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闻消息

「危机突袭:如何应对信徒或亲友的自杀」
刘佩婷︰留意心力虚耗会损怜悯心

【时代论坛讯】亲友自杀离世是一件令人震惊的事,受影响的人往往需要经历漫长的道路才能重新振作,身边人的同行或可成为他们在复原路上的守望灯。建道神学院辅导系于十月廿七日举办了「危机突袭:如何应对信徒或亲友的自杀」讲座,由建道神学院辅导系助理教授刘佩婷博士主讲,协助教会牧者及信徒认识当自杀事件发生后,亲友伤痛过程会经历的情绪反应,亦以心理辅导的角度探讨如何帮助哀伤家庭过渡及提醒需要留意的地方。

刘佩婷指自杀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有研究自杀的学者用「postvention」一字来形容帮助自杀者亲友的方法和策略。「Postvention」是字典中没有出现的词语,意思是自杀已经发生了,现时要针对亲友的需要,帮助去防止另一灾难事件发生。方法和策略再不是处理一个已发生的问题,而是更积极地针对一班特别需要的对象以防止另一悲剧发生,「不是灾后处理,而是有积极意义帮助一班受影响的家人和朋友减低自杀的风险」。

自杀者亲友包括了一群默默无声,因自杀事件而失去所爱之人,而遭受痛苦和悲伤如经历灾难而幸存的人,他们经历太独特、太深亦太伤。根据香港大学统计,二○一五年有922人自杀身亡,每一宗因自杀事件而被影响的人有147人,一年共135,534人。与死者有最亲密关系平均有6人,一年共5,532人经历切肤之痛。香港有39%人口,即二百多万人认识因自杀而离世的人。他们可能是在场参与救援的人、工作上的同事、有情感依附关系的战友,好朋友又或挚爱的亲友。

自杀者亲友经历的情绪反应

刘佩婷表示,不少亲友会在挚爱离世后发觉无法清楚思考、无法记忆事情、脑中不断重演自杀事件,亦发觉自己无法停止询问:「为什么?」他们会感到极度的哀伤,经历复习的情绪如愤怒、压抑、羞耻、罪恶感、自责、绝望、空洞、否认等,又会心慌意乱,出现极端的行为如痛哭、嚎哭、充满敌意、侵略等,有自杀者亲友形容像「我的人生是打碎一样」,他也想要自杀。

刘佩婷强调亲友经历因挚爱自杀死亡的哀伤与一般死亡的哀伤有很大分别,自杀死亡对他们的打击和震撼更大,伴随在后是一段漫长而痛苦的哀伤。哀伤过程中有机会出现一系列独特的反应,包括不断寻求原因或解释;认为被标签;认为自己对事件有责任;出现强烈的羞耻感;感到被抛弃及出现对某些讯息特别的独特反应,统称创伤后压力反应。而事实上,遭受自杀事件打击的人往往会感受到亲友不理解,觉得他们不愿意聆听,既不关心、也不明白。于是他们觉得身边人与自己有很大距离、被隔离而倍感孤独,亦开始逃避。

事实上,经历亲人自杀是一件面对极大压力的事件,创伤后压力反应是很正常亦常见于死者的亲友上。而且与死者的关系愈亲近,拥有愈多美好回忆,哀伤过程会愈漫长辛苦。因此死者亲友可能会突然对自己感到陌生,感觉到从周围的人、环境分割出来,从来没有想过的东西也会在脑海溢出,情绪反覆又像过山车一样。纵使他们用尽不同的方法让自己好好生活下去,但哀伤一来就似一个浪将他卷走,然后又会哀伤下去,最后消耗大量能量,疲惫不堪。他们因对于以上的状态抗拒哀伤的过程加倍罪疚、焦虑。刘佩婷提醒这个时候,他们需要休息,避免作一些影响长远而大的决定,如转工、搬屋、移民等。

从社交圈子抽离

刘佩婷认为自杀对学者来说是无可能知道箇中原因,只可以利用懂有的病理、 精神科及心理学知识尽力将线索归纳,最后得出一些发现,因此无论学识如何丰富,都不能百份百阻止一个人伤害自己,这是死者的亲友需要谨慎提醒自己的地方。可是,因认为出事的是自己最亲的人,很多亲友不会让自己好过所以不会选择离开哀伤过程以达到维持与死者关系的目的。「惟有保持这段哀伤状态,好深的连系才觉得没有失去这份关系」,可是这同时会影响着他们自己的社交生活和人际关系,身边人对他的反应是他需要面对回应。

尽管身边人表示关心,自杀者亲友可能担心他们是来评论和判断,因而从社交圈子中抽离,或小心表现叫身边人抑制对他们的关心。大部份自杀者亲友都经历「社交生活的转变」,超过40%的自杀者亲友选择「讲大话」。而受自杀影响的家庭中,64%感到与家人表达哀伤困难,事件像成为家庭秘密,愈怕提及于是大家的焦虑紧张愈大,长远影响对家人的关系。亦有42%表达高度的羞耻感,怕社会对家族标签化。又有情况是想与死者维持依附关系,因而忽视其他人的需要。

不应以解决问题心态关心对方

刘佩婷指出自杀事件不是一般的创伤,因此与一般辅导处理手法不同,会用到创伤性的哀伤辅导治疗。而有不少的处境下会阻止有效准确的聆听,如自己身份是组长,虽自觉有责任关心死者亲友,却忘记自己与死者都是有感情,自己也受影响;当没有照顾自己心理感受下,对方的情绪或会触发自己惊慌。我们也惯常以解决问题的方式(problem solving)去关心对方,但哀伤丧亲问题是什么我们还搞不清楚,因此走哀伤这段路并不是找问题去解决。

另外,同行者也需留意自己的状态,长期处于关顾工作会令自己较容易虚耗。从事爱心助人的行业,如老师、护士、社工、教牧都是高危的行业,当自己心力透支很严重,对方自然会感受到怜悯心不到位。刘佩婷亦建议自杀者亲友在事发后首三个月保持稳定的生活,尽量尽快回复正常,保持平日生活节奏及一个规律的生活。如已不是第一次经历亲人自杀,情况会较为复杂,她建议应尽快寻找专业辅导配合面谈以进行心理治疗。

是次讲座假宣道会希伯仑堂举行,有逾四百人出席。

防止自杀热线:http://bit.ly/lifehotlines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防疫1
blood 3.gif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