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人子站在上帝的右邊——寫給為義受審的人們

前言

世間充斥不義,不禁有人問上帝何在?司提反是基督教會首位殉道者,他的經歷值得我們思考。司提反事蹟載於使徒行傳六至七章:初期教會發展興旺,有猶太領袖起來反對,與執事司提反辯論但不敵他,於是煽惑他人捉拿司提反至公會,作假見證指控他「糟踐聖所和律法」(徒六13)。司提反雄辯滔滔駁斥指控,然而政治有時凌駕法治,憤怒民眾執意殺他,殉道前一刻,司提反見到天開了,「人子站在上帝的右邊」(徒七56),隨後安然而逝。

耶穌向司提反顯現但沒救他,意義為何?1司提反為何以「人子」稱呼耶穌?聖經一般描述耶穌「坐」在上帝的右邊,2何解這次「站」在上帝的右邊?本文嘗試回答這些問題。3

榮耀的人子

司提反公會自辯,指斥民眾殺害基督,民眾暴怒起殺意。司提反被聖靈充滿,舉目望天看見上帝榮耀,也看見耶穌站在上帝的右邊(徒七55),就說:「我看見天開了,人子站在上帝的右邊」(徒七56),兩節對耶穌稱謂有所不同,對司提反來說,那一刻他在天上見到的是「人子」。4

「人子」這觀念,源於但以理書七章13-14節。5「人子」擁有榮耀身份及屬天權柄,耶穌描述祂的再臨,便多次採用「人子」這稱號。6

司提反看見天上的基督,稱呼祂為「人子」,因為祂就是榮耀的主,是真正掌權的審判者;7但這只能解釋司提反使用「人子」的第一重意思。若要描述榮耀的基督,「主」(Kurios)是更為普遍的用詞。8司提反不稱耶穌為「主」而是「人子」,似乎另有深意,須從「站在上帝右邊」進一步探討。

站在上帝右邊

聖經一般描述耶穌「坐」在上帝的右邊,為何司提反看見的人子是「站在上帝的右邊」?9我們須注意當時文化背景及司提反處境。在聖經傳統中,右邊表示能力與祝福,不少經文指上帝在右邊保守祂的子民;10「站立」這動作則與訴訟有關,11在詩一○九31及亞三1,站在右邊是祈求在訴訟上得到支持;到兩約中間,更發展至上帝右邊是辯護者、左邊是控告者這個觀念。12

司提反其時身陷訴訟,自辯駁斥不實指控,責備民眾殺害耶穌,作證耶穌就是彌賽亞(徒七52),觸發民眾殺意。參考路十二8-9,耶穌說信徒在地上承認祂,人子將在天上承認他們。司提反在地上法庭為主作證,我們有理由相信人子在天上「站立」為他作證,為他辯護。13

受難的人子

假如我們相信基督「站在上帝的右邊」為司提反作證,為他辯護,我們可以進一步理解為何司提反稱呼基督為「人子」。「人子」這個稱呼有兩重意義:人子既有屬天榮耀也曾經在地上受難。耶穌多次以「人子」自稱,預告自己的受難。14作為受難的人子,耶穌被祭司長和文士「站立」控告;15作為受難的子民,司提反被民眾「站立」控告。16

司提反在天上看見榮耀的人子,祂才是最終的審判者,但這位人子並非不明白他的處境,因為祂也曾在地上面對不義審判。17司提反在地上為主作證,人子在天上為他辯護。上帝固然可以施行神蹟拯救,一切權柄在榮耀的人子手中,但受難的人子,同樣曾經面對審判以致於死,這一刻呼召司提反跟隨祂的腳蹤。

司提反安然面對死亡,跟隨人子行上受難之路。面對民眾襲擊,司提反效法基督,將生命交託上帝,18祈求上主不要歸罪民眾。19這是愛超越仇恨,和平勝過暴力,黑夜看見繁星。人子在十架上已勝過一切。

謹以此文,致敬一切為義付上代價的人們。


1. 使徒行傳多次記載上帝施行神蹟拯救,如兩次拯救彼得出監(徒五19,徒十二6-11),一次拯救保羅出監(徒十六25-26);及兩次神蹟拯救保羅免於死亡(徒十四19-20,徒廿八3-6)。上帝拯救與否固然有其心意,但向司提反顯示應有用意,值得探究。
2. 例如:可十四61-62,徒二34及來一1-3等經文。
3. 為方便閱讀,詳細討論放在註釋中。
4.「人子」一般是耶穌自稱用詞,多現於福音書,單是路加便使用超過二十多次;在使徒行傳則僅有這一次,可以推論經文描述司提反如此稱呼耶穌,有其獨特含意。參James D.G. Dunn, The Acts of the Apostles, p.100.
5. 但七13-14:「我在夜間的異象中觀看,見有一位像人子的,駕著天雲而來,被領到亙古常在者面前,得了權柄,榮耀,國度,使各方,各國,各族的人都事奉他。他的權柄是永遠的,不能廢去,他的國必不敗壞」,「人子」這觀念在兩約中間繼續發展。在以斯拉二書十三章記述有一位像人子的,打敗邪惡的宇宙勢力,透過一連串行動鞏固權勢。在以諾書,人子被描述為先存、屬天及榮耀的,將獲得皇權統冶人類及天使。參J.Julius Scott Jr., Customs and Controversies, (Grand Rapids: Baker, 1995) p.311-314.
6. 例如太十六27,可八38及路九26等,可見耶穌自稱「人子」是引用舊約以至兩約中間以來的傳統。
7. 司提反稱呼在天上的耶穌為榮耀的「人子」,符合第7章上文下理。司提反在徒六13十三節被控「糟踐聖所和律法」,在第七章回應指控:一方面指責百姓沒有遵守律法,也指出上帝啟示不只限出於聖地;不單如此,上帝的居所也不限於人手所造聖殿,此一論述在徒七55-56發展至高峰:上帝的居所不是聖殿,而是在天上!司提反正看見榮耀人子在天上的一幕。
8. 「主」(Kurios)一詞在使徒行傳使用次數多於一百次,是描述基督更為普遍的用詞。
9. 例如C.K. Barrett列出十一種不同解釋,見C.K. Barrett, A Critical And Exegetical Commentary on The Acts of the Apostles, (Edinburgh: T&T Clark, 1994) p.384-385. 此外,David Crump也列出十二種不同看法,見David Crump, Jesus the Intercesssor, (Mohr: Tubingen, 1992) p.178-190.
10. 例如詩十六8;詩七十三23; 詩一一○5;賽四十一13; 賽四十五1;賽六十三12。
11. 例如申19:17;王上3:16;使四7;五27;六13;廿二30;廿四20;廿五10,18;廿六6;廿七24。
12. 在以諾三書廿八4-9中,上帝是審判者,右邊天使是辯護者,左邊天使則是控告者。在亞伯拉罕遺訓12-13章中,亞伯拉罕看見作為辯護者的天使,站在上帝右邊,記錄人間義行;而作為控告者的天使,站在上帝左邊,記錄人間惡行。參David Crump, Jesus the Intercesssor, p.191-193.
13. 筆者認同David Crump分析,處理此段經文須從法庭背景考慮,人子在天上很大可能擔任審判過程中辯護者的角色,見David Crump, Jesus the Intercesssor, p.190-192. 再者,基督在天上為信徒代求並非陌生概念,如希七15。
14. 見路九44;路十八31-33。
15. 見路廿三10。
16. 見徒六13,「設下假見證…..」,「設下」原文正是「站立」一字。在路加筆下,司提反殉道記述與耶穌相似,司提反跟隨耶穌行上受苦之路。見James D.G.Dunn, The Acts of the Apostles, p.101.
17. 參來四15。
18. 見徒七59,參路廿三46。
19. 見徒七60,參路廿三34。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