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香港人的神學

香港信徒需要香港人的神學,那是政治的、為教會而寫的,是為香港這土地的神學思考。

【香港人的神學】
幸福是對荒謬的反抗

或者,大家有應該聽說過「薛西弗斯的石頭」(Sisyphus and his Rock)吧。 它是希臘神話,也是法國哲學家卡繆(Albert Camus)在《薛西弗斯的神話》中對「荒謬」的反省:話說,諸神要懲罰薛......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靈修作為一個語言問題(下)

( 續上期) 靈修作品也會嘗試透過「正面」(kataphatic)的方式描述上帝。不過,既然上帝不被語言所局限,當中的語言其實帶著隱喻(metaphor)。所謂「隱喻」,就是語言所指涉的,超過語言本身。a......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靈修作為一個語言問題(上)

言說上帝,從來都不容易──我說「不容易」,其實已經說容易了。事實上,能否言說上帝,即上帝的可言說性(speakability),本來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神學課題。 試問,我們真的能夠用有限的語言來描述無限......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靈修是向前還是向後?(下)

(續上期) 靈性的目標不是追求一些自己沒有的──我們怎能奢求一些自己沒有的呢?當然,我們生下來一無所有。不過,我們能夠擁有的,其實與我們不會相差太遠。反過來說,與我們相差太遠的,我們基本上連碰上也沒有可......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靈修是向前還是向後?(上)

我自己很喜歡傳統聖詩〈向高處行〉(Higher Ground),詩人歐德曼(Johnson Oatman Jr. 1856-1922)在這詩歌如此寫道: 我今直向高處而行, 靈性地位日日高昇; 當我前行禱告不停, 求......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對不起,我還有理想

最近發現,離開香港的人愈來愈多了──當中甚至有些意想不到的人,有些與自己非常親近的人。香港的情況很壞。被捕、坐監、資產被凍結,言論自由打壓愈來愈嚴重。我想,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我們不需另找先知替我們描述......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安心模式

有鑑於香港政府「安心出行」應用程式的二維碼申請網頁出現了「崇拜聚會」的選項,近日坊間一直討論:假如不久將來政府強制教會必須裝置「安心」二維碼(正如所有食肆一樣),教會將如何面對這難題──不願意設「安心......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我討厭香港教會的地方

我愛香港教會,也有討厭她的地方──我討厭香港教會的是非。 所謂「是非」,表面上是追求真理的「對錯」。基督徒渴慕真理,追求分辨善惡、對錯,因此對是非對錯的討論有濃厚的興趣。基督徒也愛「肢體交流」。因此,一......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寫給大半年沒有到教會崇拜的基督徒

大半年沒有到教會崇拜的基督徒: 先抱歉,我知道這稱呼確實有點奇怪。「大半年沒有到教會崇拜」竟然成為了一個形容詞。不過,我想你也同意,「大半年沒有到教會崇拜」正在形容一個具體真實的教會狀況。疫情之下,社會......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談寬容

讓我先點題:本文談論「寬容」(tolerant),不是寬恕(forgive)。寬恕,乃是受害者對惡行的回應,這是另一個課題。 這個年頭,不少人拒絕寬容。他們都懷著單純堅持是非黑白之心。正義與邪惡之間沒有......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做基督徒的美學

做基督徒,除了追求真理與善良,也要追求美。 何謂「美」?美是一種主觀向度。與真理與善良不同,美不是客觀的,也沒有必然準則。它不是「對與錯」、「好與壞」,而是做基督徒主觀的個人取向。 做基督徒,無論是聽道、......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網絡個人佈道

承接上期的話題,我認為,網絡佈道仍然擁有它的無限可能,只是它不應僅僅作為網絡佈道聚會的平台。有關網絡佈道會的問題,我已在前文有所討論——我認為,網絡佈道會只是盲目地把佈道聚會硬放在網絡上,卻忘記了佈道......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網絡佈道會的問題

先前在這專欄略略提過「網絡佈道會」,今次會詳細探討。 正如先前所說,網絡佈道會屬於舊式的教會網絡思維。它純粹把傳統的教會聚會複製一次在網絡之中──安放一個拍攝鏡頭在聚會裡,從頭到尾、完完全全地把聚會複製......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教會(九):不要苦難化自己

(續1727期) 我在這專欄寫了八篇有關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教會的文章,這是最後一篇。 不過,嚴格來說,這一篇不算是完滿的總結。沒有具體答案,也沒有嶄新的建議。回顧這個系列,我說過,香港教會需要從迷失中重新......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教會的誤殺

教會是一個斧頭飛來飛去的地方,很多無形的斧頭。不小心、不經意、不自知的,飛到別人的心臟。 福音書中耶穌這樣說過:「你們聽見有吩咐古人的話,說:『不可殺人』;又說:『凡殺人的難免受審判。』只是我告訴你們,......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教會(八):網絡分堂與網絡牧者

承接 上文,教會需要重新思考自己在網絡的定位。教會不只是製作網絡媒體內容,更需要在網絡空間實踐真正的牧養——從傳福音、栽培、牧養、門徒訓練等,一手包辦。我再強調,以上所講的牧養當然可以實體地進行,畢竟教......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教會(七):建立網絡群體

(續上期)  明顯地,《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香港教會需要重新檢視自己的發展方向——所謂「方向」,說白一點,就是從「建立體制」改為「建立群體」。先說明一點,我從來都不天真盲目反對體制。體制是重要的,體制也......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教會(六):網絡與教會

(續上期)  疫情後,網絡是教會的大趨勢——這已是眾人皆知的事實,本文不再花時間說服甚麼了。 本文要探討的是,面對將來的政治社會環境,以及疫情後的教會生態發展,教會應該如何理解自己與網絡的關係,從而在逐漸......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我應該移民嗎?

不妨直說,這段時間我都有考慮過是否要離開香港。 或者,應該這樣說,在這個多月裡面,實在有太多太多人要我考慮離開香港。甚至,當我回到flow church,連flow church的弟兄姊妹也叫我離開香港。他......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教會(五):重新上路

(續上期)       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教會其中一個衝擊是移民潮。不過,由於《港區國安法》與疫情兩件事同時發生,因此我們對前景的考慮也不能不把兩者分割。 我們不難預視以下圖畫:移民潮和疫情過後,當教會嘗試重新......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教會(四):聆聽上主

(續上期)     面對前路茫茫的香港,香港教會惟有依靠上帝的話作為同行的依傍——這是我們在混亂多變的社會唯一可以肯定的事。正如我這系列第一篇文章所說,香港教會處於完全迷失的年代,惟有上帝的話能夠帶領教會繼......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