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聞消息

明光社性別承認研討會
關啟文:應增加性別承認限制

【時代論壇訊】本年六月,政府成立了一個專責工作小組,就是否為性別承認制度立法,諮詢公眾意見。由於內容較複雜,難以簡單說明,社會上對此議題討論不多。但是,這制度卻會對社會帶來深遠影響。九月十八日,明光社聯同香港性文化學會舉辦了一場研討會,探討諮詢文件中提到跨性別人士的問題,分別從跨性別人士的身份和需要、兩性制度與跨性別人士的張力、以及諮詢文件的議題範疇作出闡釋。

康貴華:變性手術並非萬能

後同盟創辦人及顧問、精神科醫生康貴華指,很多人都不能正確分辨同性戀與跨性別人士。他指出,只要知道自己的生理性別,並了解性取向,就可輕易分出。同性戀是指那人喜歡與同性別的人士談戀愛。至於跨性別人士,是指不認同自己的生理性別,卻認同另一個性別身份。

康貴華指出,跨性別人士包括性別焦躁症患者及變性人。前者是指認知性別與生理性別不一而引致功能性失調。後者則進一步期望以另一性別身份生活。患者不一定需以手術處理,可易服,或服食荷爾蒙,改變形態,以更像認知性別。至於我們不時聽到的「易服癖」,康貴華指出這不等於跨性別人士,只有少部份患者才會變成跨性別人士。

康貴華所屬的後同盟,二○一三年起服侍性別焦躁症患者及其父母,提供輔導、牧養。他指出,很多患者內心感到孤單,需要真正的友誼、愛,接納他們。他引用約四1-26井旁婦人的比喻,指出後同盟會主動接觸,以愛感動對方。不止在生活上產生連結,建立友誼,亦從中了解他們的內心世界,開解他們,令他們經歷上帝的愛。他強調,整個過程不可單以時間長短來衡量。

要處理性別焦躁症,康貴華指有三種方法。第一種會先嘗試陪伴同行及輔導,以改變認知性別。第二種是患者需忍受差異,以生理性別生活。最後手法才是以藥物或手術方法處理。他強調,變性手術並非萬能。雖不少人手術後症狀減輕,但亦有人仍有精神問題,自殺率比一般人為高。康貴華指出,社會一直提供錯誤的訊息。不是所有患者完成變性手術就可解決問題,事後仍有很多生理、心理問題需要面對。

他寄語眾人,不要單純口說接納患者,而是要了解問題的核心,長期關愛同行,這才是能滿足他們的真正需要。

招雋寧:維護現有兩性制度

明光社生命及倫理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招雋寧指,兩性制度對社會相當重要。除了可辨認不同人士的身份,亦有助預測社會發展,協助政府制訂政策。同時,兩性制度可保障不同人的私隱,避免尷尬場面。男女有別,本身亦有公平的考慮,例如男女運動員體力有別,不會同場較量。紐西蘭有一位跨性別的舉重運動員,輕易勝出比賽,令人質疑比賽不公。

他認為,若香港為性別承認制度立法,其中一個疑問是以甚麼準則承認不同性別。在現行制度下,只能採用嚴謹的手術模式,只有完成變成變性手術的人,才會被承認擁有新的性別。今次諮詢文件內,提到有人提出變性訴求,但亦有人要求性別自主,有人亦提出採取自我聲明模式就已足夠,雙方差距甚大。

招雋寧重申,明光社認為要維護兩性制度,並不贊同性別自主。對於改變性別,應予以嚴謹規範,不應反而放寬限制。

關啟文:應增加性別承認限制

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系主任關啟文博士提到,今次公眾諮詢提出十六條議題,主要包括是否設立性別承認制度及更改性別的準則。現時,市民只可更改身份證性別,但不可更改出世生證明書上的性別。面對跨性別人士,關啟文認為我們要予以包容,並非歧視、指責。

他特別提到,世上有數種主要的性別認同模式,最開放的是透過申請人自我聲明,就可更改性別。另有需要專家診斷,提供醫學證據就可更改性別的模式。現時在香港,規定相關人士需接受變性手術,才可更改性別。另有除手術外,亦需符合多項標準,才承認有新的性別。他指出,同運人士爭取只需提供醫學證據,就可變性。雖然市民不會接受自我聲明模式,但都需要多認識,並認知跨性別人士。

關啟文認為,對年輕人來說,性別承認是私人的事。但他認為,兩性制度有其公共政策的重要性,影響政府政策、社會運作。性別並非完全主觀,亦有其客觀意義,並非說改就可以改。他提到,跨性別運動鼓吹性別主觀化,並由小孩開始教導。透過反歧視訴訟,打壓異議者。他們的目的,其實是徹底改變兩性制度,推向性別解構。

他提到,市民可能會較同情變性人的處境,接受他們進行手術後就可變性。但若連手術都可免除,就會產生眾多社會問題。他認為應保留現時模式,甚至增加承認新性別的限制。

公共議題不僅考慮信仰觀點

於答問部份,有與會者認為變性手術違反聖經原則,為何明光社不爭取推翻。關啟文回應指,接受變性手術以更改性別屬於公共議題,並已是既定事實,不是說改就改,嘗試以少數人的價值觀迫令全社會接受。他指,在回應諮詢文件時,我們當然可表達全盤反對,但這會為信徒帶來離地的壞形象。康貴華補充,變性手術是世界公認其中一種的醫學方法。對性別認同障礙的患者而言,這未必完全有效,但不可全盤否認它的效用。雖非手術方式都可行,但需有更多實例,長期遊說公眾,才可能使社會接受。

明光社總幹事蔡志森補充,他們是反對再放寬更改性別的底線,而非全盤推翻變性手術。招雋寧則指出,性別是上帝所創造,不容強行改變,但對公共制度的判斷,要有其他考量。在是次諮詢下,當然可提出禁止所有人變性,但他認為信徒亦應提出建議可如何改善現有制度,應對相關人士的需要。

康貴華認為,人會成長,不可保證日後相關人士對性別認同制度的看法不會改變。他擔心現時社會只重視一方人士意見,形成霸權,而非趨向平權。招雋寧認為,要平衡雙方人士利益。既要致力保護兩性制度,亦要考慮跨性別人士的需要。

有參加者則認為,既然性別認同障礙屬於精神病,不明為何要特別看待,甚至偏袒他們的需要。康貴華指出他都會不明白。他坦言,部份人純粹是內分泌失調問題,但部份人其實是因為家庭成長、朋輩、社會影響而出現性別認同障礙,不可只以人權角度看待此事。

有與會者問到,易服癖於信仰上是否罪。招雋寧認為,易服癖其實是罪扭曲世界的現象。康貴華則指出,易服癖有時是為滿足正常但得不到的性需要。我們不可純粹指責,否則幫助不了對方。最好是了解背後原因,幫助他們尋求滿足需要的方法,遠離易服癖。

裝備自己發聲及做好見證

有會眾則問到明光社是否得知今次諮詢中政府有何既定立場,亦有人擔心只有建制派支持較保守立場,產生矛盾。關啟文相信,政府的確沒既定立場。但無可否認,香港政府會顧及國際社會的壓力,若無籌碼加以制衡,相信會採取較開放的立場。他認為,市民要發聲,告訴政府我們不怕落後,維持現有制度已足夠。康貴華對此表示認同,認為這有助政府建立理據,毋須改變現行制度。招雋寧則指出,他不清楚各黨派目前立場,而問題亦十分複雜,相信他們也難以清晰表態。

有與會者批評不少教會內的年輕人不分是非,支持同性戀者,沉默的大多數一直被逆向歧視。亦有與會者則進一步問到,如何可製造輿論,反制現時同運團體霸佔輿論的形勢。關啟文認為,面對外界質疑,我們只能盡量做好見證。他鼓勵會眾,可以溫和方式表達意見,不需要透過大型集會展示力量。「立場堅定不等於沒愛心,但我們亦要培養對患者真心的關懷。無疑,批評同性戀有非戰之罪,難以說服年輕人支持。但跨性別人士變性方面很多人都會同意採取較保守立場。我們應裝備好自己,面對不同聲音。」

是次研討會由明光社及香港性文化學會合辦,主題是「誰為男女定分界──探討性別承認諮詢」,假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泉福堂舉行,有近一百人出席。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