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iQuest道在人间

圣诞究竟有什么可怕?

庆祝圣诞是平常事,但禁止庆祝圣诞在近世则相当罕见,而邻近地区最近就发生过这等怪事,禁止的理由也相当古怪荒诞,据说是要阻止西风东渐,振兴传统文化节日云云。这理由当然可笑,明眼人都知道当权者所以这样胡来,是因为惧怕圣诞节在民众之间潜移默化的影响力,也就是惧怕基督宗教的影响力。但对当权者来说,究竟基督宗教又有什么好惧怕的呢?

怕天国

当权者惧怕的,是天国的绝对性。对比于天国,一切地上政权都是相对和暂时的,也就是说,它们有一天都会灰飞烟灭。对于专制极权者来说,信徒承认天国的绝对性就等于确认政权的相对性;也等于承认,政权不可能是永远正确的,更不会视政权的言论是一言九鼎,这对专制极权者来说绝对是政治不正确。其实在圣经中,天国权力与俗世权力的矛盾是相当尖锐的。或许因着对「政教分离」这个名词的误解,不少人以为基督信仰是很个人化的,即使也有社会层面,顶多是投身社会服务,基本上不涉政治。

但如果回看历史,我们会发觉耶稣基督在世生命历程里的几个关键时刻,都与政治大有关系。他降生当日,即已陷在政治迫害之中,父母什至要带他逃离本国,以免遭分封王希律杀害。希律为什么要怕这样的一个婴孩?因为「基督」一词本就充满政治含意,这个名号对当代人的首要意义其实不是个人道德的造就和幸福之保证,而是一国一民的救赎和复兴。在当时罗马殖民管治下,这样的一个称号代表了分享权力,因此惹来杀身之祸就不令人意外了。

及至耶稣开展三年传道生涯,他的言行再次触及政治力量的神经。从他传道的第一天起,已宣告天国的降临。他劝众人悔改,其最基本和迫切的原因,是因为「时候到了,上帝的国近了」,而不是以个人的福祉先行(当然这个与天国的降临并无矛盾)。在马可福音的描述里,天国降临的信息正是紧随在政治迫害之后:就在希律把施洗约翰收监,以权力行不义之时,耶稣就宣讲天国的降临(「约翰下监以后,耶稣来到加利利,宣讲上帝的福音,说:日期满了,上帝的国近了。你们当悔改,信福音!」﹝可一14-15﹞)。他教导门徒祷告,开宗明义已提及「愿人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结束时也再次提及「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

当时的民众完全能够意会耶稣的宣告的政治含意(什至是太过侧重于当中的政治含意,而忽略了当中包含的多重意义)。民众对上帝国度和基督的期待,令耶稣声名大噪,犹太宗教领袖感到自身地位受威胁,更怕这位人称「基督」的耶稣会动摇社会稳定,令罗马人有镇压以色列民族的理由,为此他们对耶稣早已暗藏杀机。而到最后,他们真的成功利用罗马政权的力量,把耶稣钉在十架上。他们为了保全政治稳定而害死耶稣,但他们料不到的是,上帝正是借着耶稣基督的降生、受死和复活开展天国来临的进程。天国不是一个只存于人心的道德理想,正如主祷文所言,这个国度有一天会临到地上,天国是一个将会临到世界的政治实体。而重要的是,天国降临的进程已经展开,正处于「既济而未济」(already but not yet)的阶段,而上帝的手在历史背后,正引导它走向终局。

一个人若抱持上述对天国的观念,就会以天国降临在地为念,他自然会拒绝把世上的政权绝对化,继而培养出一种批判的态度,一种独立于政权的思考能力。我们可以想像,一个国家里若有几千万人以这种方式思考,对一个专制极权来说,那会是多么大的隐忧。

怕光明

基督宗教时常强调光明与黑暗的对比,约翰福音开首即以光去形容耶稣基督:「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一4-5)、「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恶的便恨光,并不来就光,恐怕他的行为受责备。但行真理的必来就光,要显明他所行的是靠神而行。」(约一19-21)耶稣传道三年,做的是赶鬼治病施行神迹等叫众人称善的事,他从来没有任何行动计划要跟当权者(包括宗教领袖)作对,但最终他的敌人仍是要加害于他,其故安在?其实耶稣所作的,只是无伪地宣告真理,把自己在圣父上帝那里领受的一切在众人面前作见证,而这正是他被憎恨的原因——人痛恨真理的揭露与呈现,因为真理的照耀会把人的本相揭示出来,叫人内里的黑暗和虚谎暴露无遗。正如约翰所言,只有愿意拥抱真理的人才愿意接近光,对那些坚持黑暗者,光是必须除灭的,因为唯有如此,他们才能继续活在黑暗的景况中。

对基督徒来说,所谓跟随耶稣的意思就是每天都要过这种甘愿弃绝黑暗,坚持让真理光照,也为真理作见证的生活。我们可以再次想象,在一个充斥谎言的国度里,若有几千万人都因跟随耶稣而变得诚实,变得不肯被谎言愚弄,变得喜爱真理真相,那将会做成何等大的改变?而对以谎言治国者而言,若让这种坚持真理,不肯向谎言和不义低头的精神深入人心,那又会是何等大的威胁?难怪耶稣提醒门徒:「并且你们要为我的名被众人恨恶。」(太十22),因为黑暗的追随者不仅憎恶那来自天上的真理,也同样憎恶那因追随这真理而变得光明的人。

怎样令圣诞节变得不那么可怕?

这样说来,对专制极权者而言,除了禁制和打压,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减低圣诞节和基督宗教的威胁?路易士(C. S. Lewis)在他的名着《地狱来鸿》(The Screwtape Letters)中设计了一个大魔鬼的角色,它写信教导小魔鬼如何对付基督徒。如果要这个大魔鬼回答上述问题,笔者猜想它会这样回答:「其实敌人的诞辰和他的教会也可以变得不那么可怕,只要把敌国临近和坚持活在所谓『光明和真理之中』这两样信念除去,让人们以为敌国只是一个人死后去的地方,而不察觉自己在敌国临近过程中的使命;也让人们以为所谓做盐做光只是个人灵性和宗教生活的事,而忘记敌人说过的那句话:『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臺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只要这样行,敌人的诞辰和他的教会带来的威胁就会逐渐减少、什至消逝!」

至于那些因信仰而承受压迫的天国子民,笔者想起基督的安慰:「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太五11-12)

(作者为专业翻译工作者)

(『道在人间』的稿件来自iQuest﹝网址:www.iQuest.hk;电邮:editor@quest.org.hk﹞。iQuest是附属Quest Institute Ltd 的一个网络事工。Quest Institute Ltd 由一班基督徒创办,追求信仰在公共空间的对话和互动,为香港政府所认可之非牟利机构。)

iQuest道在人间系列

timeslookout
更多标签
payme
防疫1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