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我有信仰,沒有宗教」——從陳健民教授的宣告談起

「看哪,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亞到你們那裡去。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咒詛遍地。」(瑪四5-6)

佔中三子之一的陳健民教授在中大退休前,在思托邦講座講了最後一課,分享他的人生信念。他曾說過:「我有信仰,沒有宗教。」他的意思是他對世界事物及人生有自己的思想信念,這些信念與基督教信仰有相近之處,但他不認同,亦不擁抱坊間教會所呈現,約化為行禮如儀的宗教行為。他的信念立場,值得我輩一生擁抱堂會宗教行為的基督徒認真反省。

傳統福音派解釋上述舊約最後一個先知瑪拉基的預言,都指這裡所指的以利亞就是開啟新約時代的施洗約翰。那麼以利亞和施洗約翰的工作是甚麼呢?

瑪拉基在這裡說,要「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咒詛遍地」(瑪四6),福音書則提到施洗約翰的工作除了是作基督的先鋒,預備祂的路,大多記述約翰從曠野出來,就是在約但河邊,宣揚悔改的洗禮。在普世宣教福音的大使命影響下,使人決志信耶穌就成為「悔改」的定義。然而,這就是施洗約翰被差遣唯一的議程嗎?

如果我們從「父親兒女復和」的角度去看,不太快跳進「傳福音」的角度,不看這段經文為「世人與天父復和」,其實這裡所指的是「基本人倫的重塑」,創造秩序的回歸。施洗約翰在河邊宣揚悔改的洗,其中指斥的罪,就是「停止用權位欺壓剝削,有的分給沒有的」,如此說來,所謂悔改,是回歸創造時上帝造人的基本人倫使命,在生活裡以恩慈善良處事,恰當地尊重自己的身份及實踐因身份角色而有的份:父親有教養兒女的角色,兒女有孝敬父親的責任,兵丁有保護人民的職責,稅吏有儉樸理財的職事。籠統一點說,就是要建立一個中國文化中所提到的君子之國,大同社會。

當目標化了的大使命,經過宗教化了的信仰,加上系統及制度化了的教會生活,當代福音就淪為一個一個叫人決志信主的福音企劃及佈道方法;進深多一點的就成為一套一套訓練門徒的規劃培育課程;再多行一步就是領袖培訓;放在堂會去看,寬闊一些就是堂會的當年事工目標及增長大計;眼光再遠大一些,就是五年大計,十年計劃。福音,在目標為本、效績主導的現代商企文化薰陶下,就淪為一個一個節目,一套一套課程;屬靈領袖,也淪為一個一個企管策略福音巿場專家;信徒,也自然淪為一個一個為堂會增長達標的福音執行專員。

筆者無意低貶現代堂會的運作,甚至這些都有其必要的存在價值與意義,堂會的信仰培訓也是真實信仰生活的一部份;不過,真正的福音,按經文的啟迪,其實不只是堂會生活,而且應該要超越堂會生活,正如人生不單只是返教會聚會及事奉。既老套又真實,福音是在日常生活中活出上帝起初創造人時賦予人的本份,在待人接物中流露天父恩慈善良的性情。如果我們的信仰只是停留在堂會的傳福音計劃,就連對大使命中主耶穌「所吩咐的都教訓門徒遵守」這句話,似乎也一竅不通,一知半解了。

信仰,不只是堂會的宗教行為,這些行為也不應該是堂會信仰的終極目標;信仰,是每一天在日常生活中活出上帝所期望的真善美。純粹叫人投入堂會循規蹈矩的宗教生活,並為堂會的大計賣命,掩蓋了每天真實的生活,其實把信仰變成低層次的宗教行為,甚至是擁抱了偶像,也貶低了真正的信仰生命教訓。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