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时代讲场最新文章

废除「变性」程序及反对「性别承认制度」之设立

所谓「性别承认制度」,是指以法例及公共程序,要求社会大众承认跨性别人士(包括「变性」人)其自己所声称的非生理性别。(编按:在香港,现时未有性别承认制度。政府工作小组正进行相关谘询。谘询文件订明不同已有性别承认制度的国家中有不同的性别承认制度模式,包括:一、含有较多限制的模式,例如要求申请人已进行性别重置手术、提交性别不安的医学诊断证明、排除已婚人士的申请等;二、规定须接受手术的模式,但较少其他医学证据方面的规定,但仍有若干其他限制,例如排除已婚人士申请;三、无须接受手术但需较多医学证据的模式:例如规定申请人须提供医学证据,例如性别不安或易性症的诊断证明、「实际生活体验」的证明等;四、自我声明模式,准许申请人借提交特定的声明(声明自己属某一性别)便可更改其性别身份,而不设任何医疗干预或个人身份的限制,也不涉任何复杂的程序。政府正谘询的议题包括:一、应否在香港设立性别承认制度;二、申请性别承认的人所需符合的资格准则;三、性别承认的程序。)

而「性别改变」医疗及行政程序, 是包括:

  • 对性别不安者进行之贺尔蒙「治疗」程序;
  • 对性别不安者进行之「变性」手术程序;
  • 对已进行「变性」手术者之身份证,进行更改性别之程序。

我们反对「性别承认制度」的设立,也促请有关当局废除现有的「性别改变」医疗及行政程序,详细论点现分述如下:

一、性别

我们认为,性别只有男及女,而一个人的性别,应是根据出生时的生理性别而决定,没有可能改变;

二、不应设立性别承认制度

对于一些生理性别清晰,而又患有性别不安症的人,我们认为社会不应设立任何制度,承认他们所自认的非生理性别(无论他们是否完成「变性」手术),因为性别承认制度会造成以下恶果:

  • 减低其从性别不安康复的可能性;1
  • 强迫社会所有人承认一个性别谎言,是说不通的,也是侵害不认同者的良心自由;
  • 影响对下一代所接受的性别观念的教育,对家长的教育自由构成冲击;
  • 对性别私隐安全(尤其是女性),构成严重的威胁;
  • 有可能促使更多人进行所谓「性别转换疗程」,什至是进行「变性」手术,而这些疗程本身,都是严重损害病人的身心健康;2
  • 触发强烈的伦理、宗教及道德争议。一个概念,在社会未有共识前,是不应以一个社会制度(尤其是法律制度)的形式去承认的。

三、现时「变性」手术的安排,应尽速停止!

关于政府现时对一些生理性别清晰,但患有性别不安症的人,在一定程序后进行所谓「变性」手术,及在手术后更改其身份证的性别,我们认为是不妥当的,应该尽速停止,因为:

  • 「变性」手术是对病人身体的进一步摧残,而这摧残是不可逆转的;外国有不少案例,已完成「变性」手术者后来后悔,但手术对身体的摧残已是无法弥补!3
  • 外国有研究证明, 已完成「变性」手术者的自杀率是一般人的接近二十倍,证明变性手术不能有效根治「变性」者的精神及心理问题;4
  • 「变性」手术本身有极大伦理、道德及宗教上的争议性,政府在没有公众谘询下,开展这种极富争议性的变性手术,极为不妥;
  • 每宗「变性」手术及其前后的终生医疗费用不菲,现由政府大幅度补助。在未进行公众谘询前已进行,这是对纳税人不公平;
  • 即使进行了「变性」手术,也不能更改一个人真正的性别,这种在身份证上的更改的做法,只是自欺欺人,并不恰当;
  • 即使做了「变性」手术的男性,有部份的外观或声线仍有男性特质,而其性欲对象仍是女性。给予这些人女性身份,使其可以合法进入女性的性别私隐空间(如更衣室),可能对原生女性构成心理上及实质上的威胁。

四、停止进行性别「转变」治疗,应以辅导、行政指引及教育达至社会共融

对于患有性别不安症者(尤其是小孩子),我们认为政府不应为他们进行任何性别「转变」的贺尔蒙疗程,更不应为他们进行「变性」手术,而应安排他们接受心理、家庭及精神的辅导,因为:

  • 有研究显示,性别不安性的儿童,绝大部份长大后会自动康复,反而进行了性别转变治疗的儿童,长大后却不能康复;简单来说,进行性别「转变」疗程,可能是帮倒忙的,使孩童的性别不安,一直持续到成年也不会康复;5
  • 这些性别「转变」的治疗,对病人本身的健康,有很多负面的影响;
  • 有研究显示,「变性」手术并未能解决病人的心理问题,「变性」者的自杀率仍然十分高,是一般人的接近二十倍;6
  • 这些病人通常都有其他精神、心理或家庭问题,有不少个案显示,当以辅导方法处理那些问题时,性别不安都会随之消失。

对于一些暂时仍未康复,在心理上仍然认同非原生性别者而言,我们认为政府要做的,并不是承认他们所幻想的非原生性别,而是帮助他们在享有在一定程度表达自认的性别的同时(例如「易服」),不会对其他人构成严重影响,或侵害他人的良心自由、宗教自由,什至是性别私稳。

政府可以按这原则,与各界(包括支持性别应基于原生的团体)制定一些非强制性的指引,供各政府部份使用,而私人机构及组织,也可以作为参考。

例如,政府可以把现行的残障人士使用的独立洗手间,扩大给跨性别人士使用。这样,就可以避免对原生的异性构成骚扰及不安。另一方面,政府也应制定指引,不鼓励任何政府部门,强迫他人一定要按跨性别者的自认性别称呼他们,因为这可能会侵犯说话者的言论自由及良心自由,而强迫他人说谎,毕竟并不是可取的。

政府也应对公众及跨性别者进行教育。一方面, 在一些与性别无关的对待上,政府应教育市民大众,不应因为别人的跨性别状况,而有不合理的差别对待;例如, 当一间公司聘请一位会计文员时,可能并不应该介意应征者是否跨性别人士。

另一方面,政府可能也应对跨性别者作出一些教育,使他们更能明白及接受一些他人未必可以认同他们自认之性别的处境,而这不认同不一定是别人对他们的歧视或不公。

例如,若社会上有人因为一些个人的价值观,而不能认同他们自称的性别(例如,仍称一位原生男士的跨性别者为「先生」),这是说话者的良心自由,故应当接受。

又例如,对于一些要求性别清晰的岗位或活动,如空中小姐、男童军、女子赛跑、女子水疗……等, 可能有关组织因为一些合理的原因,未必可以接受跨性别者以自认之性别身份在其中参与,这是跨性别者应予以理解的。

这样,我们可以建立一个更和谐与共融的社会!

(作者为性倾向条例家校关注组召集人)


1.有研究显示,接受青春期阻碍治疗的性别不安儿童, 成长后会全部继续拥抱其性别不安及要求继续使用逆性贺尔蒙,原本若不进行这些治疗,绝大部份儿童成长后都会变为正常。
“In a follow-up study of their first 70 pre-pubertal candidates to receive puberty suppression, de Vries and colleagues documented that all subjects eventually embraced a transgender identity and requested cross-sex hormones. This is cause for concern. Normally, 80 percent to 95 percent of pre-pubertal youth with GD do not persist in their GD. To have 100 percent of pre-pubertal children choose cross-sex hormones suggests that the protocol itself inevitably leads the individual to identify as transgender.”
www.tinyurl.com/gender001

2. 贺尔蒙治疗对身体的负面影响, 包括以下疾病的风险,包括:血栓生成(thrombosis)、心血管疾病、过重、高甘油三酯血症(hypertrigyceridemia)、高血压、低血糖容许度、胆囊疾病、泌乳素瘤(prolactinoma)、乳癌、胆固醇问题、同型半胱氨酸(homocysteine)过高、肝脏毒性(hepatotoxicity)、红细胞增多症(polycythemia)、睡眠呼吸暂停症(sleep apnea)、胰岛素抵抗症及对胸脯、子宫和卵巢组织的影响。
www.tinyurl.com/gender001

3.网站纪录了一些接受了变性手术,后来后悔的真实故事。
http://www.sexchangeregret.com/

4.使在如瑞典这些认同LGBT的国家,进行变性手术者的自杀率是一般人的差不多20倍。
“Rates of suicide are nearly twenty times greater among adults who use cross-sex hormones and undergo sex reassignment surgery, even in Sweden which is among the most LGBTQ – affirming countries.”
www.tinyurl.com/gender001

5. 同注1。

6. 同4。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