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闻消息

赵紫宸基督论的时代意义
许开明:仍能让现今世代作神学反省

【时代论坛讯】神学思想从来不会凭空出现,每一位神学家都处于其所在之时代,并透过与时代处境互动从而建构神学。中国近代正正是一个动盪的时代,过去的传统被推翻,但新秩序却尚未建立,在纷乱的时代里,所有关心家国的人——包括神学家——均尝试找寻出路。十月十四日,恩光书院于其院址主办「基督教中国化:赵紫宸基督论的时代意义」讲座,邀请到中华基督教会合一堂主任牧师许开明主讲,与参加者一同思考,作为中国近代重要的神学家,赵紫宸的基督论有什么时代意义。讲座约有二十人参加。

受时代影响的神学家及其思想

许开明在讲座开始便强调,赵紫宸的神学思想与其所处的时代息息相关,所以他在与参加者分析其基督论的时代意义之前,要先简略提及中国近代历史及赵紫宸的生平。许开明提到赵紫宸成长与学习阶段的经历,虽然他从小就接触基督教,但曾经有段时间对基督教非常反感,及后在一九○七年受洗成为基督徒,这段转折显示教会开办的西式学校对他的信仰生命有非常深远的影响。一九一四年,赵紫宸到美国修读神学,当时正值美国自由派神学兴盛时期,他亦因此而受该派神学所影响,不过及后在一九三二年到牛津留学一年,但已经对其有很重大的影响,开始由自由派神学转为倾向新正统主义。于日本发动战争侵略中国时,赵紫宸因而被捕入狱,这个处境对他的神学更是有更深远的影响,更为转向新正统主义神学思想。

许开明指出,作为接受过中国及西方教育的知识份子,赵紫宸毕生都尝试将中西文化结合,其学识亦非常广泛,例如其神学训练时亦接受社会学、哲学等训练,这些背景都让赵紫宸的神学有其独特的风梧格。另外,在美国接受神学训练后,赵紫宸回到中国并到东吴大学任职,面对当时中国一系列社会上发生的事件,包括五四运动、国民政府北伐以及整个社会的民族主义氛围,都让其认为于中国建立本色化基督教和教会相当重要。赵紫宸有相当多与基督教本色化的作品,探讨基督教如何本色化,他亦出版了不少相关着作,包括《基督教哲学》、《耶稣的人生哲学》、《耶稣传》等。自中日战争后,赵紫宸的神学转向新正统主义,放弃旧有对理性和科学的了解,并因为在狱中的宗教经验,他的神学观念有更大的改变。许开明指,战后中国基督教面对的困境是人力物力不足,在那时代,赵紫宸的神学思想又再次出现转变,对上帝、基督有更多新诠释,到中国共产党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后,赵紫宸更带领学生到教会宣讲新政府的宗教政策,这亦令他成了一个相当具争议性的神学家。

中国处境化神学

许开明表示,赵紫宸十分强调中国化的基督教,亦身体力行,然而他口中的中国化是一九四九年前的时代背境之下的中国化。许开明在论及赵紫宸的基督教中国化论述之前提到,不同时代「中国化」的定义本来就有所不同,中国近现代历史中的「中国化」有不同的定义,不过他强调赵紫宸的中国化定义与现今中国政府常常提到那种受民族主义影响的中国化定义并不相同。

在提及中国化的定义后,许开明再次提到赵紫宸深受近代中国历史发展所影响,并因为清末民初的人心思变和局势混乱,以及新思潮的冲击下,发现到教会无法面对当时时局的转变和困境,并作出适切的回应,因此他才会尝试诠释以耶稣基督为中心的基督教,亦重新诠释圣经中的耶稣,致力使其融合中国文化,建立一套以耶稣人格为中心并能在中国社会中实践的处境神学,并成为能回应中国时代需要的信仰。

许开明指出,赵紫宸在实践和建立中国处境化的神学有数个数个理念,包括:新思想要符合当代的科学和民主精神、关切人的生命和品格、及建立能植根中国的处境化神学。由于与赵紫宸同期的知识份子不少亦着重和关切人的品格培育,什至不少作为非基督徒的人亦会欣赏耶稣的人格。作为历史人物,耶稣的「宗教色彩」比圣灵与上帝为低,更能被当时被西方科学思想影响的中国知识份子所接受,赵紫宸亦因此尝试建立着重耶稣人性和人格为中心的基督论,什至强调历史耶稣和强调耶稣的人性多于神性,希望从而能让更多中国人接受基督教。

赵紫宸的人格基督论及本色化理论

许开明在讲及赵紫宸的基督论时提到,赵紫宸早期的人格基督论中,非常重视耶稣的人性,什至认为其人性比神性更为重要,对他而言神性是人性的延续,人与神的距离是可以拉近的。他亦受到中国儒家思想影响,并因希望耶稣的神性能更为人所接受,强调以伦理为重的基督教,什少提及圣经中超然神性的基督及其复活。赵紫宸认为一个人若能发挥出美善的品格,在地上建立人格天国,就能够与神性配合,因为上帝的品格就是爱,耶稣也就是上帝爱的表达。若人能不断发挥爱的品格,便能达到神的层次,就像中国儒家思想中的「天人合一」的地步,反之,罪就是人格没有得到好的发挥,死亡则是人格的失落。许开明认为赵紫宸人格基督论的建构,其实是希望让时人更容易接受基督教和让神学更配合时代处境。另外,由于赵紫宸亦认为若能从中国人或儒家的角度去观看及重新诠释耶稣,将更能丰富人对耶稣基督的了解,因此他在中国文化之中找到孔子作为最重要的代表,并认为孔子最重要的教导是关于品格和伦理的教导,所以将其教导与耶稣基督融合,这亦是其发展出人格基督论的原因。

关于基督教本色化方面,许开明提到赵紫宸强调要从中国人的眼光看耶稣和基督教,赵氏提倡的本色化并非与其同代人所想的一样,只有基督教建筑物的本色化,而是思想上的本色化。另外,他亦认为西方有太多所谓「正统」的神学与教义,其实是扭曲了耶稣的形象,因而要去除基督教中扭曲的西方色彩,回归耶稣本身的思想和看法,并再进一步思考中国人独有的灵性和基督教要怎样与中国人的灵性结合才能产生出合适的中国基督教。许开明指,赵紫宸认为基督教的本质就是耶稣基督,所以他的思想一方面顾及过去基督教的神学思想和圣经的记载,另一方面亦有顾及当代的社会思潮和处境,希望建立一个具中国特色基督教同时,基督教亦不会与当时的时代脱节,不过许开明认为这种做法是非常困难的。

许开明指出,赵紫宸的人格基督论其实可分为两段时期,到抗日战争之后他的神学思想,包括人观、上帝观和基督论均有所转变,不再以人格论为中心,并转向「成身论」、「成子论」和「同一论」。「成身论」意谓上帝成身于基督之中,彰显他的救恩,同时强调耶稣的神人二性。「成子论」则是指耶稣的死是完成上帝的旨意,并且是上帝的爱完全的启示,耶稣完全顺从上帝的旨意亦成为人的榜样,从而带出「同一论」的想法,意谓人应该学效耶稣,这时期赵紫宸的基督论是重视天启与道成肉身的基督论。许开明在总结赵紫宸的基督论时指出,其基督论各期的发展都与当时的时代处境相当有关,而且各阶段之间都有关联,并具有良好的处境神学架构,最后成为一套具有中国处境色彩的神学。

最后许开明提到赵紫宸的神学思想虽不可直接于当代实践,但其建构神学的方法论仍可帮助今日人们思考如何面对现今的处境。他认为时人应该如赵紫宸一样,不但要反省传统与文化,亦要反省现代文化,不要只以二元思维来思考,认为过去文化是坏的,而现代思潮必然是好的,人们要思考应如何将新旧文化思潮和信仰的优点结合。虽然能否建立一套适切的神学是很困难的,但是不能避免思考,亦不要放弃改变现况的可能性。



吴梓明

吴梓明博士在回应时提到许开明在分析赵紫宸时,提到赵氏希望建立一套具中国特色的处境神学,因而提醒参加者处境化对神学的重要性,能让人反思处境化对建构基督教神学的重要性。吴梓明认为赵紫宸不单只是寻求信仰和学术能的对话,更尝试将信仰融入于中国文化之中,将基督徒世界观结合中国文化与社会处境,创新文化。赵紫宸一生致力建立一套处境化、本色化和脉络化,并以基督为中心的神学,换句话说其相当注重文化、处境和神学之间的关系。吴梓明亦同意许开明的看法,认为处境化的神学有一种不断创新的精神,让人对信仰有更多的认识,而在赵紫宸的神学中就很清楚可以看到这种特点。「赵紫宸不但对处境有深入的认识,亦可以结合信仰与文化,更能知道怎样利用基督教信仰创新中国的文化。」吴梓明亦提到在赵紫宸对神学的理解之下,基督教信仰不只有可以中国化,也可以中国基督教化,用基督教信仰创新中国文化。他以〈天恩歌〉作为例子,指出赵紫宸将基督教信仰融入中国文化之中,创新了中国人对信仰和对上帝的理解,并帮助中国人了解基督教的世界观,跳出狭隘的国家观念并创出新的中国文化。「赵紫宸毕生都致力于基督教中国化,其实也是中国基督教化。事实上,不论是基督教中国化或是中国基督教化,这过程都不应该是单向的,而应该活现一种双向及互动的关系,他必须清楚地认识中国文化和社会处境,才能用基督徒的世界观去创新中国文化。」

在提问时段,有参与者问及赵紫宸在面对文化大革命前后的神学思想有什么转变。许开明回应指,目前研究者关于其在文革后思想的资料非常少,因为赵紫宸本人很少提到自己在文革时的经历,而且没有留下相关的记录。在目前的资料中,显示赵紫宸在文革前的神学思想有三个重点,包括:(一)强调华人才能建立中华处境的神学,并不能假手于人、在建构处境神学的时候;(二)要留意知识和启示、福音与文化之间的关系,和(三)神学家要关注当代处境。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