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男女兩性身體的受造意義
──回應仇勁剛〈雙性人不是人墮落的後果〉

仇傳道嘗試就著神學、倫理、釋經和牧養的角度,在一個由本社總幹事探討跨性別議題的教牧聚會後,以〈雙性人不是人墮落的後果〉一文展開討論。本文希望以此進入對話,解說我們對雙性的理解。

在性政治的對話經驗裡,我們發現常因用語歧義而衍生誤解。就如說「同性戀」時,既可能在說某位同性戀者,又或形容同性性關係這行為,還是說明同性戀政治的意識型態。歧義窒礙溝通。由是,在此先說明「雙性人」(intersex)一字的內涵。

「雙性人」的意涵

「雙性人」可作為一種身份認同又或作為一系列病症的統稱。

某些人身體特徵不屬於典型男性或典型女性,不認同自己為生理男或生理女,而認為自己是男和女之外的第三種性別。在自己定義自己的身份同時,亦希望他人承認這種自我認同。此之為作為一種身份認同的「雙性人」。

這種身份認同形成雙性人政治的主體,其政治訴求包括在性別資料中增設第三性(third gender),將第三性的概念納入醫療及教育系統等。可參閱本社的〈雙性人與第三性別的弔詭〉以及〈雙性(intersex)人的權益〉等文。

當「雙性人」作為一系列病症的統稱時,其醫學名詞為性發育障礙(Disorders of Sex Development, DSD)。其實,內分泌學者、外科醫生、基因學者、心理學家以及壓力團體代表在二○○六年早有共識,認為傳統用語,如:雙性人、真或假雌雄同體,或任何促使第三性概念出現的表達都應被廢棄。1 在二○一二年更進一步為各種DSD病理作出區分和指引。引文如下:

After a multidisciplinary meeting held in Chicago that included endocrinologists, surgeons, geneticists, psychologists, and representatives from advocacy groups, it was agreed on that tradi[-]tional terms, such as intersex, true, and pseudohermaphroditism, and any expression that could give rise to an idea of a third gender should be abandoned. DSDs were categorized under 3 main subgroups according to karyotype (XX, XY, and sex chro[-]mosome for mosaic karyotypes). (粗體後加)2

性發育障礙

每個胚胎起初都同時擁有未發育的雌雄生殖系統。但假若該人擁有的第廿三對基因出現Y性染色體,就會按固有機制使身體發育為男性,同時不會產生女性生殖器,此為典型男性身體的性發育。而假若沒有Y性染色體,男女兩組生殖器會直接發育成典型的女性身體。

性發育障礙是一種病症類別,包括十多種病症,例如AIS、CAH等。每種都有不同的處理方法和病因。但各病症的共通點在於,會造成不同程度的性別含糊或非典型的性生殖發育情況。他們並不會同時擁有完整的、功能健全的男性和女性生殖器。在外地和本港的臨床紀錄上,性發育障礙者雙性狀況者所擁有的身份認同,往往不是男人就是女人,而非雙性人。3

區分「雙性認同」及「雙性狀況」後,讓我們轉而探討聖經對性別創造的敘事。

創世敘事下的性別秩序

神創造的重點是分類,從混沌失序中,分開光暗、天地海、天體時令、動植物,「各從其類」。創世記第一章尾段記述了人類分類的特寫,指明人的分類為性別,即男女。

在E典(伊羅興典)裡,創一26-28,以對稱結構的猶太經典文學手法──管理大地>創造人>有男有女>創造人>管理大地。「有男有女」置於中心,為敘事的核心。其重點為描述男和女都按神的形象受造;男女可見的身體,體現了不可見的三一神形象,此之為是為性別身體的聖禮特質。

在J典(耶和華典)裡,即創二23,創造者從「那人」(ha-adam)身上創造出女人(ishshah)。惟女人出現後,「那人」才能認識自己男人(ish)的身份。性別是通過差異來認知和確立,藉由他者映照自身。這種兩性分別正是神所創造的秩序。

不論E典還是J典,男人和女人都是兩個完整的身體;兩個完整的身體位格(body-person),男和女的獨特互補,才能映照出神的形象。這是基督教與當時眾多迦南文化與別不同的性別神學;耶穌和保羅在希羅(hellenistic)哲學盛行的時期,也分別地引用這個創造敘事來說明男女婚姻、性關係等事。

墮落,被罪,犯罪

始祖墮落的故事,告訴我們身處在上帝創造秩序受損的世界。人要經歷病痛,面臨死亡,並非因某雙性的存在狀態得罪了上帝,而得報應。而是我們都活在墮落的世界中,不能避免得罪神,同時也被他人犯罪和世界既存的邪惡(evil)所傷。

受造的男或女身體,即本來映照三一神形象的身體,現同樣受損。因此,男和女的身體也在始祖墮落後承受缺損,包括性發育的缺損。生物學或醫學描述雙性狀況為性發育障礙,為上述推論提供了佐證,不謀而合。

進一步而言,神「創造」了雙性人嗎?這視乎「雙性」的指涉。

當「雙性」指涉那十多種性發育障礙時,有性發育障礙的那人無疑是由神所創造,但性發育障礙本身是身體被罪所損害的狀態。醫療介入是人嘗試恢復那身體的人性尊嚴;就正如基督的醫治是神所差派的救主的記號一樣。醫療介入包括了新生兒篩檢、診斷分類、用藥、補救性的整型手術、性別重置安排等。4

若「雙性」指涉一種政治性的身份認同,這認同要求他人承認自己為第三種性別。那麼神創造了那人,卻沒有創造「雙性」這第三種性別身份。在J典裡,即或未見女人的那人(Adam)是沒有性別之分還是同時擁有兩種性別,神認為「甚好」的創造是人類分作男和女,而非同時擁有兩種性別的雙性人,或是沒有性別的無性人。

在這裡,我們可看到兩種古老思想在現代的迴響,形成某種雙性主義(Intersexism)。一是柏拉圖哲學和希臘神話的雌雄同體(androgyny)說。這想法視每個人最初都是男男、男女、女女的圓球;後來天神將人劈成兩半,故單一性別是缺憾狀態,愛情就是要找回自己的「另一半」。但上文指出,男和女是整全而互補,猶如左右兩手互補但彼此都是整全的手,這分類上帝看為「甚好」。二是諾斯底派(Gnosticism)裡重靈輕肉的二元主義思想。希望以自我認同,心靈的狀態為基準界定人的實體,身體的性別發育則避之不談。但聖經卻認為,人不是「擁有」身體,而是人就是身體(body-person)。雙性主義肯定脫離了男女受造的秩序──映照創造者形象的身體分類。

聖經透過兩性彼此交付和接納的關係,深刻地象徵教會是基督所接納的新娘(弗五22-33),教會作為認罪悔改的群體,獲基督接納而成為「一體」。一些性發育障礙者會因著性別「不夠典型」,遭受白眼,言語傷害和拒絕。以典型的性別身體來為性發育障礙者定罪,正是我們所反對的。相反,受造的男女身體是一個象徵:無論人的性發育正常與否,均獲得基督接納的恩典。既然雙性不過是被罪的狀態,我們呼籲教會應主動接納性發育障礙者,聆聽生命,在他們的困境裡同在,邀請他加入成為基督的身體。

結語

誠如仇傳道之言: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罪人,無論是牧者、信徒、甚麼「性戀」、甚麼「性別」,都不能否定。我們都是罪人,同時是被罪侵犯的被罪者。因此,無論異性戀中心主義者,女權至上主義者,跨性主義者,還是雙性主義者,都被他人所踐踏,也以踐踏他人還擊。求上主憐憫,以至我們能離開上述各種主義,降服於三一神的創造下;並且在基督裡,藉著基督,與基督一起,合而為一。


1. Lee, P., Houk, C., Ahmed, S., & Hughes, I. 2006. Consensus Statement on Management of Intersex Disorders. PEDIATRICS, 118(2), pp.e488–e500.
2. Romao, Pippi Salle & Wherrett, 2012. Update on the Management of Disorders of Sex Development. The Pediatric Clinics of North America, 59(4), pp.853–869.
3. 見:(a)同2;(b)Chan, Angel O K et al. 2015. Aetiological bases of 46,XY disorders of sex development in the Hong Kong Chinese population. Hong Kong medical journal, 21(6), pp.499–510;(c)Houben, C.H. et al., 2014. Reconstructive surgery for females with congenital adrenal hyperplasia due to 21-hydroxylase deficiency: a review from the Prince of Wales Hospital. Hong Kong medical journal, 20(6), pp.481–5.
4. 見2。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特寫
靈溢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