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特寫

法庭上的真情和眼淚

佔中案第九天的聆訊中,法院充滿真情和眼淚。三子中情緒向來最平穩的被告陳健民終於在作供時落淚,數度抹眼淚,並且語帶哽咽地講述警方發放催淚彈後的情況。

陳健民今天是第二日以被告身份自辯作供。在辯方律師麥高義引導下,他昨天及今天上午詳細講述了佔領運動之前及期間的事件和感受。在審訊差不多結束前,原本一直就事件經過而提問的麥高義忽然出其不意問陳健民:「為何你要參與和平佔中?」全場肅靜,等候陳的回應。陳健民說:「基於我們對這地方的愛和感情。」法官陳仲衡全神貫注聆聽,然後往後挨著椅子,沉思。

辯方今天上午播放雨傘運動的紀錄片《傘上:遍地開花》,播了六十四分鐘。在播放紀錄片時,法院比平常更沉寂,場內各人全神貫注,被告欄、公眾席、記者席內,此起彼落都有人掉眼淚和抹淚。該紀錄片由香港出生、移民新加坡的導演梁思眾執導,曾獲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項提名。

控方日前曾播放由警方拍攝的佔領現場錄像,也有放催淚彈片段,但控方播放的催淚彈畫面只有不足十秒,而且煙霧在遠處。辯方所播放的紀錄片,則有市民受催淚彈傷害的近鏡頭畫面,又有救護義工為受傷市民護理和慰問的片段。

播放的片段中,有前往尋找親人和朋友的老人家和年輕人,他們哭著懇求警方開路,老婆婆更準備下跪,但被旁邊的人勸止。另一個鏡頭則見當時的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向群眾下跪,呼籲群眾留守金鐘。場面充滿張力,而夏慤道擠滿市民的畫面得以重現法院,令法院內的被告和市民心情激盪。

紀錄片有緊湊的鼓聲作配樂,襯托著防暴警察操入現場和其他緊張形勢;有時則是現場收音,在催淚彈發放後,鏡頭一度左搖右擺,人聲雜亂。紀錄片中,當時身處佔領區的陳健民接受訪問時哽咽,他說:「全世界有甚麼地方可以好似香港人這樣,面對這樣不合理的鎮壓,還可以用最和平的方式回應,我怎可以不信香港人?」在庭上的陳健民也在此時抹眼淚。

紀錄片全長兩小時,庭上主要播放二○一四年九月廿六日晚上學生闖進公民廣場至廿九日警方發放催淚彈之後的場面。在開庭後,代表佔中三子的麥高義隨即向陳健民發問,陳最初在講述警方發放催淚彈和市民逃往海傍四散時,語調平靜和清晰,間中用手勢比畫催淚彈投擲和煙霧的方向。及至播放紀錄片後,尤其是發放催淚彈及其後的畫面,陳健民就顯得很傷感,不時用手帕抹面和抹眼淚。

播片後,陳健民回答麥高義提問時表示,在警方放催淚彈後翌日清晨,他看見警察撤退,感到驚訝,因為以為警方會拘捕他們,他們也準備了被拘捕,但警方沒有行動,他很擔心政府故意製造無政府狀態,然後再採取更激烈的行動。

麥高義問,警方放催淚彈時,他身處何方?陳說:「我企喺夏愨道,睇咗一晚警方點樣用催淚彈驅散人群,啲人再番轉頭⋯⋯」陳一度哽咽。

播片期間,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神情肅穆,有時雙手合十在嘴前,有時把玩著手上的銀白色的筆。

在陳健民的供詞中,陳清楚透露了三子與學生的分歧,特別是二○一四年十月廿一日三子爭取讓學生與政府對話後,學聯沒有尋求第二輪對話。三子原本希望學生與政府繼續談判,直到取得一些成果,就可以結束佔領。但學生覺得沒有實質成果,所以無意退場。直到十二月初,三子公開呼籲學生撤退,三子則以自首方式退場,承認可能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

陳作供時又表示,佔中三子對這場運動所做最重要的,首先是令社會聚焦政改,知道真普選的重要性,其次是向公眾解釋為何要用和平方法爭取民主。

辯方最後播放二○一四年十月十八日陳健民在添美道大台演說的短片,是由陳的妻子拍攝的。陳健民在短片中譴責當時的特首梁振英沒有誠意對話。陳健民又說,佔領運動不是治安問題,而是政治問題,需要政治解決。麥高義最後問陳健民,影片是否準確記錄他的說話。陳健民用英語回答:「我信任我太太。」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