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社評

權力自削 議事規則失攻防
制衡失效 自由空間恐坍塌

近月立法會就著議事規則的修訂,兩大陣營針鋒相對曠日持久。由於數名民主派及本土派議員年中因宣誓案釋法而失去議員資格,非建制陣營失去足以把關的否決票數;要靠種種「拉布」手段將議事程序拖延至明年三月出缺議席補選,機會渺茫。而打著「反拉布」旗幟的建制陣營趁機推動今次議事規則修訂,期望削減「拉布」可能;他們並得到立法會主席配合,增加會議時數節數,又將民主派用作抗衡的十二項議案合併處理以節省時間,表明要在聖誕前通過所有修訂。能否成功,結果可謂寫在牆上,卻也動搖了《基本法》裡權力制衡的設計,後果堪虞。今次議事規則修訂戰,對特區的制度發展而言,是重要的分水嶺。

「拉布」作為運用現有議事規則的拖延戰術,立法會內雙方陣營其實都有用過。次數是否過多,每次運用是否理由充份,香港市民(特別是有份投票的選民)自可判斷,以輿情與選票來向議員表達贊同與否。然而必須指出,由於現今立法會的選舉制度並非全面一人一票且票值及被選權相等,港人爭取真普選又未果;在這個情況下,對於反映多數民意的立法會少數而言,「拉布」手段有其無法抹煞的必要。議事規則修訂通過後,議會對行政機關法案加以制衡的能力大減。情況猶如在有議員因宣誓案失去議員資格前,建制派根本不會全力推動修改議事規則一般;當立法會自削制衡力,行政機關將更多高爭議的法案(例如近日甚囂塵上的《基本法》廿三條立法)擺上立法會尋求火速通過,恐怕也是可以預期。只不過,當立法機關對行政機關的制衡更為乏力,兩者更趨合作時,因為制衡而存留的香港自由空間,還可以撐多久?

面對這個分水嶺,我們沒有很多樂觀的理由。因著人性軟弱,權力制衡所帶來的自由與公義空間,比起單靠一紙條文和官僚自律,往往更見穩定。失去制度上的制衡,縱然並不意味自由和公義從此消失無蹤,未來公民社會要踏出良心自發的每一步,直接制衡建制內外的不公、傲慢與腐敗,只會愈見艱難;情況猶如在不少極權獨裁管治下,縱使仍會得見教會存在,但由教牧到信徒當要秉持宗教信念時所付出的代價,會動輒變得非常高昂,以至於不可能。這些事例在聖經裡,在歷史裡,以至在今天的現實裡,都是屢見不鮮的。

一個以權力制衡為建制基礎的社會,縱使行善的門檻有時也很高,行惡的舉動也無法杜絕,然而任何地上權威都不能變成上帝。一個純粹靠賴行政機關法令要求三權合作的社會,當權者常常會自視為上帝而不自知。願我們的禱告與行動,能讓未來的新世代有一個更好的空間,行公義,好憐憫,謙卑與神同行。求主憐憫我們。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HK Red Cross BTS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