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社評

為宗教自由倒退的中國祈禱

內地宗教自由狀況近期再度為香港教會群體所關注。一方面,由醞釀多時的新《宗教事務條例》,到加強互聯網管控,均在中共十九大以及十一國慶前發佈。另一方面,較早時內地當局在教堂內外安裝攝錄鏡頭,有地方教會被禁辦主日學,到江西、河南接連傳出有教堂的十字架遭強拆甚至焚毀,又有內地牧者近日赴港參加聚會受阻;接連發生的事件,讓人有山雨正來之感。熟悉內地歷史的朋友亦會聯想到,昔日中共對宗教的迫害,會否重臨?

或許歷史難言會一模一樣的重覆,但近年來內地宗教自由的倒退,是不爭的事實,趨勢會否變本加厲,值得高度關注。我們對內地宗教自由的關心,亦無法與其他公民自由的情況切割區隔。三年前浙江當局強拆十架事件,被打壓的就不止於願意仗義執言的牧者信徒,還有合法協助教會的維權律師。而近年內地維權律師的遭遇,由前年的「七○九大抓捕」到近期有處理劉曉波案件及推動廢除死刑的律師事務所分別被當局進駐檢查,確實令人對內地合法公民權利如何得到保障產生質疑──事實上,縱使《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列明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但近年連「公民社會」也被中共劃入「七不講」範圍,禁止公開宣講討論,成為內地網絡敏感詞,公民自由(包括宗教信仰自由)的保障,又可以從何談起?

在真正的法治社會(rule of law),當權者權力受到法律制約,公民自由因而得到有效保障;至於以法治國(rule by law),法律由當權者說了算,行政、立法、司法均在當權者掌控下合作無間,卻讓社會自由空間萎縮。強權縱或有一念之仁,生命卻終究有限期;要持久維持公理,總要靠賴從制度而來的公信與保護。而社會制度的運作既須照顧到互相制衡因素,來使人性陰暗面不致擴大;亦須照顧到個人權利的保障,使人性的光明面能有發揮的空間,成為社會面對各項全球危機的主動根源。凡此種種的考量,都超越了個別政黨權勢的存亡層次,而直指個人與社群的根本意義之所繫,以及公義與憐憫的互融廣被。在這裡,信仰肯定有話要說,讓人看到自己的不足與可能,也看到造物主的實在與護佑。今天為國祈禱,大家有沒有這樣的信仰高度和分享空間?還是以當權者的心思意念為界限依歸?求主鑑察。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老友記留在家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