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跨頁

【1668期.專論】
寫在暴政的時代:
打開存在外在性的初心

龔立人

暴政倚賴暴力(濫用武力、無理檢控)、謊言(控制新聞自由、製造輿論)和聳恿群眾鬥群眾等方法強化人們的恐懼、認命、懷疑、自私和仇恨。暴政權力不只是不平等的單邊主義,反而繁衍更多的單邊主義,以致它可以更全面......

【1667期.報道】
信徒有責任以良知向掌權者發聲
孫寶玲羅慶才對論社會政治下的聖經閱讀

採訪:何嘉衡

《逃犯條例》修訂所帶來的衝突持續影響整個香港社會,身處於其中的信徒自然少不免受到衝擊,不少基督徒相當關心能如何從聖經汲取智慧,以應對當前的困境。德慧文化邀請到台灣神學研究學院專任教授孫寶玲博士及香港浸信會聯會會長羅慶才牧師作嘉賓,分別從新舊約聖經的研究角度,與參加者分享對當前局勢心得與如何從不同的角度閱讀聖經。……

【1666期.報道】
論斷與寬恕
家庭與教會從撕裂中學習饒恕

採訪:麥嘉殷 李靜蕙

由六月因《逃犯條例》修訂爭議觸發的連場社會運動,對立面不單在於政府、警察與示威者,亦在於民間政見不同者而無法溝通,常見於家庭及教會的世代之爭。在一時意氣下,往往可因情感而產生非理性的論斷、標籤,家人、教會弟兄姊妹亦不例外。聖經教導要饒恕七十個七次,這些衝突過後又可怎樣饒恕與復和?

最近有機構以「論斷與寬恕」為題,舉辦兩場有關在家庭及教會「與情緒共舞」的講座,分別邀請幾位心理學家及精神科醫生,分析家庭與教會產生的論斷成因,希望兩代人在衝突中仍能互相啟發,並希望會眾能學習饒恕。

【1665期.專論】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五十五:守望危城

劉進圖

因佔中案和旺角騷亂案被判下獄的青年朋友們:

從四月至今,時局風起雲湧,「反送中」運動一發不可收拾,六月危城幕幕驚心。寫信的事一再耽擱,積累的情感無處可容,化成輾轉無眠的長夜。這一封信,是一個和理非基督徒,對勇武抗爭青少年的心緒告白,也是一位危城守望者的禱文。

【1664期.報道】
亂世中的培靈會
鄧瑞強:在困難中莫忘初心持守信仰

採訪:何嘉衡 麥嘉殷

普遍信徒認為啟示錄充滿奧祕,彷彿其宣告了人類終末的未來。不過,有聖經研究學者認為啟示錄是「天啟文學」作品,並非指向終末,而是作者寫作時教會所面對的處境。為了讓人更了解啟示錄的內容與對現今基督徒的啟示,香港神學院神學及倫理科副教授鄧瑞強博士在一連三日的「啟示錄:我們的命運交響曲」培靈會中,分別以「親切的叮嚀」、「亂世的迷惑」及「勝利的凱歌」為題,與信徒分享啟示錄的信息。

【1663期.專論】
教育的最後一道防線

鄧惠欣

……生命培育是一種透過實踐而獲得的經驗,這些經驗雖不能像科學知識般可應用在不同的處境,其珍貴的地方就是它的處境獨特性和其中所牽涉有關人的個性;透過日積月累這些經驗,我們漸漸也會發現一些普遍的人性。所謂「實踐智慧」,就是指這種憑經驗所獲得的透視眼光,縱使經常出入不同的處境,面對新的困難,當事人仍能作出明智的決定,明辨出適合的途徑或過程去達成美好的成果。……

【1662期.專論】
「送中」——威權管治下的集體恐懼

趙崇明

佩服能想出以「送中」這口號來描繪《逃犯條例》修訂的人,因為簡短二字,就能將香港人的恐懼和憂慮表露無遺,也清楚道出了香港人反對這次修例最根本的原因。無論特區政府的真正「初心」為何,無論是否一開始就是北京政府下令的任務抑或是特區政府自發的工作,實情就是北京政府體現威權管治的一種手段,相信這已經是不少香港人的共識。

其實自從二○○三年七一遊行之後,中央政府已開始將本來一國與兩制共存變成一國與兩制對立的二元論思維,甚至近年似有逐漸變成一國一制的跡象,逐步體現了以天朝主義的威權路線來管治香港的心態,二○一四年公佈的「一國兩制白皮書」,一國大於兩制已經是宣之於口的治港國策。廿三條遲遲未能立法,已經令中央領導人很不耐煩,在他們心目中香港就是一個燙手山芋。今次的《逃犯條例》修訂,中央政府本以為是在法制上將香港融入一國的大好良機,豈料香港大規模的「反送中」民意,矛頭直指中央,就好像在全世界面前摑了北京政府一巴,再次激怒中央。儘管暫時由於要面對G20及中美貿易戰的國際形勢而「暫緩」《逃犯條例》修訂,不過按著以習近平為首所厲行的威權管治國策,往後的治港策略很可能只會愈收愈緊。

【1661期.講章】
以愛抗爭的屬靈力量

趙崇明

面對這個歷史的傷口╱破口,身處這個強權當道、歪曲真理、缺乏信望愛的社會當中,教會有甚麼可以做?當然最重要的,就是讓香港人經歷到在上帝裡面仍然有信、望、愛。哥林多前書十三章13節提到:「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最大的是愛,意思是愛已經包含及成全了信與盼望,哥林多前書十三章7節就是這樣記載:「愛是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弟兄姊妹,不單是我們,我想未信的人都會明白,事實上有愛存在的地方,就會帶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有了信任,自然就會更加相信人,及相信人所做的事情。同樣,只要有愛存在,就算外在環境如何困難和惡劣,我們仍然可以在困局中看見盼望。六月十六日有二百萬人同心團結和平上街,終於讓困局露出一線曙光,就是我們經驗到的一個例子。本來是絕望的,六月九日遊行前,有弟兄告訴我遊行是沒有實質作用的,但仍然要出來行,原因是只為了心安。在十六日我們便看到盼望。

【1660期.觀點】
612.我們的見證

攝影:楊軍 整理:陳盈恩

二○一九年六月九日,百萬港人遊行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政府卻充耳不聞,堅持如期修例。六月十二日,立法會原訂二讀修例草案之日,大批反修例的民眾從清早時份起走到金鐘一帶,當中大部份為十多至三十歲的年輕人。下午約四時起,警方向群眾施放一百五十枚催淚彈、二十發布袋彈和數發橡膠子彈。至十八日,政府仍未就事件取消「暴動」的定性。

六一二成為無數年輕人的創傷,他們對香港的熱愛,換來被冠以「暴徒」之名。在現場經歷的十二位信徒及牧者,親述他們的見聞,他們最多只是基督徒,立志做主的門徒,不是暴徒。

【1659期.特寫】
行在光明 拒絕黑暗

攝影:李志雄、楊軍、鄭樂天、Kenneth Tsang、Sun Yeung

一、為香港社會現況祈禱。啟:香港社會正受到修訂《逃犯條例》所引發的極大危機,衝擊著我們的法治與公義,甚至可能受到不公平審訊的威脅而侵害人的尊嚴。求主在五旬節日,驅除我們這時代的黑暗,願聖神的能力澆灌在世界和世人當中,使我們無懼邪惡的勢力,見證上主的公義與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