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信仰

【香港人的神學】
談自由(四)

( 續上期) 究竟舊約與符類福音所強調有關社會解放的自由,與保羅及宗教改革家強調的自由,兩者如何相容?或者,究竟基督教的自由與政治哲學的自由有何相容之處?本文嘗試以潘霍華對自由的觀念探討。 正如前文所強調,......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上主名稱之爭

早於一九八六年,馬來西亞政府已發出了一個指引,禁止非伊斯蘭教在其宗教刊物用Allah、Kaabah、Solat和Baitullah等詞彙。與基督宗教有直接關係是Allah(上主)一字。於二○○七年,天......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談自由(三)

(續上期) 今日華人教會所強調的自由,主要是建基於保羅的建構,並發展於宗教改革的教義。 總的來說,保羅所講的「自由」(ἐλευθερια),仍然以「奴僕」這社會性詞彙作起始。保羅最先引用奴僕來比喻基督裡的......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馬來人至上

「馬來人至上」(Ketuanan Melayu)是甚麼意思?最直接經驗是:馬來西亞的總理必須是馬來人;還有各部部長及國會議員中,馬來人要佔三份之二;馬來人公務員佔總數的四份之三;內政、財政等關鍵部門,以......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談自由(二)

( 續上期) 聖經怎樣理解「自由」?說來話長。 或者先從舊約說起。基本上,舊約聖經描述的「自由」(ḥopšı̂)幾乎清一色與社會政治解放有關。甚至,舊約的「自由」與「為奴」(slavery)是對應的相反詞。......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雙法庭制

哪些簽署了《開羅人權宣言》的國家會真正遵守宣言呢?肯定只有伊斯蘭國家才有條件遵守;至於以伊斯蘭教為國教的國家,情況就比較含糊,馬來西亞是其一。例如,以一九八八年馬來西亞最高法院的「奧瑪與檢察官」(Ke......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談自由(一)

不知何解,華人教會對「自由」這課題頗為避忌,甚至看為負面。 幾個月前,我在網上看見有基督徒痛罵參與反送中抗爭的基督徒:「為甚麼你們這班基督徒要反送中?如果有一天真的被大陸捉去坐監,作為基督徒難道為主受苦......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人權:伊斯蘭教立場

我已先後討論了波蘭、智利、南非和德國等國家的和平與公義行動,他們都有基督宗教背景;之後數期,我將會討論在其他宗教背景國家的和平與公義行動。第一個國家是馬來西亞。 二○○一年九月,首相馬哈蒂爾(Mahat......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病毒與苦難

無可否認,病毒同時是一個苦難的問題。 甚麼是苦難?苦難是不好的事——我相信這是一個比較穩健、廣義的定義吧。無論是癌症、風災、被搶劫、親人被害、銀行倒閉、家散人亡,無論它們的過程如何、原因如何、科學原理如......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和平與人權運動

一九八○年代初在東德出現的抗爭運動跟當時華沙公約成員變化有密切關係。例如,捷克的七七人權宣言,一九八○年出現的波蘭團結工會和一九八○年代中期戈爾巴喬夫執政下進行的政治開放和經濟改革。 一九八○年代的東德......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病毒與護理

承接上星期文章,我們嘗試作出一種推測性(speculative)的神學假設:基於病毒「生命—非生命」的特殊屬性,以及它在聖經中被視為上帝審判工作的工具,病毒可以被理解為一種「不自然」(unnatura......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自由空間

一九七八年,東德政府與教會的協議帶出一個重要影響。因政府答應不干預教會活動,教會成為唯一不受政府直接控制的獨立組織。教會提供的自由空間為教會日後創造宗教身份以外的政治身份。 自此,人們開始多上教會,因為......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病毒與創造

新冠病毒成為了全球人類的災難。它不單影響全球社會、經濟、文化發展,更影響宗教信仰的思考——不只是倫理問題,更是傳統神學教義的信念。本文嘗試勾劃其中一些相關的神學問題,特別是基督教創造論與病毒之間的問題......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在社會主義下的教會

我們對德國教會的討論比較多集中在納粹主義時期,即認信教會(confessing church)與德國基督徒(German christian)。以下,我選擇討論在東德社會主義下的教會。 一提起在東德社會主義......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機構的使命

面對疫情,全球經濟衰退,教會雖不算是最嚴重的行業,但不少基督教機構成為第一批面臨結業的受害者。為何是基督教機構?從整個教會生態結構的角度來看,基督教機構處於財政生態的下游——機構的資源大部份來自堂會捐......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慕尼黑的「白玫瑰」

四月,我會介紹德國的抗爭運動。提到希特拉政府時期的抗爭,我們很快就想起潘霍華,尤其是因為他曾參與暗殺希特拉。但我想跟你們分享一項非暴力抗爭運動——「白玫瑰」(Die Weiße Rose)。 於一九四二年六......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一個禱告的呼籲(以及禱告會的更新)

「這個時候,我們真的很需要禱告。」 這句話我們並不陌生。然而,面對當下全球疫情,我們必須重新思考與實踐這句話:「禱告,真的重要。」不,我不是說禱告可以猶如神奇魔法般直接消滅病毒,或者像靈恩運動般變成醫治......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時機文獻》

《時機文獻》(Kairos Documents)由南非處境神學學會(Institute for Contextual Theology)於一九八五年九月發起,主要回應同年八月,南非政府通過國家緊急法。文獻得到......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群體仇敵

這篇文章要思考「群體仇敵」這回事。 所謂「群體仇敵」,與「個人仇敵」不同,它把一整個群體視作「仇敵」看待——無論對方是誰、為人如何、背景如何、行為如何,只有對方屬於「仇敵」群體的一部份,他╱她都被視為「......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杜圖大主教——被稱為「先生」的體驗

杜圖(Archbishop Desmond Tutu,1931-)曾是學校老師,但自種族教育法案通過,南非政府從教會取走辦學權後,他只好離職,接受神學訓練後成為聖公會牧師。按他描述,他早期並不熱衷政治。一......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談人性(下)

正如 前文所述,作為上帝的創造,作為一個人,乃是基督徒的基本。沒有人性的基督徒,大概只是基督徒的樣板——擁有基督徒的樣式,卻沒有血、沒有肉。一切都很美善,卻只是美善的幻影。我想,如今不少基督徒正批判這種......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