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iQuest道在人间

对异见者满有怜悯和恩慈的上帝

三月十四日凌晨,被誉为爱因斯坦之后最杰出的理论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在英国剑桥辞世,消息瞬即传遍全球。这一天不仅是圆周率 Pi 纪念日,恰好也是爱因斯坦一百卅九岁生辰纪念日。

二○一四年九月在西班牙加纳利群岛(Canary Islands)的一次访谈中,霍金坦言自己是一个无神论者。1 霍金的无神论其实并不太复杂。他认为,在科学之前,人类需要上帝和创造来解释这个宇宙,但科学今天已经可以为宇宙提供更为合理的解释。在《时间简史》中,霍金亦曾经指出:如果有一天,人类真的发现了一个完整的宇宙大统一理论(Grand Unified Theory),那么,我们就可以从中找到人类和宇宙何以存在的答案,可以有如上帝那样知道宇宙的奥秘。换句话说,我们终于可以理解上帝的创造思维,不再需要上帝和创造来解释这个宇宙了。对霍金来说,这一天的到来,将是人类的最终胜利。2

无神论者可以说是上帝的反对者(opposition),坚定的无神论者更可以说是上帝的忠实反对者(loyal opposition)。或许有人会问:上帝既是创造万物和众人的主宰,他为什么要创造并容许无神论者呢?一个像霍金那样具知名度的无神论者和杰出科学家,对信仰岂不是很不利吗?霍金的无神论在哲学或宗教哲学上到底有多大的说服力,这不是我们这里所关心的。3 这里要指出的是,宗教其实需要无神论者对信仰坚强有力的挑战,才不至于肤浅、离地或形式化。例如,无神论者对信仰的一个最基本挑战是:如果有上帝,并且上帝是全能和全善的,为什么世上还有那么多的苦难呢?当然,这问题不是无神论者的专利,历代许多圣徒和信徒也曾经这样问过,但无神论者却因此宣告上帝不存在。真实的无神论者拒绝接受肤浅的宗教理论作为信仰上帝的理据。无神论者有力的诘问往往迫使宗教信仰者必须面对真实世界中的苦难和荒谬。无神论者对信仰提出的严峻挑战,令宗教信仰者更深入、更切实地思考自己信仰的实在和理性,以及信仰在这苦难和荒谬世界中的意义。

我相信,真正理解宗教信仰的人应该会欣赏、什至接纳无神论者,同样的,无神论者也应该学习欣赏、什至接纳宗教信仰者。信与不信当然有所差异,而且往往有很重要的差异,因此并不意味着大家最终都是殊途同归,但也不意味着彼此之间的重要差异就必须消除。借用英国前首席大拉比 Rabbi Lord Jonathan Sacks 的用语,我们可以学习欣赏彼此的差异,什至接纳彼此差异的尊贵(dignity of difference)。4 每一个人都与他人有所不同,都有自己独特之处,上帝爱我们,包括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在差异中,我们学习彼此对话和聆听,因为差异只存在于真正的对话和聆听当中。一个肯彼此聆听的社会,才是真正有差异的多元社会。没有差异,就无需聆听;没有聆听,就没有对谈,更谈不上理解,只有误解、冲突和严重撕裂。

尽管霍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无神论者,他的一生却是一个活生生的神迹。我们无法想像,一个有如婴孩那样脆弱、完全无法照顾自己的人,如何可以窥探宇宙的最深奥秘。或许有人会这样说,如果霍金是一个基督徒,不是可以很好地见证上帝在相信他的人身上的伟大神迹吗?然而,难道上帝的全能作为只限于那些相信他的人吗?全能者不也是全宇宙、全人类的上帝吗?令人惊讶的是,人尽管抗拒和反对上帝,上帝对人却总有无限的宽容和怜悯,这是圣经信仰和福音的真谛。事实上,正因为霍金是一个无神论者,他坚强的无神信仰和脆弱的瘫痪身体,令人更深地体会到诗人大卫的赞叹:「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5 上帝对异见者总是满有怜悯和恩慈的,我们在霍金身上可以说找不到一个上帝不爱他的理据。

霍金在黑洞辐射(光)和宇宙起源的杰出研究成果举世闻名,现在他终于回归到创造宇宙的主宰那里。我相信,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众光之父,不仅将展现黑洞和宇宙的更深层奥秘,更将彰显耶稣基督脸上的荣耀光辉。6 我相信,上帝此刻对霍金依然是满有怜悯和恩慈的。

(作者为Quest Institute主席

(『道在人间』的稿件来自iQuest﹝网址:www.iQuest.hk;电邮:editor@quest.org.hk﹞。iQuest是附属Quest Institute Ltd 的一个网络事工。Quest Institute Ltd 由一班基督徒创办,追求信仰在公共空间的对话和互动,为香港政府所认可之非牟利机构。)

iQuest道在人间系列


1. Alan Boyle, “I am an atheist: Stephen Hawking on God and Space Travel,” NBC News 24 September 2016; https://www.nbcnews.com/science/space/im-atheist-stephen-hawking-god-space-travel-n210076.

2. “If we do discover a complete theory, it should in time be understandable in broad principle by everyone, not just a few scientists. Then we shall all, philosophers, scientists, and just ordinary people, be able to take part in the discussion of the question of why it is that we and the universe exist. If we find the answer to that, it would be the ultimate triumph of human — for then we would know the mind of God.” Stephen Hawking, The Illustrated A Brief History of Time (Updated and Expanded edition. New York: Bantam Books, 1996), 175. 原版为,Stephen Hawking, A Brief History of Time: From the Big Bang to Black Holes (New York: Bantam Books, 1988).

3. 这种科学自然主义上帝观在宗教哲学或神学中称为「缝隙中的上帝」(god-of-the-gaps)。法国伟大数学家及天文学家拉普拉斯(Laplace, Pierre Simon, marquis de, 1749–1827)曾经有类似的说法。据说,拿破仑曾经问拉普拉斯,在他的宇宙理论中上帝在哪里,拉普拉斯当时很傲慢地回答说:「我根本不需要那个假设。」更详细的讨论,可参拙作,〈在同一宇宙中:从量子引力论看科学与神学对话的知识论意义〉,载江丕盛等编:《科学与宗教对话在中国》(基督宗教与公共价值丛书),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页161 – 184。

4. Jonathan Sacks, The Dignity of Difference: How to Avoid 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London and New York: Continuum, 2002, 2003).

5. 「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 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诗八5;《和修版》)

6. 「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上帝已经照在我们心里,使我们知道上帝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脸上。」(林后四6;《和修版》)

timeslookout
更多标签
轉數快
防疫1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