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香港人的神學

香港信徒需要香港人的神學,那是政治的、為教會而寫的,是為香港這土地的神學思考。

【香港人的神學】
真的「在世而不屬世」嗎?

「在世而不入世」、「在世而不屬世」、「入世而不屬世」、「入世而出世」、「在世而不戀世」──我隨便在網絡上找到如此一大堆類似的道理。 不知道教會何時出現如此一個語法:「X世而不X世」。還記得年少時教會團契......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Wir leben um zu leben

對我來說,「活著的意義」這題目是重要的。從前我是一個目標導向的人。有理想,有抱負。凡事都為自己定下明確目標,凡事都要知道為何而做。作為一個目標導向的人,好處就是做事有目標,壞處也是做事要有目標。為甚麼......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談教會的「去大台」文化

還記得梅艷芳嗎?這樣問可能有點奇怪,但新一代年輕人可能真的不太認識。梅艷芳是香港著名女歌手,她四歲開始其演唱生涯,小時候在荔園、啟德遊樂場與家人賣唱,從小不斷累積舞台經驗。後來,梅艷芳參加無線電視的新......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談香港教會的未來(五)盼望群體

承接 前文,未來香港教會需要重新審視自己所傳的福音──本於同一福音,卻展現不同向度:福音不只是個人罪得赦免,更是黑暗勢力的消滅、世界的更新。香港教會向香港人傳揚的,正是這個基督改變世界的福音:基督的十字......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談香港教會的未來(四)再一次述說福音

( 續上期) 無論如何,儘管生態怎樣轉變,教會最重要的依然是她所承載的福音。 福音派教會一直重視福音的傳揚──這是上一代先賢傳承下來的美好傳統。如今,香港教會走到了歷史的這一步,面對香港每況愈下的未來,她的......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談香港教會的未來(三)
教會將需要栽培型牧者

正如 前文所述,隨著香港教會將來轉向「網上網下」模式的趨勢,基督徒的教會生活亦將會愈來愈零碎。這零碎化的教會生態,也會影響堂會牧者的事奉模式。 過去,事工化的香港教會需要大量「聚會型牧者」。所謂「聚會型牧......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談香港教會的未來(二)
教會生活零碎化

(續上期) 未來教會生活將會趨向零碎化。事先聲明,「零碎化」不是一個貶義詞。零碎是一個現象,它是中性的,更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我認為,這零碎化現狀基於以下幾個因素: 一、世界已經步入「去代理化經濟」的年代......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談香港教會的未來(一)

前陣子,我被邀請分享「後疫症時代與政治氛圍下香港神學教育的機遇」的題目。吸引我注意的是「機遇」二字。機遇?我真的比較難以用「機遇」二字來形容香港教會的未來。不過,對於香港教會的未來,我倒想務實地問:「......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玻璃心

我曾在這專欄寫過一篇 〈教會的誤殺〉(見第1728期),但要談論教會弟兄姊妹的相處,往往容易出現語言的誤殺。言談相處間,自己的斧頭不小心劈去別人的心臟,造成關係的決裂與傷害。除了「斧頭」以外,今次也談談......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姆明谷

中學時候很喜歡《姆明谷》(Moominvalley)卡通片(不知誰竟稱它為「小肥肥一族」)。 它是一個芬蘭家傳戶曉的童謠故事。愛《姆明谷》,其實是因為喜愛史力奇(Snufkin)——就是那個身穿深綠色衣......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每天活兩次

如果你能夠隨時回到過去,你會怎樣做呢? 前陣子看了一齣電影:About Time(2013),中文名字叫《回到最愛的一天》。故事講述男主角廿一歲時發現自己擁有家族遺傳回到過去的能力──就是說,家族裡面的男......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餘民教會的福音

兩年前,有人提出「餘民神學」,描述香港人恍如舊約被擄後的一群,國破家亡,卻殘留下來生存著。當然,當時候所謂「餘民」只是比喻。然而,今日我們更能體會這種「餘民」(remnant)心境。移民潮已正式開始,......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幸福是對荒謬的反抗

或者,大家有應該聽說過「薛西弗斯的石頭」(Sisyphus and his Rock)吧。 它是希臘神話,也是法國哲學家卡繆(Albert Camus)在《薛西弗斯的神話》中對「荒謬」的反省:話說,諸神要懲罰薛......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靈修作為一個語言問題(下)

( 續上期) 靈修作品也會嘗試透過「正面」(kataphatic)的方式描述上帝。不過,既然上帝不被語言所局限,當中的語言其實帶著隱喻(metaphor)。所謂「隱喻」,就是語言所指涉的,超過語言本身。a......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靈修作為一個語言問題(上)

言說上帝,從來都不容易──我說「不容易」,其實已經說容易了。事實上,能否言說上帝,即上帝的可言說性(speakability),本來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神學課題。 試問,我們真的能夠用有限的語言來描述無限......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靈修是向前還是向後?(下)

(續上期) 靈性的目標不是追求一些自己沒有的──我們怎能奢求一些自己沒有的呢?當然,我們生下來一無所有。不過,我們能夠擁有的,其實與我們不會相差太遠。反過來說,與我們相差太遠的,我們基本上連碰上也沒有可......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靈修是向前還是向後?(上)

我自己很喜歡傳統聖詩〈向高處行〉(Higher Ground),詩人歐德曼(Johnson Oatman Jr. 1856-1922)在這詩歌如此寫道: 我今直向高處而行, 靈性地位日日高昇; 當我前行禱告不停, 求......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對不起,我還有理想

最近發現,離開香港的人愈來愈多了──當中甚至有些意想不到的人,有些與自己非常親近的人。香港的情況很壞。被捕、坐監、資產被凍結,言論自由打壓愈來愈嚴重。我想,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我們不需另找先知替我們描述......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安心模式

有鑑於香港政府「安心出行」應用程式的二維碼申請網頁出現了「崇拜聚會」的選項,近日坊間一直討論:假如不久將來政府強制教會必須裝置「安心」二維碼(正如所有食肆一樣),教會將如何面對這難題──不願意設「安心......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我討厭香港教會的地方

我愛香港教會,也有討厭她的地方──我討厭香港教會的是非。 所謂「是非」,表面上是追求真理的「對錯」。基督徒渴慕真理,追求分辨善惡、對錯,因此對是非對錯的討論有濃厚的興趣。基督徒也愛「肢體交流」。因此,一......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寫給大半年沒有到教會崇拜的基督徒

大半年沒有到教會崇拜的基督徒: 先抱歉,我知道這稱呼確實有點奇怪。「大半年沒有到教會崇拜」竟然成為了一個形容詞。不過,我想你也同意,「大半年沒有到教會崇拜」正在形容一個具體真實的教會狀況。疫情之下,社會......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