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聞消息

嚴厲批評《宗教事務條例》
王怡:教會應明確拒絕接受惡法

【時代論壇訊】原定到港參與為期四天「三化異象大會」並擔任大會講員的四川成都秋雨之福歸正教會王怡牧師,昨天(12日)被四川警方禁止出境。昨天下午有消息指他在九時已回到家中,而警方告知根據出入管理辦法,禁止他出境參與宗教活動,但未有提供書面決定;而王怡師母蔣蓉已前往香港參與大會,代表王怡在會上宣讀一份聲明。經消息人士確認,該份聲明名為〈我對時局和教會使命的三個意見〉,同日先轉發自王怡的博客「王怡的麥克風」,並在國內網站傳播,基督教中國宗教文化研究社臉書亦有轉載。聲明嚴厲地批評中國政府對待內地教會的態度是邪惡、野蠻而粗暴,近日中共頒佈的《宗教事務條例》,是意圖以打壓教會來重樹「國家宗教」和以國家強力來扭曲基督教信仰。王怡呼籲教會應明確拒絕接受《宗教事務條例》,勇敢地宣稱這是一部違反聖經和違反憲法的惡法。

在聲明中王怡首先以神學論述強調地上的政權任何政權都是短暫的,任何權力都是有限的,任何領袖都是要死的,均須要敬畏至高永恆的上主。而教會必須有責任警告那些逼迫和限制上帝子民信仰自由的政府,必須反復地、多次多方地告訴中國政府,福音的傳講和對耶穌的敬拜,是對一切政府權力的、最基本和最重要的限制。而中共有責任保證教會和基督徒,自由地、和平地宣講這個福音,政府不能對此施加任何干預。王怡分析中共自前總書記江澤民執政以來,便不斷強調和推行「宗教與社會主義相適應」的國策,強化意識形態上對基督教會的控制;而近年的拆十字架運動、「基督教中國化」政策、在教堂內外安裝攝像頭等政策、對教會教育的打壓等,都是違背中國憲法、赤裸裸地取消和侵犯基督徒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而最近推行的《宗教事務條例》,強化了上述兩個層面上對教會的敵對態度,是意圖以打壓教會來重樹「國家宗教」和以國家強力來扭曲基督教信仰,標示著政教關係的失敗。

王怡認為教會必須為逼迫和復興的來到,預備承受代價,重新走上家庭教會的前輩們所走過的十字架道路。在這樣的時局下教會必須勇敢向前走,如「以前秘密聚會的,要趕緊轉入公開聚會。公開聚會的,要加快建立新的教會,培訓更多忠心的僕人」。他亦引用徒五29指教會應明確拒絕接受《宗教事務條例》的管轄和權柄,並呼籲三自教會的教牧與信徒勇敢地離開三自系統,以免在中共逼迫教會時,他們與敵基督和出賣弟兄的罪有份,最終被上帝的遺棄和審判。

聲明全文如下:


王怡:我對時局和教會使命的三個意見

摘錄

教會和神的僕人,必須為著這樣的傳講,反復地、多次多方地承受代價,甘願接受政府的逼迫和武力的控制。教會說服任何一個政權敬畏上帝的方式,就是以順服和受苦,來勝過刀劍和強迫的力量。直到刀劍與強迫,在基督徒的信仰和良心面前,一次次顯出它的無能,一次次走向最終的敗亡。

第一,對時局和教會使命的神學意見。

任何一個時代的局勢,都不取決於它在經濟、政治或文化上的任何指標,而在根本上,取決於這個世代與主基督的福音的關係。任何一國之政府與散居在該國的基督教會的關係,都反映了一個國家的現狀與將來的關係。並從根本上說,反映了上帝永恆的國度與一個短暫的地上政權的關係。如詩篇所言,「耶和華使列國的籌算歸於無有,使眾民的思念無有功效」,而「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詩卅三10)。

一國之政府,對待神的教會和神所設立的僕人的舉動,都是一個宇宙性的外交事件。政教關係,在本質上是超自然的外交關係。地上的政權必須意識到,任何政權都是短暫的,任何權力都是有限的,任何領袖都是要死的。這樣,國家的法律和行為,才會有最起碼的謙卑,在短暫之上,敬畏那更高的、永恆的統治;在有限之上,敬畏那完全和至高的、掌管一切靈魂的權柄;在必死的命運之上,敬畏和仰望那永遠的、被救贖的生命。

教會在任何政權下,所傳講的福音,都應包括上帝的律法對該國政府及其一切權力的、充滿憐憫的警告。教會必須對外宣講,一切權力都屬於上帝,也來自上帝,得到了上帝的許可,也接受上帝律法的限制。教會必須告訴在上的掌權者,廢王、立王的權柄和時機,在於耶和華。教會尤其有責任,警告那些逼迫和限制上帝子民的信仰自由的政府,它們正在得罪一位至高而公義的上帝。它們的行為,正在為自己堆積地獄的烈火。教會必須有勇氣向一個作惡的政府宣告,上帝已經按著祂的大憐憫,為那些願意悔改的人,預備了一條不可思議的救贖之路。就是神為世人捨棄了祂的兒子,使教會的元首和君王耶穌,在人類史上最強盛的政權──羅馬帝國手下,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第三天從死裡復活,以自己全然無辜的血,洗淨了一切信祂之人的罪。

教會必須反復地、多次多方地告訴中國政府,福音的傳講和對耶穌的敬拜,是對一切政府權力的、最基本和最重要的限制。政府有責任保證教會和基督徒,自由地、和平地宣講這個福音,政府不能對此施加任何干預,而必須將信或不信的結果留給每一個公民的良心。政府也有責任保證教會和基督徒的集體敬拜和其他宗教活動。中國政府必須承認,地上短暫政權的權力,不能干預、限制和取消這一永恆的自由。否則,整個政權及每一個參與其中的惡人,都必將承受上帝真實而可怕的審判和詛咒。

教會和神的僕人,必須為著這樣的傳講,反復地、多次多方地承受代價,甘願接受政府的逼迫和武力的控制。教會說服任何一個政權敬畏上帝的方式,就是以順服和受苦,來勝過刀劍和強迫的力量。直到刀劍與強迫,在基督徒的信仰和良心面前,一次次顯出它的無能,一次次走向最終的敗亡。

第二,對時局的具體意見。

據此,我必須宣稱,中國政府對待主基督的教會的態度,是邪惡、野蠻而粗暴的。並且,最近幾年來,這一邪惡、野蠻而粗暴的態度,正在加劇和變得越發剛硬。這一態度,必然導致中國社會和整個政權,陷入愈來愈大的危機之中。換言之,加緊對基督教會的逼迫、限制和打壓,不但不能緩解政治的壓力和危機,反而是諸多社會危機積重難返的根本的、和屬靈的原因。

我必須指出,中國掌權者的下列舉措,不但不可能得到一切向主忠心的教會和信徒的認同,並且無論一時之間如何看似有益,若不悔改,停止,敬畏那位曾被釘在十字架上的主耶穌,他們終將遭受到上帝對這個政權無情的和可怕的報復,上帝必按著教會所遭受的苦難、藐視和壓力,加倍地擊打在惡勢力的身上,使這個時代的繁華和強盛,一夜之間如水沖去,化為煙雲。

1)中國政府自從江澤民時代以來,不斷強調和推行「宗教與社會主義相適應」的國策,強化意識形態上對基督教會的控制。這一做法的實質,是意圖重新樹立一種「國家宗教」,使整個政權處於與基督敵對的狀態。作為基督教會的牧師,我必須指出,這代表著中國政府對基督教會的宣戰,也意味著中國政府在對教會的態度上,倒退到了接近於文革的時代。

2)中國政府近年來努力推行和扶持的「基督教中國化」政策,以及對「政主教從」的中國傳統的強調,以及因此而來的拆毀教堂十字架的運動、在教堂內外安裝攝像頭、「五進五化」等政策、以及對教會的兒童主日學和教會教育的打壓等,都是與整個人類社會的價值觀背道而馳的,不但全面違背了中國憲法、赤裸裸地取消和侵犯基督徒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而且是一系列直接向基督宣戰的敵對行動。

3)中國政府近日頒佈的《宗教事務條例》,強化了上述兩個層面上對教會的敵對態度。一是意圖以打壓教會來重樹「國家宗教」,二是意圖以國家強力來扭曲基督教信仰。這部惡法的出臺,在某種意義上,意味著近四十年的改革開放的失敗。因為國家全面改革的失敗,必然首先呈現為政教關係的失敗。而政教關係的惡化,將決定這個民族和國家的未來。因此,這部控制宗教的「自我宗教化」的惡法的出臺,是一個標誌性事件。標誌著這個政權若不悔改,改變它對待基督教會的態度,這個政權就已進入了或長或短的最後的歷史階段。

第三,對教會使命的具體意見。

在這樣的時局下,教會的首要使命,是放膽無懼,無論得時不得時,積極傳揚福音,建立教會。不是在這樣的時局下後退,而是在這樣的時局下向前。不是以前公開聚會的,現在轉入秘密聚會。而是以前秘密聚會的,要趕緊轉入公開聚會。公開聚會的,要加快建立新的教會,培訓更多忠心的僕人。教會必須為逼迫和復興的來到,預備承受代價,重新走上家庭教會的前輩們所走過的十字架道路。

其次,教會必須守住基督國度和大使的位分,以屬靈的外交關係,來面對國家對教會的敵對態度。教會應明確拒絕接受《宗教事務條例》的管轄和權柄,勇敢宣稱這是一部違反聖經和違反憲法的惡法。在這部惡法面前,如彼得和眾使徒一樣回答說,「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徒五29)。

為此,我呼籲,一切以各種理由仍然留在三自系統中的神的僕人和上帝的百姓,不要自欺,因為神是輕慢不得的。勇敢地離開埃及法老的轄制,儘快地,迫切的,和堅決的離開三自系統吧。為此不惜付出捨棄教堂、捨棄工作的代價,因為這是主喜悅的,是好得無比的。我也必須向神在中國的百姓發出警告,當這個政權向著主的教會舉起刀來的時候,以任何理由留在三自系統內、與這敵基督和出賣弟兄的罪有份的人,都難免上帝的遺棄和公義的審判。

最後,感謝主基督,因為正如約翰·加爾文所說,邪惡的統治者,是上帝對邪惡的人民和國家的懲罰。中國政府對上帝的無知和對教會的侵犯,並非單單出於政府工作人員本身的罪惡,而是整個中國文化傳統和社會共同體的罪惡的必然反映。我們每一位中國的基督徒,也都在這一罪惡的結構和機體當中。因此,教會的使命,是為了這個國家公開而真誠的悔改,替我們的同胞和統治者向上帝祈求祂的憐憫,好叫祂的審判,因著祂的憐憫而被推遲,甚至因著中國的悔改和復興,而後悔不降所宣告的災禍,也未可知。

我更加讚美主,因祂將在基督裡的先知、祭司和君王的職分,賞賜給今天的中國教會,好叫教會有機會與全社會一起承受時代的危機和來自強權的壓制,而使基督復活的生命,因著教會在死的形狀與基督聯合,而在整個中國社會發動,以至於信靠耶穌的人,將因著今天一大批中國家庭教會甘心走上的十字架道路,而多得數不過來。

願榮耀歸給三一上帝。願神的恩典臨到黑暗悖謬的中國社會。

2017年9月12日

引自王怡博客「王怡的麥克風」

時代論壇請編輯
更多標籤
petitionkit.png
建道神學院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