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香港人的神學

香港信徒需要香港人的神學,那是政治的、為教會而寫的,是為香港這土地的神學思考。

【香港人的神學】
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教會(九):不要苦難化自己

(續1727期) 我在這專欄寫了八篇有關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教會的文章,這是最後一篇。 不過,嚴格來說,這一篇不算是完滿的總結。沒有具體答案,也沒有嶄新的建議。回顧這個系列,我說過,香港教會需要從迷失中重新......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教會的誤殺

教會是一個斧頭飛來飛去的地方,很多無形的斧頭。不小心、不經意、不自知的,飛到別人的心臟。 福音書中耶穌這樣說過:「你們聽見有吩咐古人的話,說:『不可殺人』;又說:『凡殺人的難免受審判。』只是我告訴你們,......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教會(八):網絡分堂與網絡牧者

承接 上文,教會需要重新思考自己在網絡的定位。教會不只是製作網絡媒體內容,更需要在網絡空間實踐真正的牧養——從傳福音、栽培、牧養、門徒訓練等,一手包辦。我再強調,以上所講的牧養當然可以實體地進行,畢竟教......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教會(七):建立網絡群體

(續上期)  明顯地,《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香港教會需要重新檢視自己的發展方向——所謂「方向」,說白一點,就是從「建立體制」改為「建立群體」。先說明一點,我從來都不天真盲目反對體制。體制是重要的,體制也......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教會(六):網絡與教會

(續上期)  疫情後,網絡是教會的大趨勢——這已是眾人皆知的事實,本文不再花時間說服甚麼了。 本文要探討的是,面對將來的政治社會環境,以及疫情後的教會生態發展,教會應該如何理解自己與網絡的關係,從而在逐漸......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我應該移民嗎?

不妨直說,這段時間我都有考慮過是否要離開香港。 或者,應該這樣說,在這個多月裡面,實在有太多太多人要我考慮離開香港。甚至,當我回到flow church,連flow church的弟兄姊妹也叫我離開香港。他......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教會(五):重新上路

(續上期)       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教會其中一個衝擊是移民潮。不過,由於《港區國安法》與疫情兩件事同時發生,因此我們對前景的考慮也不能不把兩者分割。 我們不難預視以下圖畫:移民潮和疫情過後,當教會嘗試重新......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教會(四):聆聽上主

(續上期)     面對前路茫茫的香港,香港教會惟有依靠上帝的話作為同行的依傍——這是我們在混亂多變的社會唯一可以肯定的事。正如我這系列第一篇文章所說,香港教會處於完全迷失的年代,惟有上帝的話能夠帶領教會繼......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教會(三):門徒與耶穌

(續上期)   其實,「作門徒」這個字不完全正確。 門徒不是一份工作,也不是一個動作。我說它不是一個動作,因為它是「無數的動作」、「無數的行動」。你不能抽離你的生命作門徒所作的事,你只能成為了門徒,並且作你......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教會(二):作門徒

(續上期) 身處後國安法的年代,香港教會基督徒要作門徒。 當然,我們對「作門徒」這三個字並不陌生。這幾年香港教會早已流行「門徒訓練」這教會事工。不過,我想說的不是這個。「作門徒」不是一種訓練、不是一個課程......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後國安法年代的香港教會(一):迷失

香港教會進入「後國安法年代」已經是不爭的事實。前陣子我與不少教會資深同工閒聊,發現他們都對教會前景感到非常悲觀。事到如今,沒有人知道香港教會的出路,也沒有任何教會領袖或教內意見領袖能夠提供一錘定音的答......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上帝國與政治行動的距離(四):莫特曼

對德國神學家莫特曼(Jürgen Moltmann)來說,終末不是末日天啓式地作為日曆時間上的某一日,而是建基於他的三一論本身。這三一論造就出上帝國與現世的積極關係,也發展出一套「盼望的神學」。我稱它為......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上帝國與政治行動的距離(三):尼布爾

相比侯活士,美國政治神學家萊茵霍爾德尼布爾(Reinhold Niebuhr)明顯主張基督徒對社會政治採取積極參與的態度。 尼布爾的基督教現實主義(Christian Realism)與侯活士的政治倫理可說......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上帝國與政治行動的距離(二):侯活士

上期我們探討巴特如何梳理終末與現實的張力——巴特嘗試以「禱告—行動」來連結上帝國與現實,並強調基督徒對上帝國的禱告與現實的政治行動乃是一整體。 美國神學家侯活士(Stanley Hauerwas)卻以另一......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上帝國與政治行動的距離(一):禱告與行動

承接 先前的討論,既然上帝的國「已經——尚未」降臨,究竟教會的行動是甚麼? 如果說社會福音(social gospel)的錯誤,在於藉著人類行動來促成上帝的國,而基要保守主義會的錯誤,在於對上帝國度完全消極......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Not yet but already

承接 前文所述,面對現實,教會不能不帶著終末的「保留」態度。任何過份擁抱現狀的教會,都忘卻了終末與現實的差距,也錯誤地投放上帝國度於現實之中。 不過,終末的保留,也可以釀成一種對現實悲觀、沒有盼望的保守態......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終末的保留

相信讀者也可能聽過這個神學用語:「已然未然」(already but not yet)。不過,究竟這說法從何開始的呢? 「已然未然」其實大概是一百年前左右出現的神學用語。慚愧的說,這個我也只是在維基百科裡面找......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動物森友會》的神學反省(下)

(續上期) 究竟《動物森友會》與天國有何關係?讓我們繼續探討。 與天國相比,《動物森友會》擁有獨特的世間觀與時間觀。《動物森友會》是一個無限資源的世界。遊戲世界的運作方式,就是把無限的資源不斷轉化循環,從......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動物森友會》的神學反省(上)

一個非常令人震驚的現象:任天堂公司於今年三月推出的遊戲《集合吧!動物森友會》在全球疫症大流行下成為全球熱爆遊戲——遊戲發售僅僅十日,單在日本已賣出驚人數字二百六十萬套,更令遊戲主機Switch嚴重缺貨......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談自由(五)

(續1708期) 在這專欄寫了一個多月有關「自由」的文章,讓我在此來一個總結。 一、守護自由,乃是對生命的歌頌。上帝是生命的上帝——耶和華是活神(詩十八46)、耶穌基督是生命(約十10)、聖靈是賜生命的靈......

詳細內容

【香港人的神學】
無題

時局一到,甚麼都被改變。 這個星期,相信讀者都與我一樣,感覺自己的人生被打斷,突然不得不重新思考自己的餘生。這是我們一生從未經歷過的事:我們都生於和平時代,從來沒有經歷過一件改變眾人生命的事——它恍如戰......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