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社評

糾正出言不遜 非為表忠
聆聽政見分歧 守望自由

今年九月的香港校園,並不平靜,風眼集中在幾間大學的民主牆。由香港及內地學生的港獨爭議,到針對蔡若蓮喪子和劉曉波逝世的無署名侮辱標語,社交網絡固然烽煙四起,個別中學及大學管理層、教育當局、部份立法會議員以至特首都紛紛表態。尤其是針對涉及蔡若蓮標語的校方及官員回應,就連「冷血涼薄無人性」、「開除學籍」、「永不錄用」等置諸死地的話也一度用上,監察民主牆的閉路電視影像又外傳,教大校董會主席還激動向外質疑涉事二人是否適合當教師。事態後來卻急轉舵,教大管理層改為呼籲那些打算發起聯署開除涉事學生的立法會議員「求你地唔好攪」──然而直到這刻,涉事者身份仍然是謎,未能確定是否學生。

激動的情緒,侮蔑的言詞,在突顯分歧和激化矛盾方面明顯有餘,在確認事實解決問題方面卻肯定不足。若是情緒高漲而出言不遜,無論宣之於誰的口,都應及時道歉修和;若有意見分歧,應嘗試溝通收窄;若有資源不公,須妥善更正。校園港獨爭議的背後,涉及這些年一國兩制是否不走樣不變形,涉及兩地大學生在香港校園的資源分配、生活習慣協調及互相尊重,也涉及校外親北京及親港獨組織在大學校園的學生工作。至於侮辱標語的背後,涉及對他人不幸的輕蔑挪用,涉及學生會對民主牆的管理,以至涉及早前官方就防止自殺方面的工作成效,還有內地人權自由的惡劣處境。即或日後調查確認了個別學生情緒高漲出言不遜,校方、當局以至社會人士的姿態若只是在比情緒,過猶不及,恐怕大家在學生心目中亦會失去理性冷靜處理上述事情的位份,於教育,於社會福祉,其實都有損無益。

在大學校園裡(以至在社會裡)政治見解常常人言人殊,倘若言論未有牴觸刑事法例,未釀暴力,就不應訴諸公權處理;要考慮的,是如何舒緩緊張氣氛,營造空間讓大家領略言論自由真締,維護異己的發言權利,而這也不是以偏概全並訴諸社會大眾情緒就能做到的。在這些方面,大學校方有著無可取代的獨特角色。倘若管理層一己表態的價值考量高於教育理念和維護學生,就很容易重蹈當年梁振英政府挑動港獨情緒的覆轍,也陷入以言入罪的巢臼──這不是香港社會一直以來的核心價值。

教育是為了引導學生走美善的義路,而不是為了使學生犯錯後永不翻身。處理爭議是為了使人和睦於真誠基礎之上,而不是為了蒙混過關操弄矛盾以替一己政治利益服務。對信徒教牧而言,這些道理均不難從聖經裡找到相關教導,印證踐行。活在今時今日的香港,信徒教牧更要著意於聖經關於控制情緒的教導,「快快地聽,慢慢地說,慢慢地動怒,因為人的怒氣並不成就神的義。」(雅一19下-20)特別是當社會情緒隨時被有心人挪用作其他議題的議論高地,威脅香港的自由空間時,就更須如此警醒守望。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防疫1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