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社評

尊重國家與良心自由

全國人大常委會於十一月四日將《國歌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特區政府啟動本地立法程序,特首林鄭月娥表明不設追溯期。草案未出爐,各式議論已紛至沓來,由關係比較清晰的「泰國奏國歌必矗立論」、「追溯期灰色地帶論」、「自己執生論」,到愈扯愈遠的「國家殺人無事論」,目不暇給,有些幾臻表忠之極致。不過這些議論是否有助本地立法過程能夠理性梳解分歧,尊重特區的憲制法制及社會實況,實在惹人疑竇。

以「國家殺人無事論」為例,其緊跟內地「槍桿子裡出政權」的一套管治思維,顯而易見。不過在香港,死刑早已廢除,紀律部隊成員執行職務時使用武力不當的也要面臨刑事起訴,連管理監獄的政府部門名稱也要標榜懲教兼備。內地近年強調,對港全面管治權要與保障香港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有機結合起來;那麼「國家殺人無事論」又如何與一向為香港社會所認同為良好目標的和平理性非暴力價值得以有機結合?《基本法》下保障香港生活方式的承諾,又應從何談起?無人會否認,在這缺憾世界裡,面對犯罪人性的險惡,合法武力的準備和使用是無可奈何的事情。然而暴力總是易放難收,即使有嚴格規管的紀律部隊亦不能百份百保證武力不被濫用,傘運期間的暗角七警案即屬一例。更何況,真實的尊重,總是靠贏取而來,而不是靠威權壓迫、掃除異己而得。

倘若《國歌法》的訂立是為了讓更多人尊重國家,那麼更多威嚇的言論,更多使人動輒得咎的擾民建議,肯定只會弄巧反拙。

關於對在上有權柄者的順服,聖經有清晰記載,例如「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羅十三3);但當政權不能達致賞善罰惡,甚至以國家為敬拜的偶像,到這時刻,對基督徒而言,順從神不順從人就是應當的(但三;徒五29)。當中的判斷,既涉及良心自由,也涉及不同時刻社會獨特處境的誠實分析。這些方面,亦攸關一個世俗社會的自我改善;但於信徒教牧而言,更重要的是因為教會的元首永遠是耶穌基督,沒有其他。沒有任何事情會橫亙於我們和上主之間,因為我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的。」(羅八38-39)只是,今天教會的表現,能否讓世人清晰看見這份無偽的信心?我們社會的良心自由,又還有多大的空間,需要大家盡力捍衛?求主鑑察,求主憐憫,求主加力。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防疫2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