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回應文章: 等待終結?--從《十年》說起
橄欖 / 2016-01-15 23:32:16

一些思考分享(一)

就文中說「神呼召教會要關顧貧窮人,教會就不能以多少「信主人數」來決定是否行動。因為「行善」本身就是神的呼召,縱使效果不大又如何?教會仍是確實地微小地發亮,勝過一切美麗偽善的口號」,筆者有以下一些思考分享:


1. 神其實不是呼召教會只去關顧經濟貧窮的人,而是要去關顧一切人的,即包括心靈貧窮與軟弱的人(不論他或她算否屬於經濟貧窮的人)。事實上,主耶穌也不是只去關顧經濟貧窮的人。


2. 在香港,不少教會堂會除了本身設有慈惠奉獻,及有對其堂會群體作關顧工作外,且有份於參與一些基督教機構所做的扶貧、助困、援苦事工,可參例如載於 http://bit.ly/1cvympk 的一些例子,我們不宜就這方面總是視而不見或一味抹殺般似的,以免自義,且應親自也給該些機構予以捐贈或義工等的支持與付出(備註:該些教內的扶貧、助困、援苦機構,其實一直是有著不少教會及信徒在背後作其主要的財力與人力支持的,否則他們都早已無法維持至現在)。


3. 神對信徒(無論是富的信徒、是貧的信徒,或非富也非貧的信徒)的呼召,不單是要作「行善的行動」,且也是要作「離罪的行動、避罪的行動」,參太4:17;11:20-21; 28:20;路24:47。


4. 筆者相信應有很少教會會以多少「信主人數」來決定信徒是否應要作「行動」(「行善的行動、離惡的行動、避惡的行動」),是否應要作「與悔改的心相稱的行為」。


5. 筆者也相信應有很少教會的兒童事工、青少年事工、大專生事工、職青事工、伉儷事工、男士事工、婦女事工、栽培事工、門訓事工、主日學事工、講道事工等等,會是只談永生,而不談該如何遵主吩咐地活此生的,也參太28:20。────── [ 按:(a)整本聖經之「信主」的『信』,都是有「信且願從」的意思,而不是「信卻不願從」的意思; (b)「因信稱義」的『因信』也是有「因信而願從」的意思,而不是「因信卻不願從」的意思; (c)聖經是說「因信稱義」,不是說「因曾信過,得以稱義」,也即不是「一次真信過,可永得稱義」。(d)「信且願從」是一生的得救工夫(腓2:12);偶爾軟弱在罪中跌倒,卻願儆醒悔罪回轉的,神必拯救到底,偶爾軟弱在罪中跌倒,而不再願儆醒悔罪回轉的,神沒應許必拯救到底(太7:13-14)。


6. 若是以「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來說,「修身」(「修生命」)應是每個信徒都須一生作好的事,「齊家」卻未必是每個信徒都能作到的事,因為有些情況是需視乎其在家裡的崗位或地位是否能如此作的,至於「治理機構、治理公司、治理社會、治理國家、治理天下」亦明顯不是每個信徒都能作的,需視乎其能力、見識及其在相關範疇內的地位或崗位是否能如此作。


7. 「教會」或「教牧」能按正意釋經地以主的教導改變一個又一個的生命,使他/她們一個又一個得「修身」(「修生命」),他/她們也自會在其能力及崗位或地位內,能按主的教導「治理或影響機構、治理或影響公司、治理或影響社會、治理或影響國家、治理或影響天下」───── 如此,則「教會」或「教牧」其實已是在燃點著主的光,而不是在「說美麗偽善的口號」,相對地,下下只是高舉「社會福音」的,反而會容易流於在「說美麗口號」,或會容易流於「站在自義高地」。也參(1) 王明道:〈真偽福音辨〉;(2) 梁壽華:〈超然信仰的社會實效性——王明道社會觀念的再詮釋〉,該兩文均可在網上看到。

回到本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