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專論

派出所讀經札記:以斯帖記

編按:在五月十二日四川大地震十週年當天,原預備舉辦祈禱會及特別聚會的四川成都秋雨聖約歸正教會,其教牧及逾二百位信徒於十一日及十二日被公安帶走拘留,事件引起海內外媒體關注。當地警方在十一日晚上以尋釁滋事罪名將該教會堂主任王怡牧師帶走,執法人員也向王怡讀出多段《宗教事務條例》的條文,王怡在十二日深夜獲釋返家。他在社交媒體透露,同日被警方帶走的二百多名信徒,亦已全部獲釋;當局扣留了該堂的聖經和圖書合共一萬五千六百本,光碟九百三十張。

本文是王怡在五月十二日凌晨被羈留於派出所期間讀以斯帖記時,寫在其聖經空白處的讀經扎記。蒙成都秋雨聖約歸正教會允許刊載。

一、以斯帖記的故事,不是發生在聖殿和會堂,而是發生在外邦的宮廷。整卷書中,只有王的名字,沒有神的名字。這與派出所很像,在這裡,神的國是隱藏的,不是明顯的。但神的國仍然在其中堅立、擴展。拯救的故事,總是發生在君王的勢力範圍內。

二、以斯帖記的故事,大概發生在以斯拉記第六章和第七章之間,也就是所羅巴伯的第一次被擄歸回,和以斯拉的第二次被擄歸回之間。這也與今日類似。我們活在基督的第一次降臨和第二次再來之間。我們也活在一場大復興與另一場大復興之間。換言之,我們和那個時代一樣,活在一個缺乏神蹟的、屬靈的平庸時代。然而,神的作為卻絕不平庸。

三、全書的關鍵字,是危機和拯救。危機深重,到了滅絕的地步。拯救奇妙,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這也跟今夜類似。危機突忽其來,救贖也必突忽其來。就如鴻篇巨製中的,被撕下來的一頁短篇小說。並且,危機的出現,恰恰彰顯了救贖的必須。危機的深重,恰恰彰顯了救贖的偉大奇異。我們必須這樣說,救贖不是為危機而存在的,危機是為救贖而存在的。

四、換句話說,以斯帖的時代,是一個平信徒的時代。全書沒有先知,沒有祭司,也沒有大衛的後裔。上帝藉著平信徒,成就了在人不能的拯救。這與家庭教會的歷史類似。當領袖群體普遍背道或被囚,聖民社會忽然進入一個平信徒時代。但全書卻見證了,他們並未因此處於一種無政府狀態。因為耶和華仍是在他們中間施展統治和拯救的王,因此這些散落各處的猶太人,仍然是「有組織」的。主啊,今夜的秋雨聖約教會,也將要如此嗎?

五、全書分為兩段,一至四章是威脅,五至十章是勝利。這是對未來廿四小時的預言嗎?威脅是真實的,勝利卻更加真實。威脅是短暫的、搖晃的,勝利卻是永久的,絕不動搖的。


警察在教會樓下把守,不讓會眾上樓,並開始拘捕教會成員。

六、末底改一人不向哈曼下跪,招致了全族滅絕的報復。不知當時,有多少猶太同胞,會吐唾沫把他淹死,戳脊樑把他戳死。這也與今日類似。危機來自不向哈曼下跪(叫你不要聚會你偏要聚會)。在某個意義上,末底改是自尋危機,自找威脅。在不信之人看來,這簡直就是一種信仰上的「碰瓷」行為。然而,恰恰是這種「寧為玉碎」的忠信,同時帶來了危機,也同時帶來了勝利。哦,末底改啊,但願你的上帝,和我的上帝,是同一位上帝。

七、劇情的扭轉,是波斯王知道了末底改的功勞。主啊,我們對這個國家,到底有功勞呢,還是無功勞呢?這國的領袖,今夜會否忽然看到一份關於當年「五.一二」大地震中基督徒志願者的報告,心裡消化如蠟?主啊,這都是祢的手段,也都是祢的籌劃。但這與教會歷史也相似。忠信的教會成為國家的祝福,幫助國家渡過或避免危機。這使教會在之後的危機和逼迫中,得以復興。這樣的故事,在羅馬、在英國、在美國、在韓國、在東歐,都以不同形式發生過。但在中國,我們尚未成為這個國家在危機中的守望者和說明者,教會還需要在中國等候和積累這樣的見證。

八、散居的猶太人,遍佈波斯帝國一百廿七個省。與今日的家庭教會類似。我們散居在中華帝國,各城各鄉,被打散,被隔離,被驅趕,缺乏看得見的組織力量,在龐大的帝國面前,成為渺小的個人,和渺小的堂會。但在基督裡,教會在本質上聯絡得合式,地上的各家都是因著基督,而從父得名。只要教會的頭在天上,教會在地上就擁有實際的合一。教會的王一旦採取行動,龐大的帝國就如同窯匠手上卑賤的器皿。新約教會,相比於舊約教會,是一種更分散的狀態。新教教會,相比於天主教會,又是一種更分散的狀態。而家庭教會,相比於三自的國有化體制,更是第三重分散的狀態。這三重的分散,使家庭教會對主耶穌基督,也有三重的依靠和順從。主啊,今夜祢使我們分散,是為了讓我們前所未有的依靠祢。

九、不信之人謀害教會的日子,反成了救贖和喜樂的日子。沒有甚麼比這一點,更能指向福音中的翻轉。「五一二」就是我們的普珥節,「六四」就是我們的普珥節。主啊,這一天終要到來嗎?一切反教的日子,一切邪惡的日子,不都因為祢流出的寶血,要成為忠信之人慶祝救恩的日子嗎?主啊,我在哪一天被囚,願祢使哪一天成為我的普珥節。

十、就哈曼而言,我是被釘在十字架上。就我而言,哈曼是被釘在十字架上。哈曼的結局,就是一切敵基督之人的結局。信主的人應看這世界的權勢如同已死,因為這世界的權勢的確已經死了。哈曼之死是對一切哈曼的預言。基督的復活意味著哈曼之死。主啊,祢真復活了嗎?是的,祢已復活。那麼哈曼就真是死了。今夜,我這永生之人,與那滅亡之子同處一室,祢給我的安慰是何等之大啊。


秋雨聖約歸正教會被捕的信徒獲釋後合影

十一、撒但曾藉著該隱、法老、哈曼和希律,反覆阻礙基督的降世。同樣,撒但也曾藉著公會、大祭司和羅馬人,意圖阻擋基督的復活。既然這兩件事都失敗了,現在,誰又能阻擋基督的再來呢?把傳道人關押起來,絕不能阻擋或推遲基督再來。就像掐斷公雞的脖子,絕不能阻擋或推遲黎明的來臨。中國政府不希望六月有第四天,四川政府不希望五月有十二日,這些夢想終有成真的一天。那就是基督再來,所有日子都要止住,被扔進無窮無盡的火湖中。主啊,憐憫一些人吧,就像憐憫我們一樣。

十二、主啊,甚麼時候末底改才能得哈曼的家呢?如同祢說,「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主啊,我知道這應許是指向天國,指向終末。但求祢使基督因我的信而住在我裡面,讓我如摩西一樣,遠眺那應許之地,只一眼,此生足矣。哦,成都啊,今夜請將我遺忘,因為今夜我屬於基督,屬於未來。哦,成都啊,我要怎樣才能把祢搖醒,因為天一亮,神就要幫助我們了。

十三、第二個指向福音中的翻轉的,就是通過女子施行拯救。救贖總是藉著卑微之人實現,約瑟是囚犯,但以理是奴隸,以斯帖是女子。救贖不是一部英雄史詩,而是一個苦弱敘事。以斯帖作為拯救行動的中保,指向十字架上那位真正的中保。偉大尊貴的神,降卑成為被殖民、被統治、被剝奪的奴隸和死囚,這正是救贖的奧祕。因為在苦弱的而非英雄的敘事中,一定有個奇蹟的翻轉。英雄的故事沒有奇蹟,因為英雄不需要奇蹟,對奇蹟的需求就是對英雄的否定。但福音一定是一個奇蹟。如果我祈求主,今夜將我帶入祂的奇蹟。那就意味著,我在祈求主,今夜將我帶入祂的苦弱中。主啊,我真願意如此祈求嗎?是的,主啊,祢知道我的心。

十四、哈曼的控訴,其實符合事實。那就是有一種民,散居在萬民之中。而他們的律法,與萬民的律法不同。尤其是兩者發生衝突的時候,他們不守王的律法,而守神的律法。焦點在於君王是否願意接受這樣的民,認可他們的存在?這意味著君王必須承認自己在某個意義上是有限的。不然,君子無罪,懷璧其罪。這就是今日中國教會的處境。璧者,基督耶穌也。身懷基督,那基督的杯我們就要飲,基督的軛我們就要負。我們不守王命,實在是因為我們有更高的王命。一個國家,凡不承認在自己的法律之上,還有更神聖公義的法律。這個國家就必與教會相爭、為敵。那要命的自尊與自負,總是容易被哈曼們如火挑旺起來。一切對教會的體制性的逼迫,理由與目的都與哈曼相似。從文革到今日,從庚子到甲午,哈曼計劃一直都在執行。

十五、魯迅說,奴隸分兩種,暫時坐穩了的,和坐不穩的。在一個異教社會中,職場生涯使基督徒獲得了不同的社會地位,而那些擁有較高社會地位的信徒,總是傾向於認為自己「在王宮裡勝過其他一切猶太人」。以為自己不會像其他信徒那樣,被拘留、被罰款、被開除、被藐視。以斯帖一開始也是如此。這種傾向使今日許多基督徒,以各種虛偽而無恥的藉口,逐漸遠離了那些受苦的肢體,而死死抓住自己暫時坐穩了的奴隸地位,以高等華人自居。最令人動心的,是末底改如此激烈地抨擊自己所愛的女兒,指出在罪惡和教會的危機面前「閉口不言」,是一種被主棄絕的大罪。也指出,我們在世界上的位置,都是為了神的國度、神的百姓而暫時獲得的,而不是用以自保的。


王怡獲釋後與師母合照

十六、以斯帖最終,將個人的生死與整個族群的生死,緊緊捆綁在一起,一同擺在君王面前。不是等候王的權杖,而是等候神的裁決。尊貴的王后啊,當祢將自己與那些卑微的、貧窮的和無權勢的同胞彼此認同時,祢的尊貴才顯為尊貴。就如我們親愛的主耶穌一樣。

十七、如此,我們也要如以斯帖一樣,經歷禁食和不遵王命這兩件事。人生中唯一值得的冒險,就是為信仰、良知和上帝的國度,而冒險失去這個世界。信徒絕不可為了肉身的益處,而冒一絲一毫失喪靈魂的風險。但卻必須為了靈魂的自由,而甘冒失去一切肉體利益的風險。相對於守財奴,信徒或許可以稱為「守靈奴」。

十八、雖然全書沒有出現神的名字,但《七十士譯本》,卻在多處加上了對神的作為的揭示。如亞哈隨魯王夜不能寐,叫人讀史書,正好讀到末底改救王一命的記錄。《七十士譯本》說,「神使王睡不著覺」(神奪走了王的睡眠)。主啊,為何今夜祢要奪去我的睡眠呢?今夜祢不如奪走王的睡眠吧,因為王的心在祢手中,豈不如隴溝之水,隨意流轉嗎?主啊,我何時能親眼得見那奇蹟的翻轉呢?我知道真正的奇蹟已經發生在十字架上。「脫離仇敵、得享平安」也已經發生在空墳墓了。主啊,我願等候那殉道者的數目滿足,等候那比「五一二」更猛烈一千倍的大地震來到。那時,作祢仇敵的人將多麼可怕。主啊,奪去君王的睡眠吧,免得祢醒了,就看他們如沖去的一夢。求主使用我,使他們中間總有一些人回轉,像那些入了猶太籍的波斯人一樣。

十九、為這個緣故,神啊,求祢在中國的各城各鄉,聚集祢的百姓,穿戴祢的福音,成為祢的軍隊,在那沒有硝煙的戰爭中,勝過那攻打我們的仇敵吧。今夜,月有陰晴圓缺。今夜,是祢獨上高樓。主耶穌啊,我願祢來,願祢今夜向祢的教會,伸出釘痕的手來,如君王伸出金杖。

二○一八年五月十二日凌晨
於黃田壩派出所

(作者為四川成都秋雨聖約歸正教會主任牧師;圖片來源:秋雨聖約歸主教會面書)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