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中國加利利」與習近平新時代基督教秩序的實踐

近月,傳來河南省多處地方,發生針對基督教及天主教的措施,特別是禁止未成年人到教會參加活動,以及要求家長不能讓孩子到宗教場所及信教……事件令人感到憂慮,進一步關注到是否反映中央宗教政策的新動向。筆者特別在河南省民族宗教委員會及河南省統戰部的網站搜查關於河南省及省內各地涉及宗教政策的報道,整理近年有關河南省宗教工作的動態,並檢視這種貫徹中央政策的「河南模式」,如何在中國基督教第一大省推展。

習近平新時代的宗教秩序,到底要如何重構這個號稱「中國加利利」的省份?

一、河南:中國基督教第一大省

中國加利利

河南是中國基督教大省。根據一九二二年出版的《中華歸主》調查,一九一八年全國受餐信徒總數為34.4萬人,而河南省則有1.2萬人,佔全國基督受餐信徒總人口的3.6%,排名第十,發展遠比沿海省區遜色。不過,進入二十世紀,河南基督教在一九二○至一九四○年代間,卻取得重大增長。中共建國前,河南已佔全國基督徒10%,成為內陸發展中最為突出者,僅次於沿海的浙江省。全省12萬基督徒,所屬宗派分別為信義會(15613人,13%)、內地會(12722人,10.6%)、中華基督教會(10780,8.9%)、浸禮會(8491,7%)等。

改革開放後,據中國社會科學院一項以河南基督教發展為主的調查指出,文革前基督徒人數約10萬人,但到一九八二年則躍升至52萬多人,一九八八年再增至83萬多人。中共中央統戰部李平曄也承認,河南省在一九八○年代的基督徒平均每年增加5萬餘人,至一九九○年代初年增長數字竟提高至13萬以上。到二○○四年,根據愛德基金會統計,河南一省基督徒的數字,差不多佔全國四份一(23%),高達200萬,是全國之首。

關於河南基督徒最新的統計,北大社會學系盧云峰根據「中國家庭追蹤調查(2012)」的數據,指出河南基督徒佔人口比例是5.6%,以1億人口為基礎,即達560萬。其中,基督徒在市、鄉及鎮的比例分別是3.9%、6.6%及1.7%。河南省參與基督教組織的人口比例是1.9%,比參與工會者(1.4%)的比例更高。

此外,中國社會科學院宗教所課題組在二○一二年針對河南開封及南陽的調研,指出南陽基督徒佔該市人口比例2.4%,開封則為1.8%。而家庭教會在南陽的發展也很快,其中方城城關,只有一處三自教會,50多信徒,家庭教會卻有100多至200處,近萬信徒。同樣在新野,三自系統的堂點只有10個,而家庭教會卻有160處之多。

難怪海外有評論將河南稱為中國的加利利(Galilee of China), 與溫州的中國耶路撒冷成為中國基督教發展的雙翼鋒。

洛寧縣事件

二○一八年一月,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文化安全與意識形態建設中心在其官方微博指出,河南洛寧縣一個縣竟然就有63座基督教堂,至二○一一年底,河南全省有基督教教堂2525座,其他基督教活動固定處所4002處。該中心在河南新鄉、焦作、洛陽等地進行調研發現,有的農村信教群眾竟然高達80%甚至90%,村兩委的換屆選舉已被教會操縱。

此時,又傳出消息,指洛寧縣縣委會在二○一七年十二月拆除了一尊毛澤東像。事件引發不同迴響,有指「難道基督教是洛寧的支柱產業嗎?為甚麽洛寧縣委『不信馬列信鬼神』?鬼神能給人帶來富庶幸福嗎?」有人統計,整個河南省有17個地級市、1個省直轄縣級行政單位、52個市轄區、20個縣級市、85個縣,共有158個區、縣級單位。按二○一一年河南省有基督教教堂2525座計算,平均每個區縣級單位佔有15.98個教堂,基督教活動固定處所平均在每個區縣級單位更有高達25個以上。

洛寧事件不僅僅是一起辱毛事件,它也是基督教文化侵略給我們敲響的警鐘!中國人民該清醒了,不能再被基督教麻醉了!如果我們不打退美國代言人的進攻,以後他們會變本加厲,中華民族危矣!

因此我們呼籲有關部門對洛寧強拆事件進行徹查,揪出幕後策劃者,給人民群眾一個交代。宗教的界限就是不能干預政治,否則就是邪教。對以宗教為名,進行文化殖民、思想禁錮,甚至進行顛覆陰謀活動的所謂傳教人員,進行堅決打擊,並繩之以法。

二、中央宗教政策及其在河南的貫徹

中央統戰工作會議(二○一五年五月)及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二○一六年四月)的召開,標誌著中共宗教工作的新方向。接下來,各省如何根據獨特情況來貫徹中央政策,便成為宗教政策在地方落實的重點。

河南方面,二○一五年五月,河南省委統戰工作會議在鄭州召開,並在二○一六年二月成立統一戰線工作領導小組,作為民族宗教工作的新部署。二○一六年四月廿八日,河南省宗教局召開學習貫徹全國宗教工作會議精神和省委常委(擴大)會,會上提出將起草省委省政府《關於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宗教工作的實施意見》。十一月廿三日,省委常委會通過《中共河南省委、河南省人民政府關於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宗教工作的實施意見》。十二月一日,河南省宗教工作會議在鄭州召開,同時又舉行河南省宗教局舉辦了學習貫徹全省宗教工作會議精神幹部培訓班。

二○一七年二月,河南省再召開統戰工作會議。四月,統戰工作領導小組召開會議。九月廿二日,以全國政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主任朱維群為組長的調研組,就「基層貫徹落實全國宗教工作會議精神情況」在豫調研並召開座談會。據悉,是次調研的性質是「監督性調研」,在河南主要考察了鄭州、洛陽及濮陽三地,了解有關基層宗教工作是否加強。九月廿六日,河南省委常委會召開會議,傳達學習中央統戰部、國家宗教局「貫徹落實中央關於宗教工作重大決策部署經驗交流會」會議精神,研究河南省貫徹意見。九月三十日,河南省委統戰工作領導小組召開第三次全體擴大會議,專題部署推進宗教領域重點工作。

二○一八年一月十六日,河南省宗教局局長賈瑞琴主持召開局長辦公會議,傳達學習二○一八年全國宗教局長會議精神。隨著《宗教事務條例》修訂在二月一日起生效,省民宗委在全省民族宗教系統組織開展「大學習」活動。三月廿九日,河南省在鄭州召開學習貫徹新修訂《宗教事務條例》電視電話會議。四月八日,省委統戰部網發出呼籲,歡迎民眾舉報「河南省內非法宗教活動、非法宗教場所、邪教或疑似情況」。四月廿四日,省委常委、統戰部部長孫守剛到省民委(宗教局)走訪調研,並與機關幹部座談交流,強調要「強化政治擔當」。「做好民族宗教工作要有擔當精神,貫徹中央決策部署、大政方針要有舍我其誰的情懷,要敢於擔當、善於擔當,把『擔當』二字牢記心上,體現在工作中,以更高標桿、更高標準解決民族宗教領域存在的突出問題」。其後,省民委立即組織學習貫徹,省民委黨組書記、主任賈瑞琴主持召開黨組會議,認真學習孫部長講話精神,研究貫徹落實意見。

有關河南省對宗教工作的重視,也全面在省內下達。自二○一七年三月以來,河南省各市,包括鄭州、開封、洛陽、平頂山、安陽、鶴壁、焦作、濮陽、漯河、三門峽 、南陽、商丘、信陽、 周口、駐馬店等,先後召開全市宗教工作或統戰工作會議。而各市下轄行政區(市、縣、區),又接續召開宗教工作會議、座談會、學習動員會等,作出有關加強宗教工作的決定及部署。

三、河南基督教領域的突出問題

上述會議,均環繞著如何在河南省貫徹中央統戰工作會議及全國宗教工作會議的精神。其中,關於解決河南省宗教領域的突出問題,主要涉及五大宗教的情況,如「佛道教場所規範管理頭緒多,天主教民主辦教工作重、基督教私設聚會點治理任務重,保證基層宗教工作機構執法主體資格和基本人員編制需要重視,落實宗教工作縣鄉村三級網絡和鄉村兩級責任制還需要下大功夫」。因此,重點推動解決「佛道教『去商業化』問題、伊斯蘭教極端化問題、天主教民主辦教問題、基督教私設聚會點治理,突出抓好『三支隊伍』建設,健全基層組織機構,著力通過解決問題,促進宗教關係和諧。」

由於河南基督教的發展以鄉村為中心,中共中央在二○一八年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中,首次提出「依法加大對農村非法宗教活動和境外滲透活動打擊力度,依法制止利用宗教干預公共事務,繼續整治農村亂建廟宇、濫塑宗教造像。」河南省濮陽市委統戰部副部長于宏賓特別撰文,列出非法宗教活動的具體表現方式:「干涉他人宗教信仰自由,強迫或變相強迫他人信教;未經批准,在本宗教活動場所以外的地方進行有組織的宗教活動;未經批准,擅自編輯、翻譯、出版、印刷、複製、製作、發行、銷售和傳播宗教類非法出版物和音像製品;未經登記和批准,私設活動點;未經批准,擅自新建、改建、擴建宗教活動場所或者修建其他建築變相用以宗教活動」。他又特別指出宗教不能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不能干預行政、干預司法、干預學校教育和社會公共教育。因此,「決不允許強迫任何人特別是未成年人入教」。同時,又要警惕在信教群眾集中的農村地區,「少數宗教組織和宗教人士干預政務、村務,利用教法干預司法、干預婚姻,甚至利用宗教干預基層選舉」等觸犯政策法規底線的問題。

鄭州鞏義統戰部市在四月要求全面製作三種告示:一、指導基督教兩會統一制作「未成年人禁止入內」銅牌,在顯著位置提醒信教群眾不能把未成年人帶入場所;二、統一制作「黨員非工作原因禁止入內」牌子,為黨員進場所畫出紅線;三、由各鎮、街道統一制作宗教工作公示牌,公佈鎮、街道宗教工作助理員、村宗教工作第一責任人和工作協理員、教堂負責人的姓名、職務和聯繫方式,便於隨時進行聯絡,充份接受社會監督。這三種不同告示,在在反映出河南基層如何貫徹來自中央及省委的宗教工作指示。

加強基層宗教工作

按中央新的宗教政策,將全面強化基層在宗教工作管理方面的角色,即建立「縣、鄉、村民族宗教工作三級網絡和鄉、村兩級責任制」。加強縣(市、區)民族宗教工作部門建設,鄉(鎮、街道)黨政領導班子也要明確專人負責民族宗教工作。這些均成省內各市、縣、區宗教工作會議的重點。全國政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主任朱維群率領的調研組,在河南時便就建立從區縣向基層延伸的宗教工作網絡作「監督性調研」。

例如,三門峽市在二○一七年七月召開全市宗教工作會議後,接下來各區又再召開宗教工作會議,各鄉鎮、區分別遞交了宗教工作承諾書。鄭州在二○一八年三月召開全市宗教工作會議後,下轄各市先後動員。許昌禹州市在四月召開宗教基礎數據採集工作推進會議,針對各鄉鎮(辦)在宗教基礎數據採集工作中政策理解不透、把握不準、工作推動緩慢等問題,決定進一步增強了各鄉鎮(辦)做好宗教基礎數據採集工作。

黨員幹部信教

當局十分重視黨員、學生及未成年人信教的問題。首先,針對黨員信教,中央第十一巡視組在二○一六年六至八月間,對河南省開展了巡視「回頭看」。十月,中共河南省委對是次中央巡視的整改情況,作出通報,其中即提及關於黨員信教的問題:

抓好黨員幹部理想信念和黨紀黨規教育。針對一些領導幹部及其家屬不信馬列信鬼神問題,省委堅持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最新成果武裝黨員幹部,持續抓好理想信念和黨性教育,教育引導廣大黨員幹部堅定「四個自信」,加強黨性鍛煉,築牢「防火墻」、擰緊「總開關」;召開全省宗教工作會議,對做好新形勢下宗教工作作出全面安排部署;加大對搞封建迷信、信仰缺失等違反政治紀律政治規矩問題的執紀審查力度,一經發現嚴肅處理;規範管理宗教場所和宗教界人士。

教育與宗教分離

至於學生(特別是大學生)及未成年人信教問題,二○一七年三月,中共河南省委高校工委、河南省教育廳下發〈關於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教育系統宗教工作的實施意見〉。文件指出,必須「防範校園宗教滲透」、「確保馬克思主義在教育系統意識形態領域始終佔據領導地位」。又「嚴禁在國民教育各級各類學校傳播宗教、發展信徒、設立宗教活動場所、舉行宗教活動、建立宗教組織。嚴禁宗教教職人員在國民教育各級各類學校講授宗教課程、開設講座。嚴禁國民教育各級各類學校師生在學校中穿戴宗教服飾、佩戴宗教標誌及穿戴、佩戴帶有宗教極端色彩的服飾標誌。」

二○一七年七月,平頂山市的汝州市召開「宗教政策法規學習月」動員會。會議對教育和宗教分離活動進行了專題安排,要求各宗教場所嚴禁舉辦未成年人參加的各類講經班、暑假班活動,嚴禁未成年人參加任何以宗教名義開辦的夏令營活動。七月二十日至廿八日,汝州市委統戰部,民族宗教局組織人員深入各宗教團體和宗教活動場所進行了專項排查。截至目前,全市未發現一起此類活動。八月,濮陽市特別召開教育系統「教育與宗教相分離」專題培訓會,強調此乃「意識形態領域重要鬥爭」及「維護執政黨執政基礎」之舉。鄭州鞏義市民宗委在二○一八年四月十四日舉行「宗教政策法規集中宣傳日」活動啟動儀式。發出了《宗教界倡議書》,向全市中小學生及學生家長發出了《未成年人不進宗教活動場所倡議書》。個別學校也致公開信予家長,指出「引導、支持、允許、縱容未成年人信教,參加宗教活動是違法行為」、「教育未成年人不能進宗教場所,不參與宗教活動、不參加宗教培訓班、冬(夏)令營,是每一個家長的責任和義務」。又有學校開展以「崇尚科學,不參加宗教活動」為主題的宣講活動,並建立「家校聯合共禦防線」,要求家長承諾「教育及監督子女不接受非法傳教,不參與宗教活動,不進入宗教場所」,由家長及學生共同簽名。

四、結語:習近平新時代基督教秩序

通過上文的疏理,可見近月發生大量關於河南各地打壓基督教及天主教的事件,我們不應理解為「個別情況」,或以個別基層幹部執行「過火」的問題作辯解。事實上,自中央統戰工作會議及全國宗教工會議召開後,中共河南省委跟全國各地省委一樣,必須全面貫徹落實新宗教工作的任務。我們清楚看到一幅「中央-省(河南)-市縣-基層(鄉、鎮、社區、街道)」的權力關係與政策傳達。而全面加強黨對宗教工作的領導,以及牢牢控制宗教事務,正是新宗教工作的核心。全面檢視習近平時代的宗教政策,有理由相信中共中央企圖建立新時代的宗教秩序,藉此解決長久以來存在的宗教難題,以及個別地方宗教發展出現人數增長快、場所多、發展熱的問題。如何作出整頓與治理,成為各地因應自身情況必須面對的「政治」現實,也是各地必須以專案方式予以全面執行的硬性政治指令。

河南是中國基督教第一大省,其中農村教會的發展尤為顯著。同時,河南家庭教會(即中共眼中的「私設聚會點」、「非法宗教」)的發展,更建立了跨省區的網絡(如中華福音團契),這些都成為中共基督教工作的難題。加上不少被中共官方定性為邪教的基督教團體,也與河南有關(如門徒會、重生派)。河南在在成為中共新時代基督教整理整頓、「撥亂反正」的重點,並將中央關於杜絕黨員、未成年人及大學生信教的工作,結合地方情況來執行貫徹。

跟數年前浙江拆十運動一樣,這是全省總動員,自上而下有組織、有規模,並針對基督宗教的大型政治運動,旨在以不同方式將當局眼中的基督教「亂象」及「難題」予以整頓。毋庸置疑,中共要糾正基督教過熱發展的目標已十分明確,浙江及河南模式,均為戰鬥性極強的強力政治動員運動,並具有明確的針對目標(如浙江的十字架、河南的未成年人)。是次河南模式對中國政教關係的衝擊與挑戰,誠然值得密切關注。雖然暫未見其他省份出現類似河南的大規模打壓運動,但我們卻不能否認,在河南以外(如山東、福建),已出現個別城市頒下針對未成人參與宗教聚會及活動的禁令。同時,我們也見到有其他地區(如新疆哈密市)民族宗教幹部到河南考察學習,河南的戰鬥模式如何或何時輸出至其他地區,甚至在其他宗教(未成年人參加宗教也是伊斯蘭教的現象)執行,相信也會為各地的政教關係,帶來新的衝擊與變數。中國基督教如何回應新時代宗教工作的變局,也是極具挑戰的課題。

任社長給讀者的信
更多標籤
牧職神學院
建道神學院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