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打回原型

生命原是死去活來的旅程,信仰是一次又一次打回原型的全人體驗

【打回原型】
Q for Quantum Mechanics

事先聲明,當年會考我物理拿了個D;對於量子力學,更是一竅不通。 談Q for Quantum Mechanics,只因《沙灘上的薛丁格,生活中的量子力學》的一句話:說量子力學的出現,「迫使科學家重新檢視『測量......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P for Powerarchy

談oppression,若不覺察權力存在於每段關係中,不意識自己被壓迫的同時也可以是壓迫者,不追問壓迫背後的心理結構,就難以追求社會真正的轉化。 所以,當O for Oppression,P就要for Pow......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O for Oppression

Oppression一字很沉重,沉重且具像,其字根press,本身就有一方用力施壓,另一方被壓死的意思,意味著一種操控、剝削、命令和馴服的權力關係。 稍稍聯想,想起許多壓迫者的嘴臉,我就胃裡翻騰,沉悶至......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N for Nonviolent Communication

是二〇一九年吧,透過訪問,第一次接觸「非暴力溝通」實踐者,沒想到後來跟他們合作起來,更沒想到因著合作,讓我接觸到另一個世界的語言,他們稱之為「愛的語言」,language of love。 不知何解,粗口可......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M for Mindfulness

我自覺能專注思考和閱讀,對mindfulness不以為然,以為已經掌握。直到大病不死後,發現半生辛勤服事,其實並不滿足,生命虛耗在何?真的去靜修,由三天、四天,到八天,愈長時間愈發現being present甚難。原因之一,留意呼吸常叫我憶起在ICU中呼吸困難的驚惶……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L for Loneliness

John Cacioppo大概是第一個從社會神經學去研究「孤單」的學者。九十年代初,他研究人類的社會連繫,發現失去連繫的狀況就是「孤單」,於是他研究孤單者(以UCLA孤寂感量表作定義)的腦神經。他發現,社交拒絕引發的心理痛苦,猶如身體的痛楚⋯⋯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K for Kindness

改變世界所需要的是第三種──deep kindness,在自己忙碌的日程,在可能犯險的情況下,仍對陌生人伸出援手。作者拒絕為kindness何謂deep下定義,只羅列背後許多的特質:勇氣、同理、憐憫、堅持、謙卑。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J for Joy

怎樣在滿佈苦難的今天,如經上說:常常地喜樂?這是我一年前開始問的問題,也就買下了The Book of Joy: Lasting Happiness in a Changing World。因為談喜樂的,是兩個飽經憂患的人:達賴喇嘛和杜圖大主教……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I for Integration

......這些不同的字,都指向一種結連整合的渴求。因此,我選了一個動態的字,I for Integration,不從定義入手,給這大半年的自己,認認真真來個盤點,做一個身心靈的整合。......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H for Holding Space

Holding space首要的是withhold自己,不侵佔他人的自主空間,接受不同,容許混亂,開放結果,像耶穌的倒空,像天父的自限。但有限的我們卻常常「全能者上身」,為無力者給主意,給傷心者太多的資訊,不自覺地操控。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G for Grief Work

……今天香港人經歷的痛,正叫我們打開更廣闊、更真實的世界。但能否更懂愛、更能共苦、更看見連結?Weller說,Grief Work的關鍵在於一對手:「成熟的人,都用一隻手去承載grief,另一隻手以gratitude去發現哀傷打開的世界,兩隻手合起來,就是祈禱。」……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F for Fusion of Horizons

在Facebook問朋友,這個時代,F的關鍵字是甚麼? 建議Faith的最多;在Faith之下,有人還建議把Fact和Fate一併來個比較,饒有意思。在未來難以預見的今天,我們仗賴甚麼過活?Fact、F......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E for Engaged Spirituality

D for Deep Democracy的話,E for Engaged Spirituality吧。 前者深化社會行動至心靈層次,外與內皆轉化;後者追求靈性著地,與日常扣連。兩者都指向一件事:心靈與行動合一,對抗......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D for Deep Democracy

……這一種deep,是進到人心及靈魂的民主,背後是一個彼此連繫的人觀。不論是一九八○年代的Deep Democracy,還是一九七○年代提出的Deep Ecology,談的都是這種覺醒。有了這種覺醒,世界才真正轉變;有了這種轉變,人心也就難以麻木。請dig deep。

詳細內容

【打回原型】
C for Compassion

……社會告訴我們要自保、要掌權、要向上發展;耶穌救世之道,卻是一條向下走的路徑,如腓立比書二章1-11節所說,甘願成為脆弱的肉身,甘於受限,甘為奴僕,同處這破損的世間,同被撕裂,同在共苦,連於苦難,終於榮耀。……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