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作者

袁天佑文章

特首,市民沒有拿妳出氣,只是妳的話氣壞市民而已!

暴風過後,政府是否應宣佈翌日為假期,這很具爭議。除了法理基礎外,怎樣做,也會受到批評。假若真的宣佈為假期,老闆可能會因生意損失而不快,勞工(特別是那些以日薪或時薪計算的)會因失去一日工資而罵你。不宣佈為假期,打工仔擠迫在車站,上不了車,等候了五、六小時,也會怨你。當官的實不容易。

有人說,日本天災也不會有假期,一切由老闆決定,為甚麼香港要有呢?我不知日本的情況,或許因日本經常發生地震等天災,甚至是幼稚園學生已有天災應變的教育。香港受災的機會小,所以這方面的教育也缺少。

不過,特首請雇主/雇員以互諒互讓去面對暴風後返工的問題,實在是不知香港的勞資關係。今天的香港,雇主與雇員有互諒互讓的關係嗎?勞工階層期望有標準工時、提高些微最低工資、取消強積金對沖、或是增多一兩天男士侍產假,便被老闆指控為「貪得無厭」,爭取假期,豈只是一兩天,甚至是一個月,甚至連老闆的家財也貪去!風暴過後這幾天,已聽聞有勞工投訴被老闆扣人工、另行補時等。打工仔為甚麼不向老闆請假?明知交通出現困難也要擠迫在車站候車,就是因為怕被炒,怕被克扣人工。有人用日本例子來指不需要有風暴假,但日本人在天災後,老闆會將貨品減價,售給市民,為災後作出一分貢獻。但香港地有天災,物價總是被提高數倍。因對應早前有登革熱和今次的風暴,蚊怕水及貼窗膠紙均被提高兩倍半有多——當然不是所有老闆都是如此。

或許日本受天災的可能性高,日本非常看重天氣對交通系統的影響。針對新幹線及各級道路,就降雨、積雪、風速、能見度等,不同交通系統有不同應對方式,例如減速、停駛、封路等,並且會儘早通告,讓市民有所準備,例如到就近工作地點留宿等安排。

是次山竹過後,天文台在上午五時左右宣佈改掛三號風球,換句話說,打工仔便要返工。大清早政府應知道東鐵運作會出現困難,不少道路亦不能通車,政府也應儘早通告市民。不過,特首只是在上午九時,她返工後,才發出宣佈,希望雇主/雇員互諒互讓。但這時候,返工的已走到車站,雖然知道困難,但已無法返回家了!

或許要宣佈放假,實在不易,但最低限度,也可以如澳門那樣宣佈,政府機關除緊急服務外,其餘休假。也鼓勵老闆除必須外,不要讓員工返工。員工不返工,不是偷懶,而是讓出交通工具給與提供緊急服務員工可以使用。在休假期間,鼓勵市民參與區內清除障礙物,盡快使社會回復秩序,這才是最要緊的。或許這才是真正的國民教育!

特首說,無法律基礎宣佈風後假期,但近日有人翻看舊聞,張德江於二○一六年訪港期間,政府要求他所入住的酒店附近全部工程停止運作四天。此外,林鄭指山竹過後,香港「安然度過」,「高鐵和港珠澳大橋無恙」,她好大安慰。原來,一個國家的領導人生命的安全,兩座建築物,比全港市民更重要。相信這才是令市民忿怒。市民不想拿她來出氣,反之,市民卻被她氣壞。

「一句話說得合宜,就如金蘋果在銀網子裡。智慧人的勸戒在順從的人耳中,好像金環和金首飾。」(箴廿五11-12,《和合本修訂版》,下同)

在此所言,不是想指摘特首,拿她來出氣,只是期望特首與政府官員,能多有治港智慧。不是宣佈有沒有假期,是怎樣好好表達關心市民生命的安危!在此,向為提供緊急服務的人員,和協助清理社區的義工致敬!

「要為人人祈求、禱告、代求、感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要如此,使我們能夠敬虔端正地過平穩寧靜的生活。」(提前二1-2)為香港,為政府官員禱告!求主賜平安!

(原載作者Facebook)

社長給讀者的信
更多標籤
佔中審訊
學園傳道會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