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聞消息

美駐以色列大使館遷耶路撒冷
呂慶雄:令巴人走向絕望境地

【時代論壇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已於五月十四日正式由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象徵美國政權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事件觸發以巴兩地發生近年最大規模的衝突,造成數十名巴人死亡。香港福音證主協會副總幹事呂慶雄博士於十七日接受D100 PBS台《恩典時刻.時代論壇》訪問時表示,美國此舉令巴勒斯坦人走向絕望境地。至於以巴日後能否和平共存,他認為此乃一項政治問題,不宜過於著眼其宗教元素。

以色列於五月十四日慶祝七十週年國慶,美國駐耶路撒冷大使館亦於同日正式揭幕,在在激發巴勒斯坦人的忿怒與傷痛,令大批巴人湧到加沙邊境示威。以軍開槍還擊,造成最少幾十人死亡,數以千計示威者受傷,傳媒形容這是二○一四年以巴衝突以來「最血腥的一天」。

「以色列的國慶日,正是巴勒斯坦人的國殤日及國難日。」近年經常帶聖地團的呂慶雄指出,美國把以色列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亦即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一直以來,耶路撒冷的地位都是以巴之間的一個爭拗焦點,雖然巴勒斯坦難以接受以色列建立殖民區,但因未獲外國認同,所以對巴人來說仍有爭取空間,但現在美國搬遷大使館,也有其他國家宣佈追隨,「對巴勒斯坦人來說是近乎絕望。」

對於以巴日後的和平,呂慶雄認為這主要是一個政治的問題,不宜過度放大宗教元素,「是美國拉攏其他阿拉伯國家,目的是伊朗,所以便得犧牲巴勒斯坦。」他指出自美國宣佈把以色列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至今阿拉伯國家的反應是偏向沉默,當然不排除是有人相信基督教錫安主義而以宗教理由發聲,但他認為基督教錫安主義在很多地方都是站不住腳的,而更可惜的,是華人教會並沒有多作發問,例如巴勒斯坦人是否全都是穆斯林?是否全都是恐怖份子?他表示自己便認識一些巴勒斯坦人分別是浸信宗、信義宗及東正教的會友。他曾在網上看到有些頗為片面的論述,說他們是迦南人,是非利士人等,「但這不是事實,因使徒行傳第二章已說明當中是有阿拉伯人,我們信仰所談及的與現在所發生的事情太快掛鉤,是十分危險的。」

他又指出基督教錫安主義另一個更大的問題,就是當我們談及以色列人時,到底我們是指甚麼人呢?以色列國民是一種人,猶太人是另一種人,因以色列國民是包括非猶太人。第一個界定是以宗教信仰去界定猶太人,第二個界定才是血源,所以猶太人有很多不同膚色的人,問題是今日以色列政府可以鎮壓巴勒斯坦人,也與正統派猶太人有衝突,「當我們說以色列政府或以色列人說選民時,到底是指甚麼?其實他們大部份是沒信仰的。」

一直以來,華人教會普遍相信以色列是上帝的選民,復國後在耶路撒冷建立新耶路撒冷,而本身也有留意時代論這類論述的呂慶雄坦言,他本來都認為這些論述十分正確,但當他再細心研究、加上近年多次前往中東地區後,發現有一些問題仍未理清,例如基督教錫安主義對末日的理解,是以色列全家得救回歸耶路撒冷,復國立國是舊約的預言,開啟了末後的日子,救世主再來等,「但這觀念出現一個問題,如以廣義的基督新教角度來看,末世觀該是指猶太人歸主,而非以色列人回國這麼簡單,啟示錄指十四萬四千猶太人與羔羊即耶穌在一起,所以焦點該是猶太人歸主,而不是指土地。」

在節目中,呂慶雄亦談及自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由山東等地的同工發展出來的「重回耶路撒冷運動」。他指出當時山東同工的異象概念是以色列要全家得救,末日才可回臨,而福音的最後一棒是在華人教會手上,「這是危險的,因這運動的論述有很明顯的民族主義,正如現在主張錫安主義的基督徒,對猶太人的民族主義是凌駕於其他的普世價值。」

為了拓寬信徒的信仰觀,呂慶雄表示在帶領聖地團時是傾向不聘請說中文的華人導遊,而是聘請當地的世俗化猶太人導遊,或當地福音派信徒導遊,目的是希望信徒能多聆聽當地人的論述及見解。另外他亦會引領信徒作多向度的思考,例如在行程時間許可下,安排信徒與當地的巴勒斯坦神學家會面,多了解他們的觀點,發掘彼此的不同之處,豐富大家對土地、立約以及復和的理解。

D100《恩典時刻》由《時代論壇》統籌製作。本集重溫:https://goo.gl/2UV62j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