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信徒可如何管理職場衝突?

七月初,筆者返回巴斯(Bath)地區聖本篤修道院(Downside Abbey)退修,與英國修士Dom Alexander George和德國修士Dom Thaddäus Schreiber交流和散步。主要目的是去解讀德國聖本篤修士古倫神父(Dom Anselm Grün)的著作Konflikte bewältigen: Schwierige Situationen aushalten und lösen,中譯《克服衝突「心」境界:以靈性突破人性的衝突管理策略》。根據Dom Thaddäus Schreiber的分享,由於古倫神父的學說有受瑞士精神分析學家榮格(Carl Gustav Jung)的影響,我們便探討如何由榮格的「十架心理學」出發,去以信仰角度管理工作場域上的衝突。本文總結是次退修所得。

工作場域的衝突來源、形態和樣式

職場內衝突的主要來源為人的互相嫉妒。嫉妒的人會貶低他/她所嫉妒的對象,以致散播一些疑幻似真的流言去貶損被嫉妒的對象。雖然這做法並不會使他/她更快樂,但有助當時人去發泄嫉妒所產生的情緒張力。這現象在早期修道院內已經存在了,拉丁文稱之為invidia clericalis(神職人員之間的嫉妒)。如是這樣,嫉妒是人罪性結構的必然部份,無人是沒有嫉妒的。問題是如何去管理它。1

心理學家指出,在職場裡面經常有起碼五份之二的能量浪費在沒有澄清,而是以欺壓、騷擾、打擊或解僱對方的方法來終結因嫉妒而起的競爭衝突。作為管理和調解衝突的人,我們雖知道去澄清的重要性,但由於職場中各人的位置所涉及的利益和權力考慮會自然置涉事者於互相博奕的帶張力關係中,要求人去公開承認自己嫉妒實有違人罪性結構,有非常操作困難。再者,由於很難舉證有人因嫉妒而跟人發生衝突,公司人事處理人員基於程序限制和法律考慮,並不會去冒險證明員工的嫉妒(嫉妒是很難用科學舉證的啊!)。於是,我們只多可接受嫉妒為職場內的自然部份,並認清它的衝突形態(form)及樣式(pattern),加以省察才可管理衝突。

根據聖經中約瑟和兄弟、大衛與掃羅、耶穌和各種權勢之間的衝突,我們或可歸納到以下形態和樣式:

一、嫉妒以「吃醋」和憎恨的形態出現,進而萌生要貶低、除掉甚至消減被嫉妒對象的念頭和行動。

二、嫉妒以競爭和威脅的形態出現,進而有打擊、欺壓、威嚇、騷擾和貶損對方的念頭和行動。

三、嫉妒以忌恨的形態出現,進而以陰謀去伺機謀害被嫉妒對象的念頭和行動。

然而,雖然以上為人性現實,但它們並不可怕。我們只要保持頭腦清晰明朗,不讓自己受別人影響,不接受別人為了把自己捲到衝突裡而硬把「競爭對手」這角色套在自己身上。只要我們內心保持自由、平靜,並相信只要「行得正」、「企得正」,必定可以日久見人心,終獲得正面的結果。懷著信德(faith),相信天父上帝掌管並會令問題自然消失。在現實中,通常是身心疾病使嫉妒者放棄實現陰謀詭計。或者他/她已達到極限,使自己已經無法繼續下去。為了遠離跟他/她衝突,我們需要強烈的信德和希望──對天主保持忠誠和盡力完成受託召命。3

信德和希望的來源──基督十架

榮格省察到一個人性共通點:個人因衝突而感到難受──感到被放逐──感到無助和無奈而憂鬱。您不是孤單的,很多人跟您一樣,不要氣餒。榮格認為,衝突是人性的本質。我們天生就充滿各種對立面。衝突時,人總是處於兩極之間:在愛(敵人)和攻擊/報復之間掙扎,心靈和本能慾望之間的拉扯,理性與感性之間的矛盾。我認為,基督宗教中的福音(和平主義)倫理(特別是登山寶訓)最容易令人陷入「自義衝突」的情形,並因而使人進入無法解決的衝突。這是甚麼意思?

意思是,當一個人認為自己已經竭力制服了自己心內那想去攻擊或報復的邪惡慾念時仍被人誤解和受苦時,這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啊!我們常會發怨言:「我已盡忠了天主『義務』去愛那攻擊謀害我的敵人,但為何衝突仍不斷?為何我得不到好結果?」這會陷我們於更深的心靈衝突當中。這衝突要好好處理。

其實,在現實主義當道的職場權勢之中,信徒一方面要明白我們因信受苦是不會即時改變到這權勢現實的。另一方面我們則要想好法子去防止自己陷入抑鬱的絕望深淵當中。我希望您能分享到我們這經過真實體會所得出的一道法門,仍能堅持在職場衝突黑暗當中去作那光的見證,好嗎?這法門便是榮格的「十架心理學」(見〈圖一〉及〈圖二))。4

如〈圖一〉所示,有別於傳統「三一」神學觀,榮格確認「魔鬼/敵基督」(Diabolus/Antichristus)實為基督教一神論的第四基本元素。沒有「救主與魔鬼」(Salvator Vs. Diabolus)之間的對立,我們對神的主權的理解便恐怕有所欠缺。再者,十架四極論更現實地提醒信徒,魔鬼為人的主體的一部份,也是我們正常心理活動的一自然部份。〈圖二〉則顯示若然沒有體會到基督救主和魔鬼之間的衝突和教會天國的「終末勝利」(eschatological victory),我們便無法真正成長,將自己提昇到「在地若天」──活在那「已經但未臨在」(already but not yet)的天國之中。

榮格認為,十字架是對立衝突的原型表達。十字架使人對天主開放坦誠。十字架的深層意義是:忍受自己對立面的衝突,且透過這種方式而達到更高的層次,像耶穌基督一樣能去達到天主國度的層次。榮格說:「正是處於這種最極致且威脅最甚的衝突當中,只要他沒有因此崩潰,而擔起身為一個被標記的人這個負擔,基督徒就會經驗到神性的救贖。」所以,衝突本質上是跟人的本質同存。能夠忍受其內心對立衝突的信徒,就與耶穌基督的十字架有份,且正是藉此透過基督而經歷到救贖與整全。

如何防止崩潰?別無他法──讀經、禱告、退修和靜觀默想十架救恩。最後,我想以一篇我們常在修道院內誦念的經文與您互相勉勵,願天主祝福保守您!

「耶和華啊,求你在怒中起來,挺身而立,抵擋我敵人的暴怒!求你為我興起,你已經命定施行審判!願眾民的會環繞你;願你從其上歸於高位!耶和華向眾民施行審判。耶和華啊,求你按我的公義和我心中的純正判斷我。願惡人的惡斷絕;願你堅立義人!因為公義的神察驗人的心腸肺腑。

「神是我的盾牌,他拯救心裡正直的人。神是公義的審判者,又是天天向惡人發怒的神。若有人不回頭,他的刀必磨快,弓必上弦,預備妥當了。他也預備了殺人的器械;他所射的是火箭。試看惡人因奸惡而劬勞,所懷的是毒害,所生的是虛假。他掘了坑,又挖深了,竟掉在自己所挖的阱裡。他的毒害必臨到他自己的頭上;他的強暴必落到他自己的腦袋上。我要照著耶和華的公義稱謝他,歌頌耶和華至高者的名。」(詩七6-17)

(作者為英國巴斯大學政治、語言與國際研究學系副教授)


註釋:
1. 古倫神父(2014),《克服衝突「心」境界:以靈性突破人性的衝突管理策略》,台北市: 南與北文化出版社,頁47至49。
2. 古倫神父(2014),《克服衝突「心」境界:以靈性突破人性的衝突管理策略》,台北市: 南與北文化出版社,頁96。
3. 古倫神父(2014),《克服衝突「心」境界:以靈性突破人性的衝突管理策略》,台北市: 南與北文化出版社,頁95至96。
4. Carl Gustav Jung (1989). Aspects of the Masculine.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Pp. 110-111.
5. 古倫神父(2014),《克服衝突「心」境界:以靈性突破人性的衝突管理策略》,台北市: 南與北文化出版社,頁26。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ukhk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