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聞消息

研究全球穆斯林歸主運動
葛瑞森:本世紀初是最大轉捩點

【時代論壇訊】推動宣教植堂運動學者、《靈風飊起》作者大衛葛瑞森(David Garrison)博士在一九九三至一九九六年期間曾經參與穆斯林宣教工作,縱然懂得三種阿拉伯文,也試過友誼佈道、護教、講述屬靈四個定律、播放福音電影等方法,但始終無法帶領穆斯林歸主。二○○三年,他舉家移居印度,發現當地有許多穆斯林歸主,甚至為主大發熱心,到穆斯林教寺分享基督信仰,帶領上千穆斯林接受耶穌。由於這些經歷與大部份人所認知的很不一樣,類似這樣的穆斯林歸主運動很難令人信服,於是他親自展開調查。前線差會、中國神學研究院、建道神學院跨越文化研究系、播道神學院合辦「靈風飊起」講座,邀請葛瑞森擔任講員分享歸主運動的種種。

「要了解穆斯林首先要認識穆斯林世界。」葛瑞森說,穆斯林世界分為九個地區,又稱為九個「伊斯蘭家門」,包括「印尼——馬來西亞地區」、「東非」、「北非」、「南亞東部」、「波斯地區」、「突厥斯坦地區」、「西非」、「南亞西部」及「阿拉伯地區」,當中「印尼——馬來西亞地區」有最多的穆斯林。在這些「家門」內有各自的歷史、文化及世界觀。

願為耶穌而死就是真信主的人

葛瑞森指,每一個「家門」都曾有過歸主運動,但這些事情在哪裡、甚麼時候,以及怎樣發生,過去未曾有嚴謹的紀錄。於是在二○○七至二○一二年間進行研究,葛瑞森與他的團隊用三年時間走訪全球十四個穆斯林國家,史無前例地訪問千多位穆斯林背景歸主者,探討近二十年間分佈各地的穆斯林歸主運動。

對於「歸主運動」,葛瑞森有嚴格的定義,必須有超過一千位穆斯林接受洗禮才算是運動,「因為穆斯林受洗就是要接受死刑,他們願意為耶穌而死,就是真信主的人。」

根據葛瑞森的調查,在伊斯蘭國家開展的首三百五十年,只有一次的穆斯林歸主運動:約在主後九八二年,有一千二百名阿拉伯人受洗歸主。到了十一至十三世紀,歐洲經歷聖戰、九次的十字軍東征,數以千計的穆斯林逝世,在強硬的軍事措施下不但沒有讓更多穆斯林歸主,反而讓不少基督徒歸化穆斯林。此外天主教通過宗教裁判所等措施強迫穆斯林信主,但後來意識到穆斯林未有認真悔改,最終將他們趕離西班牙。在這個時期,並沒有出現一次歸主運動。

葛瑞森指,十四至十八世紀,歐洲基督徒將福音傳遍世界,各地信奉佛教、道教的人紛紛改信基督,然而,卻沒有產生一次的穆斯林歸主運動。來到十九世紀,即被歷史學家喻為基督教發展的大世紀,在印尼產生了一次歸主運動,Sadrach of Java目睹約有一至二萬位穆斯林歸主,打破近五百年無穆斯林歸主的紀錄。

葛瑞森表示,十九世紀第二次運動是在埃塞俄比亞,一位穆斯林酋長Shaik Izakaya’s在異夢中見到耶穌,隨後在瑞典宣教士的書店取得新約聖經,得知耶穌是上帝拯救罪人的唯一方法後,不但成為了基督徒,更帶領超過七千名穆斯林歸主。還有一次近乎運動性質的,是在阿爾及利亞約有七百名穆斯林歸主。

上帝渴望穆斯林接受救恩

到了二十世紀的前半個世紀,受世界大戰、美國經濟大蕭條、共產主義等影響,許多國家禁止宣教士工作,因此沒有一次歸主運動。至一九六五年在印尼的六名將軍被行刺,穆斯林除了殺共產黨人,更殺了五十萬至一百萬的印尼人,導致二百萬印尼穆斯林歸主,是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穆斯林歸主運動。

葛瑞森指出,一九七九年伊朗成為伊斯蘭教共和國,國內所有基督徒都被逼迫,卻有數以萬計的伊朗穆斯林歸主。一九九○年,北非阿爾及利亞穆斯林爆發內戰,並使用多種殘酷的殺戮手法,十年間讓超過十萬穆斯林歸主。一九七一年孟加拉宣佈巴基斯坦獨立,巴基斯坦的穆斯林軍隊進入孟加拉後殘殺數以十萬計的人、知識份子,並強姦六萬多名婦女,因此當宣教士用孟加拉語言分享上帝的訊息時,數以萬計穆斯林接受耶穌基督。一九八九年蘇聯鐵幕倒下時,中亞、土耳其亦有數以千計的穆斯林接受洗禮。

在廿一世紀的首十二年,葛瑞森又找到六十九個穆斯林歸主運動:在中東、亞洲西部有十五個,東亞、東南亞有十九個,東非、西非等地有卅五個,是歷史上帶領穆斯林歸主最大轉捩點。雖然歸主運動很令人鼓舞,但他強調帶領穆斯林信主仍然是很不容易並且很危險,要很大的信心和勇氣。

最後葛瑞森鼓勵大家從以下五方面一起參與穆宣工作:一、學習上帝今天在穆斯林世界如何工作。二、今天就是穆斯林得著救恩的日子,要以喜樂的心分享福音。三、告訴基督徒上帝渴望穆斯林接受救恩。四、校準生命導向,與上帝所做的事情一致,不只是頭腦,也要改變行為參與在上帝的工作。

及後,建道神學院跨越文化研究部主任、副教授曾錫華牧師推介《靈風飊起》。他讚揚此書為嚴謹的社會科學研究設計,具學術性、客觀性、事實性和科學性,並不像是個人見證集。大衛亦將穆宣視為一生的志業,並非短期的工作。書中亦印證了歸主運動屬團隊合作。

在問答環節,有與會者問及參與穆宣是否需要學習《可蘭經》。葛瑞森認為大部份穆斯林未曾使用自己的語言閱讀《可蘭經》,因此沒有這樣的需要。一九八二年,沙特阿拉伯成立翻譯中心,希望將《可蘭經》翻譯成各種語言,但翻譯的結果沒有讓更多穆斯林更忠心,穆斯林發現《可蘭經》中沒有救恩和拯救計劃,反讓他們更想知道關於耶穌的事。

講座已於十月十九日晚上在牛頭角潮人生命堂舉行,大會表示約有二百人出席。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