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闻消息

明光社性别承认研讨会
关启文:应增加性别承认限制

【时代论坛讯】本年六月,政府成立了一个专责工作小组,就是否为性别承认制度立法,谘询公众意见。由于内容较复杂,难以简单说明,社会上对此议题讨论不多。但是,这制度却会对社会带来深远影响。九月十八日,明光社联同香港性文化学会举办了一场研讨会,探讨谘询文件中提到跨性别人士的问题,分别从跨性别人士的身份和需要、两性制度与跨性别人士的张力、以及谘询文件的议题範畴作出阐释。

康贵华:变性手术并非万能

后同盟创办人及顾问、精神科医生康贵华指,很多人都不能正确分辨同性恋与跨性别人士。他指出,只要知道自己的生理性别,并了解性取向,就可轻易分出。同性恋是指那人喜欢与同性别的人士谈恋爱。至于跨性别人士,是指不认同自己的生理性别,却认同另一个性别身份。

康贵华指出,跨性别人士包括性别焦躁症患者及变性人。前者是指认知性别与生理性别不一而引致功能性失调。后者则进一步期望以另一性别身份生活。患者不一定需以手术处理,可易服,或服食荷尔蒙,改变形态,以更像认知性别。至于我们不时听到的「易服癖」,康贵华指出这不等于跨性别人士,只有少部份患者才会变成跨性别人士。

康贵华所属的后同盟,二○一三年起服侍性别焦躁症患者及其父母,提供辅导、牧养。他指出,很多患者内心感到孤单,需要真正的友谊、爱,接纳他们。他引用约四1-26井旁妇人的比喻,指出后同盟会主动接触,以爱感动对方。不止在生活上产生连结,建立友谊,亦从中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开解他们,令他们经历上帝的爱。他强调,整个过程不可单以时间长短来衡量。

要处理性别焦躁症,康贵华指有三种方法。第一种会先尝试陪伴同行及辅导,以改变认知性别。第二种是患者需忍受差异,以生理性别生活。最后手法才是以药物或手术方法处理。他强调,变性手术并非万能。虽不少人手术后症状减轻,但亦有人仍有精神问题,自杀率比一般人为高。康贵华指出,社会一直提供错误的讯息。不是所有患者完成变性手术就可解决问题,事后仍有很多生理、心理问题需要面对。

他寄语众人,不要单纯口说接纳患者,而是要了解问题的核心,长期关爱同行,这才是能满足他们的真正需要。

招隽宁:维护现有两性制度

明光社生命及伦理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招隽宁指,两性制度对社会相当重要。除了可辨认不同人士的身份,亦有助预测社会发展,协助政府制订政策。同时,两性制度可保障不同人的私隐,避免尴尬场面。男女有别,本身亦有公平的考虑,例如男女运动员体力有别,不会同场较量。纽西兰有一位跨性别的举重运动员,轻易胜出比赛,令人质疑比赛不公。

他认为,若香港为性别承认制度立法,其中一个疑问是以什么准则承认不同性别。在现行制度下,只能采用严谨的手术模式,只有完成变成变性手术的人,才会被承认拥有新的性别。今次谘询文件内,提到有人提出变性诉求,但亦有人要求性别自主,有人亦提出采取自我声明模式就已足够,双方差距什大。

招隽宁重申,明光社认为要维护两性制度,并不赞同性别自主。对于改变性别,应予以严谨规範,不应反而放宽限制。

关启文:应增加性别承认限制

香港浸会大学宗教及哲学系系主任关启文博士提到,今次公众谘询提出十六条议题,主要包括是否设立性别承认制度及更改性别的准则。现时,市民只可更改身份证性别,但不可更改出世生证明书上的性别。面对跨性别人士,关启文认为我们要予以包容,并非歧视、指责。

他特别提到,世上有数种主要的性别认同模式,最开放的是透过申请人自我声明,就可更改性别。另有需要专家诊断,提供医学证据就可更改性别的模式。现时在香港,规定相关人士需接受变性手术,才可更改性别。另有除手术外,亦需符合多项标准,才承认有新的性别。他指出,同运人士争取只需提供医学证据,就可变性。虽然市民不会接受自我声明模式,但都需要多认识,并认知跨性别人士。

关启文认为,对年轻人来说,性别承认是私人的事。但他认为,两性制度有其公共政策的重要性,影响政府政策、社会运作。性别并非完全主观,亦有其客观意义,并非说改就可以改。他提到,跨性别运动鼓吹性别主观化,并由小孩开始教导。透过反歧视诉讼,打压异议者。他们的目的,其实是彻底改变两性制度,推向性别解构。

他提到,市民可能会较同情变性人的处境,接受他们进行手术后就可变性。但若连手术都可免除,就会产生众多社会问题。他认为应保留现时模式,什至增加承认新性别的限制。

公共议题不仅考虑信仰观点

于答问部份,有与会者认为变性手术违反圣经原则,为何明光社不争取推翻。关启文回应指,接受变性手术以更改性别属于公共议题,并已是既定事实,不是说改就改,尝试以少数人的价值观迫令全社会接受。他指,在回应谘询文件时,我们当然可表达全盘反对,但这会为信徒带来离地的坏形象。康贵华补充,变性手术是世界公认其中一种的医学方法。对性别认同障碍的患者而言,这未必完全有效,但不可全盘否认它的效用。虽非手术方式都可行,但需有更多实例,长期游说公众,才可能使社会接受。

明光社总干事蔡志森补充,他们是反对再放宽更改性别的底线,而非全盘推翻变性手术。招隽宁则指出,性别是上帝所创造,不容强行改变,但对公共制度的判断,要有其他考量。在是次谘询下,当然可提出禁止所有人变性,但他认为信徒亦应提出建议可如何改善现有制度,应对相关人士的需要。

康贵华认为,人会成长,不可保证日后相关人士对性别认同制度的看法不会改变。他担心现时社会只重视一方人士意见,形成霸权,而非趋向平权。招隽宁认为,要平衡双方人士利益。既要致力保护两性制度,亦要考虑跨性别人士的需要。

有参加者则认为,既然性别认同障碍属于精神病,不明为何要特别看待,什至偏袒他们的需要。康贵华指出他都会不明白。他坦言,部份人纯粹是内分泌失调问题,但部份人其实是因为家庭成长、朋辈、社会影响而出现性别认同障碍,不可只以人权角度看待此事。

有与会者问到,易服癖于信仰上是否罪。招隽宁认为,易服癖其实是罪扭曲世界的现象。康贵华则指出,易服癖有时是为满足正常但得不到的性需要。我们不可纯粹指责,否则帮助不了对方。最好是了解背后原因,帮助他们寻求满足需要的方法,远离易服癖。

装备自己发声及做好见证

有会众则问到明光社是否得知今次谘询中政府有何既定立场,亦有人担心只有建制派支持较保守立场,产生矛盾。关启文相信,政府的确没既定立场。但无可否认,香港政府会顾及国际社会的压力,若无筹码加以制衡,相信会采取较开放的立场。他认为,市民要发声,告诉政府我们不怕落后,维持现有制度已足够。康贵华对此表示认同,认为这有助政府建立理据,毋须改变现行制度。招隽宁则指出,他不清楚各党派目前立场,而问题亦十分复杂,相信他们也难以清晰表态。

有与会者批评不少教会内的年轻人不分是非,支持同性恋者,沉默的大多数一直被逆向歧视。亦有与会者则进一步问到,如何可制造舆论,反制现时同运团体霸占舆论的形势。关启文认为,面对外界质疑,我们只能尽量做好见证。他鼓励会众,可以温和方式表达意见,不需要透过大型集会展示力量。「立场坚定不等于没爱心,但我们亦要培养对患者真心的关怀。无疑,批评同性恋有非战之罪,难以说服年轻人支持。但跨性别人士变性方面很多人都会同意采取较保守立场。我们应装备好自己,面对不同声音。」

是次研讨会由明光社及香港性文化学会合办,主题是「谁为男女定分界──探讨性别承认谘询」,假中国基督教播道会泉福堂举行,有近一百人出席。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