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長河逐浪

歷史長河,粼光點點,都在見證祂的故事。微觀昔日教會點滴,遠眺主澤長流。

【長河逐浪】
跋:寫在歷史迴廊的故事之後

⋯⋯可惜的是,大家的屬靈視野亦往往只向內望,留意自身的心靈需要,卻沒有外望,不曉得很多今天的問題,以前都有人發問過;今天的困難,以前都有人經歷過,而且事態可能更嚴重。他們在信仰路上的思考與見證,總會有助於今天的我們去面對生命的挑戰與信仰的試煉。⋯⋯

詳細內容

【長河逐浪】
冬天來了,誰準備好迎接春天?

一九四一年的聖誕節,對香港來說是災難的起頭。那天,日軍接受港英政府投降,開展三年零八個月的淪陷時期,社會悲慘無望,教會亦自身難保。不少信徒離港,到未被日軍佔領的「自由中國」地區(Free China)。而香港的教牧同工亦有走有留,都是服事流離各地或留守家園的群羊⋯⋯

詳細內容

【長河逐浪】

暴政入屋前,就要大聲呼叫

⋯⋯「世上最具智慧之事,莫過於在你受傷害之前大聲呼叫。受傷後才喊叫實在無益,尤其是你所受的是道德上的傷害。人們常談及大眾如何沒有耐性,但有見地的歷史家都知道,絕大多數的暴政成真,皆因人行動得太遲。」

詳細內容

【長河逐浪】
靈恩與梅綺

⋯⋯當年梅綺息影後,在香港先後創辦「基督教靈恩佈道團」和「香港(新約)教會」,影響力遍及新、馬、台,吸引不少不滿自身教會現況的信徒脫離原宗派加入;她也指眾教會不相信聖靈大能是離經背道,以及各宗派都是不純全的道理,惟有她所領受的才是全備真理。而各地教會就批評她教導極端,拆毀和分裂教會,甚至有人斥責她被「邪靈充滿」。⋯⋯

詳細內容

【長河逐浪】
天會變,路還長

一九九○年十月三日,德國正式統一,重新定都於柏林。位於前東德地區的柏林舊國會大樓升起了原西德國旗,而來自德東德西各聯邦州份的旗幟就在大樓外一同升起,風中飄揚,群眾聚集在旗海下見證歷史一刻。當晚在旁邊的勃蘭登堡門上空,還有煙花慶祝。 那天晚上,作為一年前和平革命的發源地,萊比錫的尼古拉教堂卻重門深鎖,沒有任何活動。⋯⋯

詳細內容

【長河逐浪】
由罷工浪潮到「離境示威」

經歷過一九八九年的連場大規模遊行,踏入一九九零年,東德人民更大規模的反抗的還在前頭——不過不止發生在萊比錫和東柏林,也不止於遊行。 此刻,讓民間組織與政府官員同枱共桌商討東德改革前路,由教會領袖主持的圓......

詳細內容

【長河逐浪】
柏林圍牆的缺口

回望歷史,柏林圍牆的缺口於八九年十一月九日被打開,故事起始自東柏林共產政府在傍晚的電視記者會上一個似乎不大起眼的用字失準。政府發言人宣佈:所有持護照的東德人均可離國旅遊,並保證警局以最快最不官僚的速度......

詳細內容

【長河逐浪】
如何讓政府面對現實

在「萊比錫決定日」後剛好一個月,柏林圍牆於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九日倒下,成了蘇東波的標誌事件。東德人民的出境權,再度成為整場和平革命的焦點,只是今次焦點落在東德的首都,並無任何暴力衝突。 事實上,在以和平解......

詳細內容

【長河逐浪】
決定日

一九八九年十月九日下午二時十分,在早了約三小時就爆滿的萊比錫尼古拉教堂裡,坐了數百名東德執政社會主義團結黨(SED,即德共)的成員。他們那天上午九時就被黨指派出席這次週一和平祈禱會,為了「防止挑釁」。......

詳細內容

【長河逐浪】
我們同是人民

一九八九年十月八日,萊比錫七萬人大遊行的前一天,路加堂(Lukaskirche)牧師Christoph Wonneberger私下印製一份單張,緊急呼籲遊行人士及軍警克制,不要使用武力。其中以遊行人士為......

詳細內容

【長河逐浪】
在離開與留下之間

和平革命在萊比錫展開的一九八九年,有三件事情縈繞東德人民心間,也都在萊比錫觸發迴響。 首先,愈來愈多人為了自由,以及逃離那似乎無法挽回的經濟崩潰和環境污染,申請離開東德到別處定居,他們絕大多數前往西德。......

詳細內容

【長河逐浪】
總有可以發聲的夾縫

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東德,儘管教會在共產政權下備受監視排擠,基督徒在人口中的比例亦趨降,然而教會中人對於社會的變化並非不聞不問,有些更是在有限的空間下積極發聲——例如在八九和平革命裡,其中一位活躍的牧師C......

詳細內容

【長河逐浪】
極權下的教會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起,在短短一兩年之間,東歐共產政權如骨牌般連環倒台。這些極權的終極命運縱然一式一樣,教會在當中的位置與角色卻不盡相同,社會走過的路也可以很不一樣。對於原本就教會活力充沛信徒人口眾多的,......

詳細內容

【長河逐浪】
萊比錫的燭光

每年十月九日的晚上,在德國萊比錫市中心的廣場Augustusplatz,都會化成一片燭海。 在當地的旅遊網站,你一定可以找到這個一年一度的燭光集會。活動從黃昏開始,由尼古拉教堂(Nikolaikirch......

詳細內容

【長河逐浪】
基督的愛無國界

經過廣島和長崎的兩次原子彈攻擊,日本於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宣佈無條件向盟軍投降。 香港重光後,英軍將在港日人全數拘留於各個集中營和軍方醫院,部份軍政府人員接受軍事法庭審訊,其餘軍人和僑民就被分批遣返日本......

詳細內容

【長河逐浪】
教會教牧蒙難記

日治時期香港教會面對的困難,還有日軍種種破壞與無理要求。當時不少座堂式教會均被日軍徵用作辦公室、宿舍、馬廐、俱樂部。有屋頂的十架遭拆毀;也有堂內的簿冊文件、長櫈講壇,被全數拿來生火取暖,教會被迫暫停聚......

詳細內容

【長河逐浪】
「六両四」的匱乏歲月

日軍和流氓的濫殺與搶掠、鐵腕推行的「歸鄉政策」、殘酷絕望的社會前景,在在令香港經歷過三年零八個月的日治時期之後,人口大幅下降七成。 據陳智衡在 《太陽旗下的十架:香港日治時期基督教會史(1941–1945......

詳細內容

【長河逐浪】
嚴冬懷主

日軍在一九四一年聖誕佔領香港後,把香港視作對外侵略的跳板和堡壘。他們設立「香港占領地總督部」,由東京政府內閣直接管轄香港,而並非像其他佔領得來的華南土地般,劃歸南京的汪精衛傀儡政權管治。 為減少管治及糧......

詳細內容

【長河逐浪】
流氓橫行無忌時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日本向英美宣戰,在偷襲夏威夷珍珠港的同時,進攻菲律賓、馬來西亞、關島、威克群島,還有香港。由當天早上日軍空襲啟德機場,到聖誕節接受港督楊慕琦投降,前後共十八天。 這段日子,港英軍警......

詳細內容

【長河逐浪】
戰火浮生的人情與智慧

香港日治時期的教會故事,其實在三年零八個月之前,已悄然展開,甚至還早於日軍空襲香港之前。 一九四一年九月廿一日,距離日軍進攻香港還有兩個多月,戰雲密佈。那一天,在香港只剩下二人出席的日本人教會舉行最後一......

詳細內容

【長河逐浪】
一戰下的「敵產」教會

剛過去的一星期,廣島和長崎分別舉行原爆週年紀念。當年結束第二次世界大戰(1939-1945)的兩枚原子彈,共奪去近二十萬人的性命。 戰爭的勝負,在乎策略與實力。但承受戰爭代價的,永遠是民間百姓。作為民間......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