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团契篇

「团」而不「契」──
香港教会团契发展的几点观察

  今日教会太快把面对问题约化成增长模式的探讨(如上面提过的同相与非同相的差别、同龄、同行业等等),又或是把质的问题约化为祈祷敬拜的更新、贞洁观念的调整,却鲜有把团契作为发展向度(developmental perspective)来考量。

詳細內容

团契睇真D:
从堂会团契与堂口童党剖析团契生活要素

  当我们问为何青少年不返崇拜、团契和小组时,倒不如反躬自省为何我们的崇拜、团契和小组留不住他们。

詳細內容

慎防误入歧途(上)--
回应刘颖〈团契睇真D〉一文

  让我们从七、八十年代的香港教会作出反省,当时教会不是有很多青少年,青少年事工不是算兴旺吗?教会都曾努力地留住他们,请问教会现今的成人信徒去了那里?昔日很多委身的青年领袖真的可以留在教会吗?教会基本上没有青少年应如何发展的图画,只是望着自己如何发展;这种漫无目的地把人留下,至终是留不住人的。

詳細內容

慎防误入歧途
──回应刘颖〈团契睇真D〉一文(下)

三、简化主义的方法论 在「人比模式重要」的命题下,刘颖的文章过分简化了青少年事工的困难和太容易给予答案。我明白短小的文章难有详尽的论述,但我质疑文章的论点既缺乏深究的探索,又不见理论去支持答案,更没有神......

詳細內容

教会只是乖仔乐园?

  城市大学上周公布一项基督徒青少年价值观的调查,参与的教会涉及六十二间包括救世军、中华基督教会、循道卫理联合教会、圣公会、崇真会、信义会、宣道会、播道会、五旬节圣洁会、浸信会、礼贤会、神召会、路得会等大宗派及多个独立堂会,是近年罕见广泛的基督徒青少年调查。虽然调查显示大部分返教会的青少年都有相当正面的行为及价值观,但有青少年工作者对这现象则不表乐观,你的看法又如何?

詳細內容

成年人生活在怎样的世界?

  教会作为信仰的群体,以神治为最高办事原则,每形成华人教会在传统上的「反智」,以至对社群和羊群都缺乏全面而客观的了解,很多事情都只是「想当然」,甚至「想也不想」,几位属灵领袖关起门来就造成了车马,容易出现与群众脱节和沟通断层,甚至乎讲坛信息也言不及义,像在空气中打拳。

  当然,我们大可以投出大堆属灵辞汇来自我解说,投出可观的事工规划来肯定教会的价值。但最重要的是,今日的教会领导层对群羊的实际情况,了解有多少?

詳細內容

再不可将信仰停在初中阶段──
当代青少年基督徒研究对教会宗教教育的挑战

  青少年的好行为,是基於教会的「灌输」(Indoctrination)抑或是「启蒙」(Enlightenment)?教会内的青少年无疑比一般的青少年好,但他们对事物的判断,是重覆别人(repeat),抑或是自己深思熟虑(retrospect)的结果?

詳細內容

夕阳团契再现朝阳
记「Youth 2000堂会青少年事工研讨会」

  青少年是迷失的一代……看!团契只有这三数人,其馀的都逛街看戏去也……。这可能是大部分教牧长执眼中的青少年,两者的距离扯得愈来愈远了,更遑论要向未信主的青年人传福音!

  有人形容团契是夕阳工业,青少年事工似乎已到了在死胡同中打转的境地。香港浸信神学院本月三至五日举办了一个名为「Youth 2000堂会青少年事工研讨会」的聚会,汇聚了逾百名专责青少年事工的主内兄姊,以破釜沈舟的姿态,同谋对策,培育教会楝梁。

詳細內容

如何不将信仰停在中学阶段?

  然而笔者禁不住要进一步追问:信仰初中化是否只是青少年所专利和独有的现象呢?成年信徒又如何呢?圣经说得好,学生不能高过老师。试想为甚麽我们会认同青少年有某些行为和价值就等同乖仔乖女呢?岂不正因为我们把成人世界的价值取向投射到青少年的世界中吗?如此的话,吴兄所提倡以思辨、分析为主的启蒙教育恐怕难以实现了,因为我们教会中成年信徒的信仰也是一样中学化了!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