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聞消息

協進會願建平台處理突破與黎明容暉爭議
盧龍光:教會不能迴避性騷擾議題

【時代論壇訊】教育大學講師黎明及公開大學助理教授容暉不滿突破機構及突破匯動青年處理性騷擾投訴一事,引起教會及社會關注。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總幹事盧龍光牧師接受本報訪問,談論近期黎明、容暉不滿突破機構處理性騷擾投訴的事件,他認為事件發展至今,難以營造好的環境和氣氛溝通,但仍期望這次能妥善處理,並發展出一個就性騷擾事件進行溝通的模式,供其他教會參考。他又透露,黎明及容暉早前向協進會寫信,表示願意信任協進會,希望委託協進會建立平台讓雙方傾談,以至最後能找到解決的具體方案。而協進會已於十一月二十日下午在執委會通過願意作平台角色,讓雙方可以平等地進行討論。但盧龍光強調,前提是雙方均要同意才能做到。

盧龍光表示,在黎明及容暉揭露事件後,他一直嘗試作出跟進和與雙方溝通。他認為原本雙方也有誠意去溝通和解決;惟當事件走向成為社會運動後,溝通將會更為困難。事實上,在黎明及容暉發起的聯署在十一月十三日截止後,雙方至截稿日(廿七日)仍未能就對話達成共識。盧龍光坦言擔心這樣下去會造成雙輸的局面。

他指出,本來教會在處理這類事件的優勢就是大家都承認自己是罪人,道歉、認罪不應是問題。他坦言,如果今次事件處理得好,可以成為日後教會解決這類問題的模式,就是雙方有問題時可找到第三方建立平台,以致能平等地對話。在對話期間,雙方可以找一些信任的人一起談,首先要一起弄清楚發生甚麼事;第二,是要知道問題在哪裡,第三,就是問題有何解決方案,而方案雙方也能接受的。至今他仍希望這能夠發生。

無論如何,他認為這次事件對教會有所啟示。首先,不應再逃避問題,假裝看不見有這些事發生。「在親密的教會人際關係中,(涉及)性(的問題)在任何時候都是容易犯的錯誤。如真在教會群體發生了性騷擾,千萬不要當作沒有事。」

另外,他指大家都應該要找到渠道聆聽和尊重受害者,甚至給予一定的支援和輔導,幫助他們重建信心去面對和述說這事。另一邊若是犯了錯的,不論是因為無知還是怎樣,都要對受害者道歉,也要共同找出發生這事的原因、是否防範措施做得不好等。「發生了的事,大家要有醫治、溝通、道歉。更重要的是要知道要防治這些事發生。」他認為現時教內大家可能對性騷擾的知識都不足夠,也不知道自己的責任,所以很需要一個平台去教育及促進溝通。

「如果受害人投訴無門,就只能公諸社會、社交媒體。這樣便一定是雙輸。愈揭發的時候,受害者也會第二次、第三次受傷。」而這個時候,另一邊也會變得很小心,也害怕被傷害。

他解釋,在神學上有sinners(罪人)和sinned against(被罪者)的概念,意思是我們會犯錯既會傷害人,也會被罪所傷害。「現在情況就是這樣。過程中有被傷害的人,他們之後可能會傷害人。如果傷害人的人,也有可能被傷害。結果只是大家彼此受傷,得不到和好與醫治,大家都不能坦承地面對受傷。這是最壞的結果。現在看見的情況令人心痛和擔憂,可能最後會雙輸、彼此傷害。」

此外,他也表示,教會不應再認為這類事情可以私下解決。「不要以為這些事冚在教會就沒事發生。」他指出基督教協進會性別公義促進小組六月發表教內性騷擾研究報告後,有教會質疑為何要向傳媒公佈、為何要讓社會公開討論,這反映有人仍以為這些事是可以關在教會內解決。他形容這想法是很傻的。

「反而應該承認我們是罪人群體,會受傷,也會傷害人。在過程中卻有願意謙卑認罪的心和願意體諒受傷害的人,讓他們不再受第二次傷害,也提醒受傷的人不要在不自覺下成為彼此傷害的人。這需要彼此體諒和信任,也需要第三者建立平台讓大家共同面對,一起找出解決方法。」

他認為事件放在公共領域後變得有約束,大家都要防衛自己,免受傷害。事件發展至今,現時大家都只是自我保護,各說各話,也容易激怒對方。他呼籲大家須「毋忘初衷」,要知道爭取的目標是甚麼,「現在目標模糊,策略混亂,結果可能令黑暗權勢得逞,帶來雙方的受傷,雙輸,全個香港教會也輸。」

盧龍光於廿七日晚上再對本報表示,他已代表協進會致函雙方表示協進會願意接受黎明及容暉的邀請,建立雙方交談的平台,目前尚待回覆。

(11月27日晚上8時28分更新)

l社長給讀者信2019
更多標籤
時代學堂吾知道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