聚及塑造香港新一代信徒。他們都提到年輕人的情緒需要,並強調理解及同行的重要。讓我們一同細聽青年牧養團隊的心聲。

【1785期.報道】
港人移民潮下英國教會的危與機

採訪:黎祉穎

自英國推出便利港人到英定居的措施以來,不少港人選擇移民英國。移民者中不乏信徒和教牧,而數量之多實在會給英國的教會──不論是英人教會還是華人教會──帶來衝擊,但同時又會帶來不少機遇。早前一場「新形勢下英國華人教會面對的挑戰和機遇」線上研討會,邀請了解英國教會現況的在英資深牧者,以及剛在是次移民潮中抵英的牧者,分享他們的見聞與分析,包括當地英人和華人教會本身的困難、港人移民牧者尋找牧職的挑戰等,亦對現時情況提供建議。

【1784期.講章】
人生原是一趟朝聖之旅
──再思流散的召命共同體

邢福增

……不論分散在何處,彼得強調,不要忘記自己是被上帝「揀選」的。要留意,被揀選的不只是「個體」,而是屬於「一族」。緊接下文的「祭司」、「國度」及「子民」都是具有群體性的。……

【1783期.專題】
道成肉身的見證實踐──
綜覽南韓教會的社會參與歷史及反思對香港的啟迪

龔立人

近月網上一套原創劇《魷魚遊戲》熱播。上期我們概覽過南韓的基督教形象和社會狀況,今期我們會再進深探討教會在當地的社會參與歷史。當地教會有95%屬保守派,5%是「進步」派,而基於政治及社會環境的轉變,亦使教會角色變得保守。但綜覽南韓教會的歷史,我們仍可看到她們積極尋找自己在社會的角色。對應香港教會,這提醒我們教會應忠於福音,致力見證和實踐上主的道。

【1782期.專題】
潘霍華給後世的雋語

整理、採訪:陳盈恩

由福戲網絡製作的《潘霍華的情書II:給後世的情書》雖然已經落幕,但因觸及社會和教會熾熱討論的去留問題,引起討論和反思。到底歷史和戲劇中的二戰時期德國神學家潘霍華為今天的我們帶來怎樣的提醒?從觀眾和演員的角度,我們也能窺見他們深刻的反思:大時代中自我內在的矛盾、面對紛爭要怎樣處理、召命到底是甚麼。願我們都能讀懂潘霍華的話,並以生命來回應和實踐。

【1781期.專論】
論潘霍華離開德國的去留心路

楊諾祈 陳家富 陳韋安

陳韋安博士上月在本報的專欄文章〈移居英國的潘霍華〉,以潘霍華離開德國為例,討論香港牧者的去留問題,引發網絡上的熾熱討論。早前再有神學學者楊諾祈及陳家富向本報投稿回應,與陳韋安商榷潘霍華當時離國的背景和考慮,楊諾祈指潘霍華離開並非基於恐懼,陳家富認為潘霍華是有參與「海外戰線」的考慮。陳韋安應本報邀請回應,他則認為潘霍華離國主要是考慮牧職。討論為香港信徒帶來更豐富的視野去思考去留問題。

【1780期.遊蹤】
希伯崙不相信仇恨

文、攝:陳家駿

……穆罕默德的一番話,令我感受到了與採訪者同樣的震撼。以巴雙方過去的歷史,實在可以找到太多的理由去憎恨對方,當中也纏上了不少看似是不可能解開的結。在希伯崙一行中,巴勒斯坦人的經歷和感悟令我思考:仇恨在被壓迫者找尋出路的過程中,會引領他們找出一個怎樣的方向?……

【1779期.報道】
信徒如何面對人間苦難?
展現道德力量 正視結構性罪惡
記施達「願祢的國降臨」研討/祈禱會

採訪:高思憫 陳昫賢

今年初先有緬甸軍發起政變推翻政府,至近月極端組織塔利班在阿富汗奪取政權,不少平民百姓在事件中受害。在人道災難面前,信徒如何從信仰角度理解和關注受壓迫的人?近日,施達基金會舉辦研討會,邀請神學院老師以不同角度了解這些災難。有講員從國際關係層面分析,指真正的國際關係是處於「無王管」狀態,而宗教團體在此之下可做的是展現道德力量。另有講員從聖經層面說明,災難是源自罪惡,而非歷史必然發生的事,教會應談論社會結構性的罪,助信徒面對世間苦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