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社評

在軟弱者面前,我們有多謙卑?

在香港這個高舉成功、競爭、卓越的地方,那些軟弱的、艱難的群體往往得不到所需的重視,還會被社會大眾貼上種種誤解與歧視的標籤。今期頭版專題報道兩個服事智障人士群體的故事,縱然性質有別,規模不一,但其起點都是由智障人士的需要開始——或是出於自身家庭成員的第一身觸動,或是出於特殊學校校友從現實社會返回母校分享際遇起伏的相濡以沫。聆聽軟弱,往往是一個新召命的開始。

然而,即使在今天的香港教會,信徒教牧無論屬於甚麼宗派傳統,被成功神學衝昏了頭腦、以為上帝祝福只能與權力、財富、健康相提並論的,也實在不少。但在那寬敞而金碧輝煌的成功路上,有多少聖經裡明明白白的教導被置諸腦後,視而不見:像那軟弱裡的能力、壓傷的蘆葦、給兄弟中最微小一位的服事,還有那穿不過針眼的駱駝。我們基督徒心目中的十字架,到底是生命中的軟弱與困軛,與人窄路分擔?抑或是讓人炫目忘我顧盼自豪的終極體驗,讓人只懂自顧盤點「我們在這裡真好」(路九33),卻忘了更重要的信仰召命在前頭?

放眼社會,需要喚起大眾關心的需要,更是龐大。近年香港照顧智障人士的私營傷殘院舍,不時鬧出虐待醜聞,問題根源是公私營院舍數量追不上需求,九七後特區政府不再與社聯進行滾動式的「五年計劃」定期檢討不同領域的所需服務。沒有政府定期聆聽社會需要後由上而下的規劃,問題多年積壓下來,智障人士要輪候資源較充足的政府院舍,由九七前的七至八年,到現在動輒逾十五年也未能安排,照顧智障人士的家屬身心俱疲卻看不到出路。私營院舍需求大,服務卻又良莠不齊;加上缺乏政府推動的社區教育,即使是有心人想辦私營院舍,亦往往困難重重。政府的社福規劃,何時才能重拾與伙伴同行的真動力?

評價一個社會的文明,要留意社會如何與弱者同行。同行,總要由心出發。著名靈修神學作者盧雲神父(1932-1996),一生廣為傳頌的除了他的神學造詣和靈修啟迪,更重要的是他晚年在服務嚴重智障者的群體中的委身與領受。在他所照顧的院友亞當死後,盧雲寫成他自己臨終前的著作《亞當神的愛子》。被照顧者的軟弱,讓盧雲體驗到存在比行動重要,神的愛比人的稱讚更重要,一起做事比單獨做事更重要(頁41)。亞當的生命呼喚盧雲:接受生命的真實,保持平靜慷慨,在自己堅強時願意付出愛,在自己軟弱時願意接受別人的愛(頁72)。軟弱中見剛強,軟弱者成為生命的禮物,可以不是浪漫化的屬靈幻想,而是真實的屬靈功課。關鍵是我們會否願意謙卑下來,不被自我蒙蔽,聆聽他人的需要,這才是主前的虛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HK Red Cross BTS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