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2018使命商道论坛系列

社会中的魔魅

廿一世纪灵界权势

执笔之际正值俗称「鬼节」的盂兰节。鬼、污灵、灵界权势,常见于新约圣经。福音书记载耶稣经常做的行动,就是赶鬼。保罗书信以「执政的」、「掌权的」等字眼(见罗八38;林前十五24;弗一21、六12;西一16),形容种种灵界权势。启示录则描述上帝对魔鬼的决战。

我们在廿一世纪应如何理解灵界权势呢?这是一个系统神学(或称建构性神学)的课题。系统神学的关键乃在当今处境中解释圣经及传统。

不少信徒以为灵界权势只属超自然的领域,因而只关注人类知识难以解释的现象(如邪灵附身)。然而,新约时代及初期教会的信徒,不会有自然与超自然之分。对他们而言,灵界权势运行于世界,影响着人类的日常生活。为此,保罗书信特别提醒信徒,任何权势皆不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罗八37-39),而十字架上的基督已把一切执政掌权的灵界权势解除武装,并在凯旋的行列中把他们公开示众(西二15)。

田立克眼中的魔魅

神学家田立克(Paul Tillich)以「魔魅」(the demonic)这概念诠释新约圣经中的鬼及灵界权势,并以此分析文化和社会中影响人类的现象,包括资本主义与民族主义。魔魅有几方面的特征。

第一,魔魅不是纯然负面的(魔魅不等同于撒旦),而是既有具大创造力,又有具大破坏力,可谓「难为正邪定分界」。例如资本主义能显着提升经济生产力和物质生活水平,同时也带来贫富悬殊、阶级对立、环境污染等影响深广的问题。资本主义一方面有效分配资源、满足人类需要,同时也驱使人为着无止境的欲望,忙于永不止息的、不断增加的、消耗生命的活动;因而令人格贫乏,并受时间奴役,无瑕关注永恒(田立克语)。

第二,魔魅是有限的事物当作无限,什至自我神化。民族主义中的民族和国家,往往有意或无意地被奉为神圣,成为真理和正义的化身,受人民钦崇膜拜,也要求人民奉献牺牲;「爱国」成为一种宗教情操。资本主义中的市场、增长、竞争力等,也往往成为神圣不可侵犯。任何魔魅总带着宗教性,只是该等宗教性却是对抗上帝。

第三,魔魅是超越个人道德意志的结构(structure),带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悲剧状况。个人道德上的犯罪(如贪婪、崇拜玛门),不足以理解魔魅。个人的认罪悔改、努力行善,不足以转化魔魅。例如企业不断发展、追求利润最大化,乃属资本主义的通则,而这通则往往带来对劳工的损害和加剧对环境的破坏。然而,这些状况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试想像一间多年来作为「基金爱股」的上市公司管理层宣布今后不再追求盈利增长(不是不再赚钱,只是不再愈赚愈多),其股票必被无情抛售,管理层也势遭撤换,以回复盈利增长。

第四,魔魅会「附身」、令人着魅,以至使人被困绑、丧失自由。例如资本主义的游戏规则下,企业要不断推出新产品以维持收入增长,并要与其他企业争夺市场份额,因而以各种推广手法,刺激和制造消费需求,消费者往往觉得需要不断弃旧换新;消费者这种需求反过来驱使企业推出新产品。现代人往往难以脱离这种生产与消费的无止境循环。香港网民有时以很「毒」来形容十分吸引令人爱不释手以至沉迷下去的科技潮物,跟魔魅的「魅」力,可谓互相呼应。

赶鬼解魅,不单是超自然的事

田立克谈的魔魅皆是影响世界的权势。然而,社会上其他令人着魅、使人丧失自由的事情,也应可理解为魔魅,包括任何令人「上瘾」的事情(无论是毒品、赌博、打机、上网),也包括任何令人感受「身不由己」的催迫的事情。例如香港人工作时间之长冠绝全球。超时工作有时出于上司要求,有时却是出于环境所迫的「半自愿」。面对排山倒海的工作要求,面对公司内外的竞争,在人手紧绌又要兑现工作效率承诺的情况下,当大部份同事什至上司也在加班(发挥所谓的「拼搏精神」),自己也会感到不得不跟从大队加班。又例如香港的「怪兽家长」,为求使子女能够出人头地,遂要求他们生吞活剥艰深的课程内容,催谷他们做练习,勉强他们学习乐器或其他艺能,什至为争取进入名校,以便「赢在起跑线」,不惜把这些压力推前至幼稚园阶段。「怪兽家长」往往觉得为着他们疼爱的子女着想,不得不如此要求。在我看来,这也是在香港社会文化中的魔魅。

以「魔魅」这概念诠释新约圣经中的鬼及灵界权势,从而分析一些社会文化现象,至少有两方面的好处。第一,如此进路有助我们从信仰的、神学的角度,关注、分析、批判社会及文化现象。基于种种历史原因(包括过往福音派与社会福音派的争论),华人教会往往不热衷关心社会文化问题(性文化除外)。对不少信徒而言,信仰基本上属于「心灵」的领域,关心社会不属于信仰的份内事;即使关心,也只能从世界提供的观点出发(例如政府施政是否符合人权、民主、公平等原则),缺乏信仰的角度。「魔魅」这概念让我们可以从信仰的角度为一些社会文化现象命名,以至信徒更容易掌握这些现象与信仰的关系。第二,如此进路有助更新教会的使命观。教会的使命不是狭义的传福音,抢救灵魂;教会的使命是延续圣子基督被圣父上帝差遣来到世界的使命(约二十21)。耶稣基督被上帝差遣,在世界借言语(宣讲、教导)和行动(医病、赶鬼),传扬天国福音,彰显天国临在。既然耶稣赶鬼,我们也要赶鬼。这不只是对付超自然的邪灵,更是对抗那些「执政的」、「掌权的」,即那些可透过社会文化使人着魅、令人丧失自由的灵界权势。既是这样,「属灵争战」便属于教会使命,而且有更明确的对象(社会及文化中的魔魅权势)和更全面的战略(包括信徒群体对魔魅的揭露、批判、回应)。


(使命商道论坛系列文章)


作者为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副教授

黃民牧師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防疫2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