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上了一課——機構處理性騷擾的難處與挑戰

拙文〈性騷擾還是報警好〉刊出後(《基督教週報》二八二九期,二○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一石激起千重浪,而且還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各方的意見與批評,令我作深刻的反省。

在德國教書的外甥讀了我的文章之後告誡我,你叫被性騷擾的人報警是對的,但你對該兩位女士曾向有關機構多番投訴的事似乎不太清楚,她們的確曾多次向機構申訴,而涉案男士即使在婚後據云也繼續作出滋擾。我完全接受這批評,我對有關事件的認知除了從網上得知,就是從 《時代論壇》一六二八期的報道,若因此誤說兩位女士沒有第一時間作出申訴,本人衷心向兩位道歉。(編按:本報於一六二七期一六一四期亦曾就事件作出報道。)

籲請受性騷擾的人從速報警的確是我寫此文之目的。因有些性騷擾違法行為是同時涉及刑事責任,例如:猥褻和強姦等罪行。事實上我曾多次因見違法的事而報警。就如昨晚(十七日)晚上七時左右,因見梭椏道有多輛違泊汽車,致令交通不暢順,我立刻致電九九九報警,警車果然在幾分鐘後來到,一名女警下車抄牌,真是大快人心。

性騷擾除傷害人,更極可能涉及刑事,若只困在發生的機構內自行處理,不論是調查、舉證、判斷,一般機構多缺乏足夠的專業和人才,結果曠日持久,就如看見違泊汽車不立即報警,反要找區議員投訴,提請在區議會討論,有時不但阻嚇不到違法者,更拖延了繩之於法的時機,這也值得注意。

最近本港有幾宗性騷擾案,不論發生在醫院、診所及律政署,案情與拙文所提的接近,亦涉及刑事成份,受害人皆報警而成功向涉案人檢控,試問受害人若只向所屬機構投訴,能否有預期結果,就很值得商榷!

但有一點我必須鄭重道歉的,是缺乏對兩位女士多年來的感受有所體認,我不會巧言令色的為自己辯解,只懇請兩位女士原諒。

惟有一事我不能不辯白,就是拙文提到「見獵心喜」四字絕非描述本人對女性的態度,而是指該涉案男士對兩位女士的態度。請再看原文:「男的見獵心喜求偶心切未嘗不是」,若我說「未嘗不可」就是認同了他,那我就大錯特錯,但我由頭到尾是指他存著「見獵心喜」的不良動機,意思本是十分明確,但竟帶來誤解實屬不幸。

今日(十八日)拜讀《明報》專訪「風雨蘭」一文,讀後加深了對性騷擾、性侵犯零容忍的信念。但正如拙文所說,判定是否性騷擾該是由執法和司法機構,而一般機構(如公司、學校、教會)最應做和有能力做的是教育和制定有關政策及指引。欣悉多位資深社工、大律師、退休警官及人力資源專業人士,正籌組一個性騷擾防治諮商中心,致力協助公營及私營機構,了解其在性騷擾事件中的轉承責任,從而更有效及專業地制定相關政策,並在機構內推行有關教育,及在不幸發生案件時正確處理。我衷心祝禱這事工早日落實,並樂意參與。

最後,對於拙文引起的風波,本人對兩位女士及各位再次道歉。這是我個人的文章,跟任何機構和教會無關,更談不上代表她們,這界線必須十分清晰。本人無意冒犯任何人,但若為人帶來傷害,我再次衷心道歉。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payme
時代觀景2
三口茶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