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故事

【长河逐浪】

在维新与革命之间

若说当年道济会堂(即中华基督教会合一堂前身)的主任牧师王煜初,与孙文的革新思想尤具关系;那么该堂长老区凤墀对孙文革命事业的视野和人脉,肯定有扩阔光谱的影响。

区凤墀是伦敦传道会于一八六四年在佛山宣教时首位受洗的信徒。他改革中国的意念,孕育于他在一八九○至九四年间,由伦敦传道会宣教士欧德理推荐到德国柏林大学东方研究所任教中文的时期。他目睹当年新兴的德国政治廉洁、纪律严明、教育普及,他在柏林大学所接触的师生又热切爱国,回望中国,感触尤多,于是生出改革的念头。一八九四年他回到广州复职传道工作,其后南来香港,出任道济会堂长老,后来在港英政府担任华民政务司总文案长达十年。那时,他一方面针对当时中国国情提出农业改良,另一方面主张共和,对于「实业教育、学校改良、军旅道德,皆首先注重。」

一八八六年,区凤墀在广州认识到来习医的孙文,翌年推介他到香港入读新开设的西医书院,到后来区氏在道济会堂与孙文重遇。当时主张排满革命的孙文,视他为诤友。不过,他们两人的关系,其实亦师亦友。过往孙文的成长岁月有好几年在夏威夷,中文水平不高,一度连阅读中文报章也有困难。在香港教导孙文重修国文的,正是区凤墀。 到一八九五年孙中山组织兴中会密谋革命,区凤墀「知其志,又虑其败;力劝不可专以联结椎埋(下层)等辈为计,而多向有志士绅接洽,当时有农学会之设」。有说这是孙文早期革命活动联络上士绅以及康有为、梁启超等新维新派的缘由。

事实上,区凤墀本身亦乐于接待各方友好,由孙文身边的革命党人,到逃亡至港的康有为与梁启超,都曾经接待过。他也曾经接待有份参与革命活动的日本人宫崎藏寅。《中华基督教会合一堂史》有这样一段有趣的记录:话说宫崎藏寅到香港,希望接触兴中会。当时有人介绍他不如直接到道济会堂找区凤墀长老。《合一堂史》直接引述宫崎藏寅的着述,指区凤墀后来连同友人来访,并邀请他到道济会堂,与几位「同懮之士」聚谈。一到会堂,已见屋内摆好筵席相候。「于是围桌就座畅饮大嚼,议论风发,谈到激昂之处,声震四邻,豪快之情,不可言状。直至夜深,踏月而归。」

据宫崎的记述,区凤墀曾经是兴中会的会计。不过区氏的关怀,明显不局限于革命路线,也涉及维新之途,互不排斥。这也是对青年孙文的革命工作带来重要影响的源头之一。

(本篇主要参考:李金强着《一生难忘:孙中山在香港的求学与革命》,香港:孙中山纪念馆,2008;刘绍麟着《中华基督教会合一堂史:从一八四三年建基至现代》,香港:中华基督教会合一堂,2003。)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老友記留在家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