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聞消息

由警民衝突到佔中
基督徒警察與學生對談

【時代論壇訊】三年多前的佔領運動,帶來了香港社會的撕裂,青年一代對政權陷入信任危機,跟作為執法者的香港警察更關係緊張,甚至認為他們是政權的幫兇。使命公民運動跟警察以諾團契在傘後開展對話關係,在建立互信後,早前跟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更邀請現職警察肢體作「首次外訪」,以嘉賓身份到理工大學跟學生團契展開一場「警學對話」,冀能讓基督徒學生對基督徒警察有更多認識。三位基督徒警察分享當警察的生涯和心路歷程,也談到對佔領運動、近年警民衝突的看法。

活動由理工大學基督徒學生團契、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警察以諾團契及使命公民運動聯合舉辦的活動,取名《「警‧信」—六十分鐘講清講楚》,其實就是一場「警學對話」,三月十九日在理大校園舉行,邀請三位來自警察以諾團契的基督徒警察,分享他們基督徒警察這個身份的自身經驗,同時亦跟學生對談如何共同面對社會矛盾和警學緊張關係。而活動以「警‧信」命名,更是希望藉對談重建後此的信任,而聚會有三十多人出席。

使命公民運動發起人之一、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助理教授郭偉聯博士在開首發言,即詢問出席學生是否有積極參與佔領運動,以及對警察是否有意見,換來部分學生舉手作出表態,郭偉聯博士打趣形容「情況比想像中好」,他同時直言,不會奢望活動可改變雙方分歧,「咁只會係『耶膠』,但其實唔傾又可以點?」

他提到最近推介閱讀神學家盧雲的著作《記憶的治療者》,「我們如果不作記憶會很危險,但關鍵是如何記憶,亦如何明白大家不同的記憶,『警學對話』就是想看看大家記到甚麼,通常最後不會改變了大家的立場,但最少傾完大家都會發現是想找人去傾。」

做警察工作其實好危險

三位出席的警務人員之後逐一作簡短的自我介紹,打頭陣的一位,其實是已經退休的柏成,他退休前的職級是警司,曾擔任警隊內的訓練主任,現時就在警察以諾團契中參與服侍。

柏成透露,自己當年尚未完成中三課程,在一九七三年便加入警隊,一做卅二年,當年投考警察的原因是薪水高,而他在踏出學堂不久即遇上威脅生命的事件,曾在銅鑼灣準備拘捕一名涉嫌高買的道友時,遇上對方突然發爛搶槍,幸當時剛好有休班同僚在現場,協助他制服疑犯,「做警察工作其實好危險,香港還好,美國每年死很多警察,那次事件很感謝主剛好有伙記,不然我也不知會如何。」

另一分享的基督徒警務人員Paul較年輕,現職交通部;他於二oo五年才入行,先後擔任機動部隊、報案室、人事及機場等多個部門,現時職級是督察。Paul分享自己小時候在屋邨球場打球被「金毛」強搶皮球,最後獲警察協助成功失而復得,令他立志想成為警察幫助市民。他是在成為警員後才信主,而當中最深刻經歷,是曾多次晉升失敗,但信主後不久,在晉升過程中,藉禱告經歷神很多奇妙的安排,令他克服對自己能力的懷疑,最後成功升職。

第三位出席的警務人員是Michael,他於九五年加入警隊,而其實之前他已有參與輔警工作;他透露,自己小時候也是在慈雲山區屋邨長大,經常被道友或惡霸欺負,故當時已立志希望可有鋤強扶弱的權力,也一直想服務市民,最後投考警隊成為督察。至於他的信主經歷也較有趣,源於跟相戀多時的女朋友提出分手,突然的失戀令他非常失落,無意中看到朋友送贈的福音電影光碟後大受感動,「警察係流血不流淚,但當時我看完電影,兩行眼淚不停流。」如此的經歷,也引來學生們甚大的迴響。

Michael然後提及自己在工作中,因著神的幫助,令他縱然不時面對很大壓力仍不至失眠;他也分享了工作的點滴,包括曾協助處理o五年南亞海嘯的善後工作,需要跟致電求助的市民核實他們的家人是否遇難,「每日看到傳來很多的屍體相片,感受到家人的心急,警察其實有時都要處理一些厭惡性工作,但同事都會日以繼而盡心去處理。」

警察並不是想拉學生

既然活動的目的是跟學生對談如何共同面對社會矛盾問題,自然少不免談及佔領行動,郭偉聯博士就提問,邀請三人分享過去幾年香港出現的警民衝突情況,甚至在佔領時他們所經歷的感受。

Michael就回應,指當時自己在佔領事件發生時,雖然身在灣仔警察總部工作,但沒有參與處理事件,惟當時每天下班看到佔領區的情況,心裡卻是非常不舒服,「始終是執法人員,很不喜歡見到失控,當時最想是自己最好有份做PTU隊長去處理局面」。不過,他強調心底完全沒有憎恨參與者,只是在感到不舒服的情緒下,希望為情況撥亂反正。

Paul就分享自己的觀察,表示o三年時香港已有五十萬人大遊行,一直也很和平沒有甚麼問題,但示威者近年卻變得很對抗,形容是「(示威者)膽大了,警察也軟弱了」。而在佔領發生時,他也同樣沒有參與,而自己所屬教會就有到現場祈禱,他跟其他同為警察的肢體也認為,把事件交給神。
 
及至二o一六年,Paul當時任職機動部隊,有參與當時反釋法遊行後示威行動的支援及清場工作,「情況好惡劣,有人擲磚,這些你們(學生)在電視是看不到,當日我由早上八時當更,本來是下午六時收工,因為臨時到西環支援,未食飯,水也沒喝,直到凌晨三時才完成任務。」他直言,其實警察也只是「想盡快收工,想平安,並不是想拉學生。」

柏成則透露,自己在早在佔領發生前,已在一個神學院內的分享會中聽過佔中發起人、港大法律學者戴耀廷分享,強調當時自己對佔領沒有對與錯的判斷,但他最深刻是與會者問及戴耀廷會否擔心行動被騎劫時,就以行動「開始後本身是organic」來回應,令他認為事件曼終會變得不能管理,「我對紀律、法例的背景,是follow order的,加上自己是基督徒,的確認為是值得擔心,行動點解會由和平變成非法,再演變成暴動,領導者是有責任。」

柏成又提及,在佔領發生後不久,他在警察總部參與聚會後,曾實場在佔領區走了一轉,形容場面「好震撼、感人」,但同時內心亦有難過,認為如此對抗的局面,會令「中國失去一班年青有為的人」;他又提到當時就佔領清場有不少傳言,但他就提醒,大家要小心辨識這些傳言是真是假,「八大校長去探訪那日(編按:應只有時任港大校長馬斐森及時任中大校長沈祖堯)傳言會清場,但我當時的專業判斷是絕對沒有可能,現場有上萬人,警察沒有可能清場,除非出動解放軍。」

不過,翻查當時報道,所謂的「傳言」,實是由時任浸大校長陳新滋向傳媒證實,有政府高官曾向八大校長表明,「清場機會很高」,並因此令八所大學連同公開大學及恒生管理學院校長,向師生發公開信呼籲撤離示威區。

活動其後安排三位嘉賓,跟學生分成三個小組作討論對話,有學生問及他們如何看近年屢有警察犯法而引伸的警察操守問題;柏成就回應,指個人當然很失望,但其實如此問題由盤古初開已經存在,並指警隊如此龐大組織,「有問題出現難免,最緊要是見光會死」,即事件曝光後有被處理。他又指自己曾任職投訴科,當時也比較公正去處理投訴。

有學生直接追問七警事件,質疑警察對自己人犯案是否有較高容忍度,柏成再回應指警務人員撐七警在情感上無可避免,「當時有人辱罵警察,他們受了壓力,佔中時大家受了好大壓力,因為這樣做錯事,大家都在表達同情」。他強調,制度上有監警會制衡,現時的整體制度還好,七警也同樣要面對法律制度的處理。

Paul在另一小組中,也被學生追問七警一事,有學生表示理解他們可能是一時失控,「但你在法庭又唔認罪」;Paul就回應那是法律下容許他們的辯護,在他們被定罪前亦應假定無罪,「示威者擲磚在庭上都會話自己甩手,都會唔認(罪)的」;有學生其後提出的問題變得尖銳,希望了解他會如何看服從命令,「如果唔合法,是否會不遵守?」Paul就認為法律是其底線,但有學生就質疑,信仰的道德要求較法律高,又提到但以理其實是在進行公民抗命,來舉例應以神為最高,而基督徒應學像耶穌與弱勢同行,Paul就回應:「人眼看的公義跟神的公義未必同等。」

學生隨後亦分享自己對現時社會狀況的看法,特別提及現時中國修改憲法,香港未來又面對《國歌法》跟一地兩檢等問題,社會上有抗爭群體是需要的,如果不發聲便會助長不公義;亦有學生直指對今天香港基督徒口說信主,其實只顧自身利益感到失望。

在總結環節,有學生就認為,透過今次聚會,自己過去對警察有偏見,但經過對談令他消除了對警察的誤解;有學生就表示,雖然沒有消除很多誤解,惟藉對話卻能看清大家在不同崗位的看法,是一個很好的聆聽機會;柏成也有作出回應,感恩能從學生的角度了解,幫助他再深入思考,形容是獲益良多。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防疫1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