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故事

【長河逐浪】

在維新與革命之間

若說當年道濟會堂(即中華基督教會合一堂前身)的主任牧師王煜初,與孫文的革新思想尤具關係;那麼該堂長老區鳳墀對孫文革命事業的視野和人脈,肯定有擴闊光譜的影響。

區鳳墀是倫敦傳道會於一八六四年在佛山宣教時首位受洗的信徒。他改革中國的意念,孕育於他在一八九○至九四年間,由倫敦傳道會宣教士歐德理推薦到德國柏林大學東方研究所任教中文的時期。他目睹當年新興的德國政治廉潔、紀律嚴明、教育普及,他在柏林大學所接觸的師生又熱切愛國,回望中國,感觸尤多,於是生出改革的念頭。一八九四年他回到廣州復職傳道工作,其後南來香港,出任道濟會堂長老,後來在港英政府擔任華民政務司總文案長達十年。那時,他一方面針對當時中國國情提出農業改良,另一方面主張共和,對於「實業教育、學校改良、軍旅道德,皆首先注重。」

一八八六年,區鳳墀在廣州認識到來習醫的孫文,翌年推介他到香港入讀新開設的西醫書院,到後來區氏在道濟會堂與孫文重遇。當時主張排滿革命的孫文,視他為諍友。不過,他們兩人的關係,其實亦師亦友。過往孫文的成長歲月有好幾年在夏威夷,中文水平不高,一度連閱讀中文報章也有困難。在香港教導孫文重修國文的,正是區鳳墀。 到一八九五年孫中山組織興中會密謀革命,區鳳墀「知其志,又慮其敗;力勸不可專以聯結椎埋(下層)等輩為計,而多向有志士紳接洽,當時有農學會之設」。有說這是孫文早期革命活動聯絡上士紳以及康有為、梁啟超等新維新派的緣由。

事實上,區鳳墀本身亦樂於接待各方友好,由孫文身邊的革命黨人,到逃亡至港的康有為與梁啟超,都曾經接待過。他也曾經接待有份參與革命活動的日本人宮崎藏寅。《中華基督教會合一堂史》有這樣一段有趣的記錄:話說宮崎藏寅到香港,希望接觸興中會。當時有人介紹他不如直接到道濟會堂找區鳳墀長老。《合一堂史》直接引述宮崎藏寅的著述,指區鳳墀後來連同友人來訪,並邀請他到道濟會堂,與幾位「同懮之士」聚談。一到會堂,已見屋內擺好筵席相候。「於是圍桌就座暢飲大嚼,議論風發,談到激昂之處,聲震四鄰,豪快之情,不可言狀。直至夜深,踏月而歸。」

據宮崎的記述,區鳳墀曾經是興中會的會計。不過區氏的關懷,明顯不侷限於革命路線,也涉及維新之途,互不排斥。這也是對青年孫文的革命工作帶來重要影響的源頭之一。

(本篇主要參考:李金強著《一生難忘:孫中山在香港的求學與革命》,香港:孫中山紀念館,2008;劉紹麟著《中華基督教會合一堂史:從一八四三年建基至現代》,香港:中華基督教會合一堂,2003。)

green eggs workshop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老友記留在家
blood 3.gif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