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特寫

《消失的檔案》社區巡映
重建民間記憶

六七暴動離開我們50年了,歷時八個月的恐懼深深植根在港人心中。紀錄片《消失的檔案》在社區巡映,記憶的黑盒打開,封塵片段彷如江水奔流。年長觀眾看見年青的自己,在銀幕上或激動叫囂,或覺今是而昨非,夢魘重上心頭。

拙文見報之日,《消失的檔案》在四個半月內放映了134場。沒有商業電影院願意上畫,巡映之初固定場地只有逢週末的小劇場,每次接待80人。我們和多間大學合辦放映及研討會,但大學多不接待外賓,為了讓公眾可以看到,決定像揼石仔般到處找場地,凡有優質影音設備的場地都叩門,處處碰壁。這過程更像一道風景,很有溫度,迄今接待了18,990人。故事從中大首映談起……

中大博群電影節選片著重人文氣息,首映在三月八日一個週三晚上。路遙交通迂迴,卻無阻關心歷史的社會賢達、學者及地區組織朋友觀片,1500人的場地一票難求。紀錄片製作歷時四年、包含各方觀點,首映禮上人數眾多,不少是能說會道的時事評論人,回應文章隨即散見於各報刊。

圖1:首映在中大舉行,一票難求。(中大博群電影節提供)

當晚散場已是夜深,大會呼籲將校巴座位都讓給長者們。那是一幕奇景,1000人徒步下山,人潮都在討論被掩藏的細節——左盲橫行,高呼「紅色恐怖主義萬歲」。這座城池一度陷進被摧毀邊緣……

關心這段歷史的前媒體朋友及友好組成關注組,自號「賊船」,是政治不正確的自嘲。由設計網頁、找放映場地、探討收費模式,建立網頁內容。每天的通訊從清早到凌晨不息,社區巡映可以怎樣做,大家只有模糊概念。

場地是問題,票務更是難關。紀錄片信息量大,我們一直爭取正規場地,讓觀眾安靜觀影。但條件好的不易找,政府場地更難尋。「賊船」同仁本著打不死精神努力不懈,漸漸看的人多了,口耳相傳的觀眾主動尋覓場地,團體自製海報又設計門票,更訂定各項準則,有些場地只接待會員,放映後深化討論,不懼沉悶。

圖2:個別劇場連椅子也不足,拉一塊布幕就做放映。 (作者提供)


圖3:小劇場 (作者提供)


圖4:「社區公民約章」由Forrest設計門票,訂定規則,只接待約章人。(作者提供)

如果說看過紀錄片就保有一份記憶,這幾個月一起重建暴動民間記憶的市民絡繹於途。播映隊去了134個場地,專業的、強差人意的,有工廈連摺椅也不足,拉一張布幕就叫「劇場」。有些場地是平視角度,後面觀眾看不到字幕,結果寧可站立兩小時。打動他們願意這樣觀賞的是歷史本身。

由余俊豪教授題字,《消失的檔案》被製成海報或橫額掛滿大街小巷。《消失》取得一級電檢牌照,可以在任何場合公開放映。其中一場由東區十位泛民主派議員合辦,以「兩代共看」為題,變成一場親子活動,最年幼的觀眾只有七歲。

圖5:兩代共看《消失的檔案》,觀眾坐滿青年廣場,補回六七暴動記憶。 (作者提供)


圖6:海報、橫額在各區飄揚。 (作者提供)

與經歷者的相遇

五年前開始探索這題材,本以為史實不難梳理,後來才知道情節被掩埋得很刻意。政府檔案處、歷史檔案館的文件散失,重大情節支離破碎,六七暴動影像僅餘下21秒。起初是因為檔案消失而尋找,後來又因為愈走愈深而數易其稿。

在不同場次我們和經歷者相遇,記得在文化餐廳TC2遇上周大姐。

「影片裡的左派中人我大部份都認得,特別是公祭上那群人。」

周滿頭銀髮,雙眼烔烔有神、語速飛快又難掩激動:「有三年我參加跳舞班,當時人人跟隊走,差一點我就『光榮入獄』。左派圈子常常談『光榮』,入獄是光榮。出獄舉辦歡迎會——領導給你戴毛章、高喊『永遠忠於毛主席』,這叫做『光榮出獄』。」

周大姐說當時身邊有多人入獄,她則早已脫離左派。對於50年後有左派要求為暴動重新定性,她感慨萬千:「我在新聞中看見我認識的人站出來,在公祭上自稱『民族英雄』,這真是匪夷所思,他們沒有醒覺啊!」

除了周還有更多關鍵人物在不同場次出現——曾經在伊利沙伯醫院照顧林彬的護士,駐守沙頭角的警察、七月八日親歷大陸300軍隊過境攻擊。還有前線記者、家人死於暴動的苦主,咫尺之遙目擊炸彈爆炸仍心有餘悸的人……他們,有說不完的話。

圖7:左派總動員,舉著「反英抗暴」旗幟革命,曾經視為一場聖戰。 (作者提供)


圖8: 中學首映,全校800名學生共看。(作者提供)

下一代的記憶植根

本月初我們首度在中學放映,是學期末的課後活動。本來也擔心學生能看得懂嗎?通識老師在放映前出題:「同學們留意紀錄片內容,有關方面究竟怕甚麼?有甚麼情節是我們該知道的呢?」

偌大的禮堂,全校800名師生參與。看了回條,知道他們明白了。記憶在植根,培養批判思維,凡事求證是我們對下一代的寄望。

「他們害怕共產黨所作的暴行被人知道……害怕這些歷史令現在政局不穩。」

「被毛澤東洗腦、暴動人民不知道自己對錯、放炸彈殺英警、文匯報顛倒是非」

「當權者穩定政權後,不想有人提起這些錯誤決定的歷史……」

圖9:他們害怕共產黨所作的暴行被人知道 (學生回應一)


圖10: 被毛澤東洗腦、暴動人民不知道自己對錯 (學生回應二)  


圖11: 當權者穩定政權後,不想有人提起這些錯誤決定的歷史 (學生回應三)

「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米蘭昆德拉《笑忘書》

(作者為《消失的檔案》導演。分題為編者所擬。


【時代論壇30週年呈獻讀者活動】
《消失的檔案》放映分享會

挖掘六七暴動真相,思考對信徒今日意義
資深電視新聞工作者羅恩惠,歷時四年半,鍥而不捨,鑽探歷史資料,追尋當年人與事,製作成紀錄片《消失的檔案》,讓香港人辨識五十年前震撼全港的風暴,面對今天爭議。 

日期:2017年8月6日(主日)
時間:下午2時30分
地點:宣道會北角堂真理樓(北角城市花園4-6座一樓)
映後分享:羅恩惠(《消失的檔案》導演)、程翔(資深新聞工作者)
主持:任志強(《時代論壇》社長)

自由奉獻,扣除活動及場地開支,全數支持《消失的檔案》團隊。
建議奉獻金額:每人港幣$70 

必須先網上登記,不設即場報名。報名連結:http://bit.ly/CT_vanishedarchive (尚餘少量名額)

**歡迎《時代論壇》讀者參與。

《時代論壇》主辦
電話查詢:27857688姚小姐 

Facebook活動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800959653406002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老友記留在家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