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2018使命商道論壇系列

從公共神學看教會的角色

教會的角色可以有很多,雖然整體上可以理解為是演繹著並彰顯出配得稱屬於基督「身體」的種種功能。但如果從不同的角度看「這」在地的教會,也可以要求教會突顯其該演譯的各種功能角色(弗四15-16)。(姑且不在此討論「教會」和「神學」的定義)公共神學強調其神學信仰意識的在地性,公共神學也突顯其神學意識的公共性,公共神學也可以被理解為神學信仰意識的在地性與公共性。這明顯是有別於古典形上學式真理探索的哲理思維模式所建構的古典神學甚或教義神學所闡明的神學論述,其用意乃在維護信仰在面對哲理或科學的挑戰和質疑時經常所做出的辯護性陳述。

從宣教的角度,和從扶貧或社區服務的角度看教會,都可以列出教會各種該彰顯的角色和使命。從公共神學的角度來看教會,可以是對教會存有著某種期待,期待並重視教會對(不)參與公共事務所該彰顯出其信仰中的神學信仰意識,從而來探討教會或許(不)該承擔的公共責任與使命,並且希望從聖經與神學的角度,盡量釐清教會的在地性及公共性的使命和任務。

一般而言,教會的內向性往往導致圈內生態為其首要存在關注的任務,而忽略了其普世及公共使命與責任,除了在宣教傳福音的旗幟下能進入普世關懷的討論/實踐外,甚少可以在個人救恩論的垂直線以外從創造神學的角度去思考教會的在地角色與責任。

雖然神學與教會的關係向來存在著某種程度上的「曖昧」關係,而神學與公共之間又存在著某種「公」與「私」之間的「張力」;公共與教會之間也不無存在著某種「內」與「外」之間的「排他性」及「共同性」,但教會、神學與公共之間乃一相互關聯的有機共同體,其存在並非可以隨意將之切割並獨立抽離於他者的存在現實而論述。「角色」意味著關係間的「互動」與「互通」性。教會作為信仰群體的組成,在組織與制度的發展下,其獨特的有機體,會使之隨群體的組成變化而發展。這群體的變化與發展,是相對於其在真實生活世界的處境中所經歷的影響而演變及轉化。由於教會同時也是公共社群中的一份子,這基督信仰群體與廣大公共社群在每天生活中有著千絲萬縷的互涉關係,在公共社群中所體現的權力架構、政治經濟及整體政策的實行與管治上關係尤其密切,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現實狀況。這互涉的關係,有三種層面:矛盾(教會神聖和社會世俗之間的矛盾)、相融(教會與公共社群的共善面向)、強弱(權力、財力、人力的不均勻較量

公共神學就是在這三種層面中,擔任其先知批判的角色,也為信仰群體提供並指向其僕人身份所應承擔的公僕責任,體現服侍普世神所創造一切的角色。讓個人和信仰群體作為公共社群的一份子,與廣大公共社群共存於每日生活現實空間裡所意識的命運共同體,隨時彰顯其信仰中的僕人身分及發聲於各社會層次的論辯中,共同導向社群生活所需體現的共善,於在地的命運共同體意識,共同肩負著人類文化與文明建設的使命,這正是公共神學的建構與貢獻。這互涉的言論溝通行動,正是神學參與公共事務的論述及行動之在地性的彰顯。

教會在顧及內部的需求和議程忙碌中,聚焦在天堂/天國的事工裡,難免會忽略讓「祂的國降臨」和願「衪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的普世在地性,一般多從福音普傳的角度來理解天國的降臨。聖城和新天新地的「降臨」固然有別於信徒期望著升天會見上主的期望,「升天」的概念亦可能與「降臨」的概念甚或是背道而馳,期待「上升」的信徒群體可能對天國降臨的概念會有點感到無所適從,等待「上天」的人也可能會驚覺「天國」竟然是降臨下來如先知一早所傳講的信息般。期待天國的「降臨」與期待信徒的「上升」這兩個概念對信仰群體提出的要求都非常不同。其差異處可能就是體現在其信仰的在地與公共的實踐性。

教會有持守神於創造中所賦予人管治的責任(創一28),也意味著有參與搭建人類生活共存共有共享所須的體制的必要,而人類若要共存共有共享一切創造及生存的資源,就必須搭建有共識的公約,更有責任參與其持續的實現。教會絕對需要扛起,並參與設立和執行「公理」的使命(賽四十二)。而公共神學就是教會實踐這些角色所依賴並建構的信仰意識之基礎內容!

(使命商道論壇系列文章)


作者為台灣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教授、
香港研道社:聖經研究和應用中心主任﹝義務﹞、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副研究員。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