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社評

佔中案開審的今天意義

四年前發起「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的戴耀廷、陳健民和朱耀明牧師,聯同另外六人被特區政府起訴,案件在剛過去的週一正式開審,預計需時二十天。當年的公民抗命行動,原本包含認罪元素,但九子不認罪而抗辯,指今天特區政府所提控的罪名,並非原先他們打算不作抗辯的未經批准集結罪行,而是源自普通法的「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和「煽惑他人煽惑作出公眾妨擾」,定義含糊且刑期又重得多,後者的「雙重煽惑」不單香港未有先例,亦曾被澳洲判定違憲;更重要是以言入罪並牽連甚廣,一旦罪成而衍生的株連和寒蟬效應極大。早前退休的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鄧國楨嘗言,擔心普通法被用作為欺壓的工具;今天看來,這很可能正逐步成真。

今次審訊的結果,縱仍有待判決之日,但已肯定並不單純涉及公民抗命運動的代價準繩(這其實在之前雙學三子案終審時經已處理過),更可能是香港社會走向的分水嶺。然而,審訊過程本身亦是公民抗命運動裡宣示立場的平台,還歷史一個記錄,更給社會一個重溫信念與行動的機會。當年的七十九天,由催淚彈到清場,由「佔領中環」到「雨傘運動」,事態連番演變,社運學運世代糾纏;縱然真普選未至,卻換來之後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的世代新氣象,也埋下後來連串DQ事件的伏筆。今天回望,事過境未遷。在這紅線亂劃、龍門任搬、連文藝發表權利都隨時被DQ的日子,香港人必須慎重思考:當法未能達義,以至未能限權;一般人要達成那原本自然不過的公義追尋,以至運用一己的自由(言論、集會、結社、宗教、良心……),代價均只會愈來愈大。無論你是藍是黃,屬於哪個派系與世代,這是不是大家所樂見的香港?為了這家園的未來,大家應走一條怎麼樣的路,背起怎樣的承擔,作出怎樣的守望,付上怎樣的代價?

在正式審訊開始時,法院門外除了有過百支持者在打氣,也有不同背景與社運立場的教牧和信徒領袖走在一起,為被告祈禱;讓人聯想起佔領運動爆發前,有神學院請來一批對佔領持不同立場的牧者,同施聖餐。信仰沒有將大家的分歧齊一化,卻將大家連在一起。這份求同存異精神,正正是今天面對強權分化的香港社會最需要的特質之一。事實上,當社會面對的困難愈大,大家要走在一起關愛守望的需要只會更大。但願佔中九子在審訊中得到公義;更願他們為香港未來所付出的代價,能讓更多港人願意為這所居之地的自由、人權、法治、民主,付出更多的關心與承擔。求主憐憫我們,誠心所願。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