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隱藏文本

尋找各地信仰群體的隱祕故事,發掘蘊藏的動人力量,成為香港信徒的借鑑與激勵。

【隱藏文本】
在社會主義下的教會

我們對德國教會的討論比較多集中在納粹主義時期,即認信教會(confessing church)與德國基督徒(German christian)。以下,我選擇討論在東德社會主義下的教會。 一提起在東德社會主義......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慕尼黑的「白玫瑰」

四月,我會介紹德國的抗爭運動。提到希特拉政府時期的抗爭,我們很快就想起潘霍華,尤其是因為他曾參與暗殺希特拉。但我想跟你們分享一項非暴力抗爭運動——「白玫瑰」(Die Weiße Rose)。 於一九四二年六......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時機文獻》

《時機文獻》(Kairos Documents)由南非處境神學學會(Institute for Contextual Theology)於一九八五年九月發起,主要回應同年八月,南非政府通過國家緊急法。文獻得到......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杜圖大主教——被稱為「先生」的體驗

杜圖(Archbishop Desmond Tutu,1931-)曾是學校老師,但自種族教育法案通過,南非政府從教會取走辦學權後,他只好離職,接受神學訓練後成為聖公會牧師。按他描述,他早期並不熱衷政治。一......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畢柯——黑人意識

畢柯(Steve Biko,1946-1977)被視為南非黑人意識的始創者。他不認同非洲人國民大會那種願意與白人合作的解放黑人之路,因為歷史已證明黑人權益沒有因此路線而明顯改善。縱使有些開放的白人認為他......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盧圖利——尊嚴比經濟更重要

盧圖利(Albert Luthuli,1898-1967)是美國公理會南非部會友。他曾於中學和師範學院擔任老師,並於一九二八至一九三三年期間,出任非洲教師協會總幹事和會長。一九三六年,他擔任Umvoti......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南非的抗爭

三月份,我會討論南非抗爭的故事。 隨著南非聯邦於一九一○年成立,南非本土國民大會(日後的非洲人國民議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透過請願,要求修改憲法,建立平等社會。一九四八年......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流血的合一

教宗方濟各在二○一五年的基督徒合一祈禱週說:「……我們要紀念殉道者。他們見證基督,他們被迫害和被殺,因為他們是基督徒。殺害他們的,沒有分別他們屬於哪宗教群體。他們是基督徒,也因此而被迫害。這些兄弟姊妹......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針織牧養與抗爭

一九七三至一九八九年,智利受皮諾切特獨裁統治。一九七三年十月,不同宗教率先成立尋求和平普世委員會(Comite de la Paz),其目的是為受害者提供食物和醫療。後來,為受政治迫害的人民提供法律支援,並......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解放神學在智利

雖然智利一九二五年修訂憲法訂明,羅馬天主教沒有官方地位,但天主教會仍鼓勵信徒積極參與社會活動。由不同基督徒社會團體組成的基督徒民主黨(Partido Demócrata Cristiano)就是一例(一九......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智利回憶與人權紀念館

不同國家的回憶與人權紀念館一定受道德指引,即協助建立人權文化和民主價值,並以「不可以再發生」為目的。香港的「六四紀念館」如是,而今期探討智利的回憶與人權紀念館也如是。二○一○年一月十五日,設於智利首都......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自由、良知與抗爭

雖然納粹政府用高壓手法對待奧斯威辛集中營的被囚者,但被囚者和在外者從沒有放棄抗爭。一方面,抗爭是要支援被囚者,包括生活物資、逃離;另一方面,抗爭是要見證納粹政府的罪行。 一九四○年七月六日,波蘭人維祖威......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奧斯威辛謊言

提起集中營,我就很自然想起在波蘭的奧斯威辛(Auschwitz)。單是奧斯威辛集中營,被殺者估計有一百一十至一百五十萬。在戰後德國,德國人在言論自由保護下,有人質疑納粹政府在奧斯威辛集中營所犯的事。於......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團結工會

在波蘭的日子,我跑到格但斯克(Gdnask),目的是參觀團結工會博物館(Solidarnosc)。一九八○年十二月十六日,團結工會在共產政權下,樹立第一個由市民建立的紀念碑,紀念在格但斯克因反抗物價加......

詳細內容

【隱藏文本】
看守人的兩難

提起神職人員參與社會運動而殉道的,我們會很快想起薩爾瓦多的羅梅洛總主教(Oscar Romero於一九八○年三月廿四日被暗殺)。今次想講是波蘭的波皮魯斯科神父(Jerzy Popieluszko)。他於一......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