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2017使命商道论坛系列

从「践行致知」到「践知在教」

由践信于行到践行致知,这是个人的信仰经历。但要令事工扩大效益,便要将经验及心得传承下去——让后来者不用重头再来,什至走冤枉路;而是站在巨人的肩膀,看得更远,让更多人受惠——而这个传承的最佳途径便是成为神学院的课程内容。

丰盛社企学会进行了一次聚焦小组,参与者有十多人,包括基督徒社会创业家和支持者、教牧、神学院教职员等。我们探讨为什么只有极少量信徒和教会,会接受社创作为实践信仰、是整合生活与宣教的关系,发挥创意以转化社区。起初收集的意见是信徒受传统教会影响,只注重自己堂会的事奉。而堂会领导层则专心于人数增长,也有较保守的教会觉得社企属世而不够属灵。再讨论下去,其实信徒的价值判断是受教牧影响。而教牧在社会关怀方面的素养,是在神学院时被潜移默化。以下从四个现象的比较,讨论香港的实践神学教育。

产量:实践神学家与工程师的异同

系统神学家与实践神学家的关系,好比科学家与工程师。系统神学家和科学家负责务虚的理论;实践神学家和工程师负责务实地解决人所面对的问题。神学规範实践,令事情符合基督信仰;实践令神学有生气,不再是艰深繁琐的推论。两种角色,一个务虚、一个务实,分工合作(参罗十二3-5)。

科学家及神学家都是基于观察,然后加上大量富创意的想像(creative imagination)去解释一些现象。科学家提出牛顿力学、相对论、和量子理论等解释大自然的物理规律,然后再归纳为方程式。工程师则为解决人的需要,根据方程式,创造出新的房屋、交通工具、家居电器等。神学家则是根据犹太人的信仰及典籍,再加上耶稣事件、早期教父的文献和大公会议的决定,建构出系统神学。其所衍生的基督教伦理,对日常生活的事物,提出善恶、对错、好坏的判断,但它不能就运作上如何做得更善、更对、更好作出指引—那是实践神学的範畴。

在现今社会,工程师的数目,远多过科学家。但实践神学家,远远少过系统神学家,这是教会跟现实生活脱节的主因。在英国有实践神学家研究当地政治难民的神学,也有研究现时借科技监听的神学(Theology of Surveillance)。香港缺乏这种落地的实践神学,顶多是几千字的评论,而不是拔地而起的建构。

教材:天主教社会训导与基督教社会伦理

工程师修桥整路的过程中,需要运用科学家的方程式去计算,但不用由量子理论、牛顿力学和相对论等去证明工程的可行性。这些方程式是中间件(middleware),将艰深理论简化为受过训练就可以操作的方法。虽然这种训练要大学生程度,但至少不需要教授级的学识。

在信仰上类似中间件的,有天主教社会训导、圣公会早期提倡的基督教社会主义,近期的是圣公会社会神学等,它们都是用常人能明白的文字去编写。天主社会训导在社会公义、共善公益、联结辅助等提供执行上的务实指引,又令面对当下的社会秩序、或个别创新型社会事工如几年前推动社会地产的社企等,是否符合基督教道德愿景的判断变得简单,再不用由三一论或创造论开始讲起;从而让信徒或堂会,更易明白应该支持哪些新型社会事工。

部份基督新教的神学家各自有不同版本的基督教社会伦理,除了难以合一外,大部份都因缺乏实战经验而不及天主教社会训导的层次。例如,香港的神学家极少谈及辅助原则(subsidiarity),因为未领导过大型组织的,根本不会掌握让下层同工或义工充权的重要性及关键。结果香港教牧都很忙,但数不出每年更新的成就(罗十二2)。

师资:神学院与商学院的异同

知识可以助人脱贫,但助人致富的不多。证据是拥有营商管理知识最多的是商学院教授,但他们仍然是在大学打工,被行政工作和研究论文压得透不过气。单有理论,不一定可以知道如何应用。大学商学院的教授,只能教商业管理理论,做生意发达的不多。但商学院比神学院优胜之处,是他们会聘请有营商经验的兼职老师,以补不足。这是因为在商场的竞争压力大,优者胜劣者败,所以极重视方法的成功率。

一般传统的神学院,缺乏能教实践神学的老师,就算有也多是侧重神学部份,因为没有实际经验无法深入教实践,惟有期望理论会自动应用到实践去。但理论知识的传递与真正的社会实践并无必然的因果关系。神学院也很少邀请有丰富管理经验的信徒,去分享他们带领一千几百个员工什至更多的经验;或邀请有社会创新经验的践行者,去讲解以共享经济去实践基督信仰中共善(common good)的道德远景。

教会虽然事务繁多但压力远不及商业机构,所以对教牧在实践能力的要求较宽容。但教牧在堂会内的牧养、及在堂会外的社会关怀都需要领导力,都需要令信仰实践与现实生活接轨。所以,解决师资问题的关键,是要将实践经验带入神学院。这些现代的实践故事,其实是在不断活化我们的信仰,但很少能够进入神学课程内,作为信仰落地的个案反思。

学习:儿童学习与成人学习的异同

传统的教育学进路是「知、明、喜、行、惯」;这也是儿童的学习方式,而学习的内容比较简单,例如浪子回家的道理。但当成人要学习复杂的理论或方法时,例如三一论,常见现象是看书及听课的,极少能全部明白;明白部份的,也极少能应用在实际生活。

成人不是一页白纸而是拥有不少相关的经验,讨厌浪费时间,且有高度自主。成人教育可以改用「知、行、喜、惯、明」的进路。知:先见识成功模範。行:然后尝试模仿或以所提供的模板练习。喜:选取对自己有实用价值的。惯:自主继续应用。明:最后因渴望了解更多而查阅参考文献、什至入读神学院系统地学习。这是见过试过觉得有用才去学,减少浪费时间。这是现代成人教育学的理论,也是跨国企业培训高管人材的方式。

践知在教

对如何将信仰实践经验推广给更多践行者的总结是:首先,我们需要更多的践行者,就像工程师多过科学家。其次,在神学家还无法提出有质素的基督新教社会伦理之前,先采用天主教社会训导作为神学规範。第三,神学院可以尝试邀请有实践经验又有基础神学训练的信徒在课堂分享。最后,实践神学的教学进路,可以采用现代的成人教育学理论,令学员更易掌握。

(使命商道论坛系列之七。2017年使命商道论坛「信心的跳跃:青年社创,跨代同行」将于十一月四日举行,详情请参阅丰盛社企学会网站:http://www.fses.hk/。)

黃民牧師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防疫1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